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邪伞】笑话

·cp吴邪x苏沐秋 微伞修伞
·年龄按原著来
·吴邪后期重度黑化设定,避雷注意
·谁知道什么叫文笔
·修仙产物





吴邪点了一支烟,站在夜晚的公墓内,抬头看着星空。
格外的宁静。
话说他之前也是倒过那么多斗的人,却从来没挖过公墓。
所以说火化这种东西真的很不好玩啊。挖了也没有什么东西能拿到。
手机在震动。他划开屏幕,是王胖子发的,问他要不要一起吃宵夜,小哥也在。
他眨了眨眼,回了个“有事,还是不了”,随后把手机关了,继续吸着烟,站在公墓前,看着星星。
有点想他了。



小哥是零五年去了长白山的。现在也已经过了六七年了。
二零一二年初,吴邪对着终于报废了的电脑感叹了这句完全不应景的话。
看着手中的U盘,那里面是解雨臣捎给他的资料,大概是关于几个小鬼的,以及这样那样的杂事。这份资料的确很重要。吴邪想着要不要去找个网吧。
等电脑修好或许会需要挺长的一段时间,现在的自己大概是等不起了。
吴邪摩挲着自己手臂上十七条疤痕,这么想着。

于是他出了门,去了网吧。
明月高悬。这么大半夜的时候,也就只有网吧这类地方人还挺多,不是特别冷清了吧。
在场的基本都是十几岁的人。虽然外面的牌子上的确写着未成年人不得入内,但是这大半夜的,最有精力上网的也就这么些人,网吧为了赚钱怎么会不放他们进来呢。
然后吴邪发现自己在这堆熬夜网民内真的算是个高龄了。连网管都有些惊讶地多看了他几眼。
不过这些吴邪都不在意。他只是到了自己的机子前,把U盘插了进去,读取着资料。
在看着资料的同时,他也无法忽视身边打着游戏的少年。打游戏的他见得多了,能打得这么好的少年他倒是真没见过几次。
问他这么一个不打游戏的人怎么看出这少年打游戏打得好的?竞技场胜率摆在那儿呢。百分之百,而且不是几场十几场,而是上百场。
不过还是正事要紧。他扫着自己面前摆着的资料,是个叫黎簇的男生。这次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不过无所谓,如果不行,就继续找,然后手臂上多一条伤疤吧。
给解雨臣回了个消息,表示已经确认了这些资料,吴邪看了看时间,离交机子的时间还有好长一段。于是他便只是把U盘拔了下来,然后躺在椅子上,偏着头看着那少年的电脑屏幕。
又是一个霸占了屏幕的荣耀。
“这是什么游戏?”吴邪问着。
那少年仿佛才发现旁边机子有个人在关注他的电脑,微微愣了愣,摘下耳机看向他,笑了笑:“一个新开没多久的游戏,叫荣耀,挺好玩的。”
“这样。”吴邪应了一声,然后看着自己电脑的桌面,的确也有这么一个图标。
“大哥你也要一起玩吗?”那少年接着说道。
吴邪看着那界面,轻轻摇了摇头:“算了,我在打游戏这个方面没有什么天赋。”
“试试看?不试试怎么知道。”少年倒是没有太在意吴邪的话,而是继续说着,“这个游戏现在还没有多少人气,但是做的真的不错。”
离机子到时间还有两个半小时。吴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次性开了三个小时,或许当时应该也存着点看完资料就随便弄点东西玩玩的想法。
于是他还是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少年从口袋里又掏出一张卡:“刚好我这里还有没用过的账号卡,你先拿去试试吧?”
吴邪再次点了点头,想着这种东西应该是插进电脑里就好的吧。看了眼少年的电脑旁边,有个插着和自己手中一样的卡的装置。看了看自己的电脑,果然也有。
于是他也把卡插了进去,同时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苏沐秋。”少年答道,移动着鼠标从竞技场退了出来,“大哥你呢?”
吴邪了然地点了点头:“吴邪。”
电脑上的页面显示的是角色起名页面。
吴邪一时不知该如何取,于是扫了眼苏沐秋的电脑。沐雨橙风四个字印在少年所操纵的女角色头顶。
想了想,吴邪在框内打进了“秋木苏”三个字。反正这个卡也是苏沐秋给他的,他既然不怎么会玩,迟早还给苏沐秋。取这个名字,到时候苏沐秋应该也不会不接受这张卡。
然后无视了苏沐秋略惊讶的目光,点了确定。
然后吴邪就卡在了职业选择的界面。游戏这方面他真的一窍不通,毕竟看到的都是解雨臣手机里俄罗斯方块那个等级的。
吴邪再次看了看少年电脑里的角色。拿着一个炮,大概是用枪这类的吧。四个选择里好像就是有个枪系的。
于是吴邪选了枪系的那一个。
接下来跳出的就是面部设定页面了。自己这个完全不上镜的脸还是算了吧。于是他转头问道:“这个你来好吗。反正也是你给我的卡。”
所以这个角色看起来完全就是苏沐秋自己创造的了。吴邪松了口气。

