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若说哪日再相见(1)

·黑手党paro+ABO
·私设多,ooc。

 

一个城市,总有日与夜的分界,不会出现例外。白日里安宁祥和的一切,总会在夜里出现反转。在仓库里搬运清点着货物的工人下了班,随后迎来的便是——
“老大老大!这边清理完毕了!”佩利将最后一个对手撂倒在地后,对着仓库门口的方向回着手。此刻帕洛斯略带不屑的声音在仓库另一边响起:“才解决完吗蠢狗?还有,是不是又没留下活口?想拷问尸体吗?”这么说着,帕洛斯的声音倒是越来越近了,伴随着什么东西在地上拖动的声音,近了才发现是个被五花大绑的人。待走到接近仓库门口的地方,帕洛斯扫了眼刚反应过来向着这边跑来的佩利,转回眸子,把手中的人往面前地上一甩,抬眸看向坐在箱子之上的二人:“老大,这是这仓库的主管。”
雷狮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了解。而他身边穿着黑色连帽衫的少年从箱子上跳了下来,几步走到那正盯着他们的人身边,蹲下,从外套口袋中掏出一包药粉,在人面前晃了晃,然后看着人微缩的瞳孔开口道:“这你应该知道的,是你们正在走私的东西吧?”
躺地上的那人很明显地惊了一下,随后又很慌乱地摇起了头,被封住的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试图否认这件事。“嗯?不承认么……”少年看着他,收起了手中的药粉站起身,顺手从腰间掏出一把黑色的手枪,指向那人拇指微动,扳机扣下的声音很清脆。随后他歪了歪头:“那就这样吧。”
那人闻言,很明显地弹了一下,随后整个人都在剧烈地扭动着,看来是想逃离。不过这样的挣扎只是徒劳,看着少年逐渐弯曲的食指,终是抵不过恐惧,竟是两眼一翻没了声息。
“大哥,他晕过去了。”卡米尔看着那没了声息的人,倒是把枪收了回来,转头看向依旧坐在箱子上静静看着的人。雷狮轻轻地从箱子上跃了下来,披着的西装外套在月光下飘了飘:“带回去吧,交给拷问组就好了。”卡米尔点了点头,却感觉到了来自腕表的震动,抬起手点开了消息,随后抬头:“大哥,首领的消息。”
夜晚,是黑手党的天地。

 

“刚刚首领那条消息到底是什么意思?给我们增加成员什么的,是认为我们实力不足还是……”“蠢狗你别吵了,都念叨了一路了。”帕洛斯面上满是不耐烦地打断了佩利的第十次提问。卡米尔转回了头:“具体原因等见到首领了再问也不迟。况且首领想要调整直属组织的成员也不一定需要什么理由。”“总之,先看看是谁吧。”雷狮看着转角后出现的训练场大门,上前推了开来。
这种时候在训练场的人不是很多,而他们的首领正站在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看见他们几人进来也只是转过了眸子。“安迷修,alpha,在两个月前刚加入黑手党,据说实力超群,有一定的名声,大概也是因为这个被首领看重了。”卡米尔在看见首领身边那白衬衫男子的时候就在腕表中搜索出了他的资料。话音落下,四人也到达了首领面前。行了礼过后,首领示意安迷修上前:“这位是安迷修,介绍……就不需要了吧。”这么说着,他扫了眼卡米尔的腕表,随后是一直带着的笑:“还有别的问题吗?”
“这是首领的意思,我们自然不会反对。只是……不知这位实力究竟如何?”卡米尔微微示意,提出了这一句。毕竟他们四人共事这么久,就硬生生塞进一个人,首领也没有解释的意思。没有一个好的理由,很难让他们好好接受。不过有一个例外——这个据说实力超群的叫安迷修的人的确有能让他们接受的实力。
“你们亲自试试就好了。”首领笑着,向着训练场外部走去,“接下来你们自己交流吧。”