看着不知第几次死在低级副本里的秋木苏,吴邪嘴角抽了抽。他也没想到自己不会玩游戏能不会到这个地步。
“算了,我还是不玩这个游戏了。”吴邪叹了口气,关闭了界面,取出那张卡,递给苏沐秋,“还是还给你吧。”
苏沐秋看着吴邪递出账号卡的手,看起来微微有些失落,不过还是接了回来:“这样啊,没事。”说完,他看了眼自己电脑上出现的防沉迷时间提示,叹了口气,又从口袋里掏出另一张账号卡,换了上去。
也是一张新的卡。吴邪看着他的游戏界面,那个角色的名字和脸显然不是苏沐秋自己会取的,当然也不像是为了多玩一段时间而开的账号。
“别人的卡?”吴邪问道。
苏沐秋点了点头,看着电脑的表情却是认真了起来。他已经开始刷各种任务和副本了,那个速度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代练?”吴邪看了会儿,又问了句。
苏沐秋再次点了点头:“可以赚钱。”
“你父母呢?”吴邪突然好奇起了为什么看起来才十多岁的一个孩子要靠代练赚钱。
“我是孤儿院出来的。”苏沐秋淡淡地说着,仿佛在说什么微不足道的事情,“我要养我在上学的妹妹。”
吴邪不说话了。他想着自己大概还算是幸福的童年。虽然老九门这边从小苦到大的人挺多,但是真正又见到这样的少年时,他总是无法轻易跳过。
沉默中,吴邪的机子上跳出了时间快到了的提示。
“我先走了。”吴邪起了身,与他告了个别。
苏沐秋只是应了声,便继续了他的代练工作。

第二天的晚上,吴邪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要出现在这一家网吧前。
大概是夜里总是没活动的,而自己一般半夜都会失眠。况且最近解雨臣的消息时间很不稳定,有时候半夜也会突然发个资料。
“那个,问一下,那个叫苏沐秋的少年是不是天天都过来的?”站在网管台前办理着上机手续的吴邪问道。
“包月的,天天都过来。”网管这么说着,把吴邪的身份证递了回来,“还是昨天那个机子。”
吴邪点了点头,拿着身份证走了过去。
果然,苏沐秋也还在,电脑屏幕上的角色又换了一个。
“吴大哥,巧。”正好抬了头的苏沐秋看到吴邪的时候微微地笑了笑,然后再次低下头继续了他的工作。
“巧。”吴邪坐到了他身边的座位上,却不知道该打开什么。最终他只是开着联系用的界面,开始随便地看起了最近的新闻。
“你都不休息的吗。”看着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直到吴邪也有些开始犯困的时候,他问了句。
苏沐秋明显也有些困了,只是手上的动作不停:“早上八点到十二点,现在还早。”
“睡得太少对年轻人的发育可不好。”吴邪说着。
“睡得太多的话赚的钱会太少。”苏沐秋却不是很在意这句话。
“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么。”吴邪问道。
“我很早之前就开始打游戏了,而且只有游戏技术这一项拿得出手。”苏沐秋淡淡地笑了笑,“而且如果只靠社会救济金的话,妹妹她上不了好学校。我想让她拥有好一点的生活。”
吴邪再次不说话了。
就是这时解雨臣忽地发来了消息,说是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吴邪转回头,回复着消息,随后轻轻叹了口气。
“吴大哥做什么工作的?”苏沐秋的声音忽地又传了过来。
“开古董店的。”吴邪说着。苏沐秋只是应了声,便也没有再说些什么。
时间到了,吴邪像前一天一样与苏沐秋道了个别,便离开了。

接下来的几天,吴邪都在那个时间去网吧。果然,苏沐秋次次都在那。而吴邪只是开着那个消息框用以接受解雨臣不定时的消息,然后就看着苏沐秋玩着各种职业的各种角色。
直到他接到那个“已经全部准备好了”的消息。
动身的前一晚,吴邪在离开的时候,想了想还是帮苏沐秋交了接下来几个月的上网费。这样大概能让那个少年轻松些吧。

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吴邪回到家后,发现自己送去修的电脑被告知硬盘出了大问题,修复不了了。这种情况下最好的解决方法大概是重新买一台,但是他却没有立即选择这个方法。毕竟他觉得,去网吧好像也不错,况且想去看看苏沐秋是不是还在做着代练。
而让吴邪没有想到的是,到网吧原来那个位置的时候,那个少年阴郁着脸,结束了手上的任务后拿出了自己的钱包取出几张钞票砸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我自己有钱。”苏沐秋说着,看起来有些生气,“不需要你这样帮我。”
吴邪愣住了。
说起来,他是第一次被人甩钱吧。
那几张钱加起来,正好是他之前帮苏沐秋付的。
明明不多却好像被人甩出了巨款的感觉。
苏沐秋说完,便转回了身,继续着自己的工作,面上的阴郁还是没散去。
之前见到这位少年,大概都是带着那抹淡淡的温柔的笑意的,这个表情还是第一次见。看起来真的非常生气啊。
“抱歉。”沉默了会儿,吴邪还是觉得自己应该道个歉,想表明自己并没有恶意,却又不知道怎么接着开口。

然后这几天,吴邪还是趁着没什么事,天天去网吧,甚至被知道这件事的解雨臣调笑是不是在网吧见到好看的妹子了,想追人家,所以一直不新买一台电脑来代替天天往网吧跑。
吴邪当然没有太在意这个玩笑,只是每天都去,开着那个联系的页面,然后静静地看着苏沐秋打游戏。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苏沐秋有些不对劲。敲打键盘的手指明显没以前有精神,移动的速度也下降了些,眸子也没之前有精神。
“你还是休息会吧,看起来很累啊。”吴邪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口。
苏沐秋手上的动作一顿,抿了抿唇,还是继续打着:“不行。”
“为什么?你要一直这样下去,身体会撑不住的吧?”吴邪看着人眸中透露着的坚定,问道。
“我妹妹生病了。”苏沐秋说着,随后大概是想到了吴邪接下来会说什么一般接道,“几天不睡就好了,不碍事的。”
“你这样身体会透支的。”吴邪微微皱了皱眉。
“我不这样妹妹会出事的。”苏沐秋略微疲惫的声音。
吴邪再次陷入了沉默。他不知道怎么劝说眼前的人,只能任他继续。

在第二天吴邪过去的时候果然还是出事了。
在吴邪刚到不久的时候,苏沐秋那边传来了砸键盘的声音,转头看去是苏沐秋躺倒在了键盘上。
大概是疲劳过度吧。这么想着,吴邪觉得这下总不能放着不管了,便把人一把抱起来赶到了最近的医院。