“亲自试试的意思是……可以打架对吧!”佩利看着首领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立马进入了兴奋状态。帕洛斯也笑了笑:“是啊。那么,那个安什么,你想和谁打?”安迷修只是淡淡地应了句:“随便。”佩利闻言笑道:“那不如和我……”“等等。”雷狮忽地开口,打断了佩利的话。随后他上前两步,抬起了右手,霎时食指上镶着星星符文的戒指开始瓦解,同时他那雷神之锤也出现在了他手中。在几人讶异的目光中,雷狮将西装外套甩向一边,勾勾嘴角,一挥手将雷神之锤指向安迷修:“来,和我打一场。”
训练场中霎时安静了下来,训练中的成员们面面相觑,随后达成了共识,为这明显起了兴致的首领直属组成员留下一片发挥的空间。毕竟如果他们不让开也有极大的可能性被这场战斗波及。安迷修看了看雷狮,只是默默地将双手握了空拳,两把异色光剑伴随着戒指的消失出现在了手中:“乐意奉陪。”
四个字在空中兜兜转转,扩散到了训练场内每一个人的耳中。雷狮嘴角依旧挂着那抹笑容,将雷神之锤搭回肩上。三秒的寂静之后,雷狮终是先有了动作,却是在迈出第一步后就瞬间飙射向安迷修,手中的雷神之锤也在同时砸了过去。
看着直冲而来的人,安迷修倒是也迅速地将双剑架在了身前格挡,也借了力向后踏了几步,拉开了些距离,本只是用来招架的武器却转了个方向,直朝再次冲来的人身上刺去。雷狮并没料到安迷修的反应能有那么快,雷神之锤勉强地收回了势头堪堪挡下这刺来的蓝黄两道光。嘴角兴味的笑容更重,雷狮转了势头,又是一锤子抡去。
“天……我,我是没睡醒吗?”佩利看着激战中却不分上下的二人,怀疑着自己的眼睛。帕洛斯挑了挑眉,看起来也有些惊讶:“这人实力倒是真的不错嘛。”几句话间二人又过了几招,依旧没有分出上下。卡米尔只是沉默地看着场内,随后瞟了眼腕表上显示的时间,微微皱了皱眉,看二人还没有停下的意思,想着自己该做些什么了。于是他叹了口气,随后对着激战中的雷狮喊道:“大哥!时间差不多了!”
听到卡米尔明显充满了制止含义的声音,雷狮啧了一声,手上忽地加了力,将安迷修逼退两步后停下了动作。安迷修见他这模样自然也没有继续,只是摆着架势等着他接下来的动作,却不料雷狮收了手,雷神之锤也重新回到食指上那戒指的模样。“安迷修是吧,还算不错,今天就先这样吧,我还有事,下次再切磋。”话音落下,他转身,毫不拖泥带水地向外走去。卡米尔看了眼同样收回武器,此刻只是看着雷狮背影的安迷修,随后将视线转回雷狮身上,将他刚刚甩开的外套递回去,与他一同出了训练场的大门,随后看着四处没人,便将早就准备好了抑制剂药瓶递给了他。


黑手党内数一数二的高手雷狮是个omega,这是任谁都想不到的事。


当初测试结果出来的时候,佩利因为对机器准确度的无限怀疑而在机器上敲敲打打,导致那个机器差点真的故障了。毕竟在他们组里,佩利和帕洛斯都是alpha,连卡米尔都是个beta,但是实力最强的雷狮却被测出来是组内唯一一个omega的性别,这实在有些刷新世界观。对雷狮来说,甚至有些嘲讽,以至于真正把自己是个omega这个事实当回事的时候是第一次发情,还是卡米尔把准备着的抑制剂塞给了他才算是得救了。只是为了考虑对外影响,这件事目前还只有四人内部知道,对外来说,雷狮只是个纯种到不能再纯种的alpha罢了。
吞下药片的动作已经不像开始时遮遮掩掩生涩的模样,只是喉头一动便完成一切。将瓶子重新收起,雷狮撇了撇嘴,明显地有些不爽。刚刚安迷修的实力倒是真的让他有些惊讶,然而难得棋逢对手,却不能打到尽兴,倒也是有些憋屈。只是以卡米尔的计算能力,自然能预测到雷狮大致的发情周期,以提前做好准备。所以当卡米尔提到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为了不暴露这件事,雷狮自然只能硬生生停下。
“大哥,一直这样,怕是也要……”卡米尔话没有说完,只是意思已经传达得清清楚楚。omega抑制剂的抑制作用总有一天会消失的,更何况做黑手党的,实在安安稳稳调养的时间真的很少,因为安排原因在发情期出任务也不是少有的事。最近的发情时间已经开始变得不规律了,雷狮也只能一直把抑制剂带着,以防不测。“再说吧,这种事……”雷狮垂了眼,紫色的眸子中闪烁着什么,“等实在不行了,再想办法吧。”
omega这性别,还真麻烦啊。雷狮想着。

 

tbc.
------------------------------------------------------------------
久日未动的文笔umm。大概是给自己断个后路……试图远离懒癌。

评论(7)
热度(143)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