当苏沐秋醒来看到窗外的黄昏时以及那明显是在医院的周围,顿时觉得麻烦大了。
“所以叫你休息会儿才好啊。昨晚上那样要是没人管你你估计也会死在那儿。”吴邪看着终于睁开眼的人,语气中略带了些无奈。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医药费我会补上的。”苏沐秋敛了眸,语气中有着微微的低落。
“就算要补也别和之前那样透支了。我又不缺这点钱。”吴邪看着苏沐秋的模样,微微叹了口气。
苏沐秋没说什么,只是撑起了身,然后又忽地闭上了眼低下了头。
吴邪看着他那大概是眩晕的模样,递上了放在一边的食盒:“毕竟也快一天没吃东西了,不过没猜错的话,应该这段时间都没好好吃什么吧。”
苏沐秋勉强抬起了头,扫了吴邪手中的东西一眼,又偏了回去。
“都说了你现在先把身体养回去。还想再因为什么别的原因再晕倒一次么。”吴邪说着,“我之前买太多了而已,自己吃不下。”
苏沐秋依旧敛着眸,不过还是接过了吴邪手中的东西。
“你妹妹的病怎么样了。”看着苏沐秋终于肯开始吃东西,吴邪微微松了口气,接着问道。
“感冒有些重而已。就是近两天又发了烧。”苏沐秋提到他妹妹的时候语气总是特别的柔和,只是这时包着满满的担心与不安。
“先把你妹妹也治好吧,我给你钱。”这么说着,吴邪看着苏沐秋抬起头要说些什么的样子,接着补充道,“并不是无偿帮你妹妹治病,先借给你一些钱罢了。钱可以慢慢还,但你妹妹的病是不能久拖的吧。”
苏沐秋沉默着,过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好。”

在苏沐秋的妹妹苏沐橙痊愈后的第二天,吴邪又离开了,因为解雨臣给他发了些新的消息。
这次的事情有些多,再加上那个地方恶劣多了,大概是过了两三月吴邪才得到回来的机会。
当他再次出现在网吧的时候,看到苏沐秋还在原来的位置,然后在看到他的同时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还以为吴大哥不会回来了,要让我背一辈子的债呢。”苏沐秋松了口气,然后拿出了几张散的小钞票递给吴邪,“这是这两个月我赚到的,但是因为妹妹的学杂费,所以凑够之前欠的钱应该还要一段时间……”
吴邪把钱接了过来,倒是没有仔细去看,然后叹了口气:“你为什么这么认真呢……毕竟你那么困难,我稍微资助点也不是什么大事啊……”
“人靠自己活着才是真正的活着吧。”苏沐秋对着吴邪笑了笑,“吴大哥能这么帮助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靠自己活着才是真正的活着啊。吴邪愣了愣。他自己这么大的时候,大概还是被家里惯着充着的时候,怎么可能会想到这点。眼前的男生……明明比自己成熟多了。
“那你和你妹妹现在住在哪里?”突然想到这个问题的吴邪问道。
“出租屋。虽然有点远,但是挺便宜的。”苏沐秋继续了他的工作,回答着这个问题。
“最近这个市的出租屋质量可好不到哪儿去啊。”吴邪说着,“要不……最近我也忙,不怎么回家,也准备出租房子。你……”
“如果便宜到算得上变相施舍的话,我是不会同意的。”苏沐秋不等吴邪说完,便接口道。
“房租当然会收,我看和你之前住的地方差不多就好。那里离这儿挺近。如果觉得这样的房租过于便宜,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每次我回去的时候陪我聊聊天就好。”吴邪想了想,还是这么说了,“毕竟我一直一个人住,也很无聊。”
苏沐秋顿住了在接任务的手。这条件看起来很好,他如果真的住了过去,在租的房间与网吧之间跑的时间可以减少。房租与以前一样的话还是可以接受,至于聊天……
“吴大哥没有女朋友?”绕来绕去苏沐秋还是抓到了这个重点。
吴邪嘴角忽地抽了抽:“是啊,没有。做我们这行的大概不会轻易找到女朋友吧……”
吴邪也不知道为什么苏沐秋看着自己的眼神带上了些许怜悯。
大概是觉得在某种程度上吴邪也是有点孤单到可怜,苏沐秋还是点了点头:“好,我接受。”

于是第二天他们便搬到了吴邪的家里。苏沐秋没想到吴邪的家能那么精致——比自己之前住的地方要精致多了,一时间竟有些不适应。
而吴邪总是在晚上出现在网吧,看着苏沐秋打游戏,然后两个人聊聊这个聊聊那个,等到八点左右再一起回到房子。苏沐秋去休息,吴邪则是去处理相关的事情——毕竟按照吴邪的生物钟,休息时间应该在每一两项事件完成后的两三个小时。中午一次下午一次。
而当吴邪再一次远行回来后,苏沐秋把之前所欠下的医药费给还清了。不过他还是住在吴邪的房子里,和以前一样地生活着。
偶尔苏沐秋也会给自己放放假——当钱还比较充足可以休息的时候。这种时候他最喜欢坐在窗户边,看着窗外的天空与星星。
所以当这次吴邪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苏沐秋安静地坐在窗前的模样。
大概已经凌晨两三点了。
“吴大哥回来啦。”听到动静的苏沐秋回过了头,看起来心情很好地笑着,“今天回来得挺迟呢。”
“嗯,被胖子那家伙抓去喝酒了。”吴邪换上拖鞋,也走到了窗前坐下。他之前和苏沐秋聊的事情,也有许多涉及了以前的盗墓生活。苏沐秋每次只是当故事听着,然后感叹几句。
“有这么几个挚友真是好啊。”苏沐秋笑着,又转回了头,依旧看着窗外的星空。
“嗯,就是损了点。”吴邪点了点头,也和苏沐秋看着同一处。
满天的星闪烁着。
“吴大哥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沉默了一会儿,苏沐秋忽然问道。他知道自己付的那点租金完全不可能住上这样好的房子。
“为什么吗……”吴邪眯了眯眼。开始时大概是因为他有些同情苏沐秋吧,后来或许是因为能有那么个人安安静静地听着自己的倾诉吧。虽然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向胖子他们说,但是说完之后被损被吐槽的可能性几乎为百分之百。
“大概是因为,我挺喜欢你的。”吴邪想组织下语言,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
“吴大哥的这个喜欢,是哪个层面的喜欢?”苏沐秋轻轻地笑了笑。他知道这大概只是长辈对一个小辈的同情所衍生的喜爱,但是今天心情很好,好到他也想偶尔开个玩笑。
“沐秋觉得是哪个层面的喜欢?”吴邪也笑了,反问着。
“总不会是恋人那个层面的喜欢吧。”苏沐秋依旧笑着。
“如果我说是的话,你会被吓到吗?”吴邪眯了眯眼,感觉自己的话或许已经开始不受大脑控制了。可能是酒劲上来了吧,有点晕乎乎的。
苏沐秋微微愣了愣,随后恢复了笑容:“吴大哥是认真的吗?”
“还是当个笑话听吧。”吴邪眨了眨眼,轻轻地说着。毕竟自己大概是控制不了接下来的思维了,吴邪站了起来:“我大概有点喝多了,先回房间去了。”
当吴邪走向房间的时候,在进门前忽地听到客厅里传来的轻轻的声音:“我也想讲给吴大哥一个笑话。那个叫苏沐秋的男生大概也是有点喜欢那个叫吴邪的人的。”
看来自己真的喝多了,出现了幻听吧。这么想着,吴邪自嘲地轻轻笑了笑,关上了门。

少年单薄的身躯裸露在外,微微有些凉的皮肤渐渐地火热起来。那雪白的肤色在撩火的手掌移动下终是染上了红晕。
不算太短的栗色发丝有些凌乱,琥珀色的眸子微眯,显出慵懒却又魅惑的模样。
少年笑着微微地动着唇,拼出短短的几个音节。
“吴,邪,大,哥。”

惊醒。
吴邪睁着眼看着天花板,确认了那的确只是个虚幻的梦,才松了口气,翻起了身。
看了眼钟,已经是十一点了。平常的这个时间应该是苏沐秋的睡眠时间。不过昨晚苏沐秋并没有去网吧,所以应该也早早地休息了,只是不知道现在醒了没。
吴邪推开门,却闻到了来自厨房方向的香气。走了出去,却发现是苏沐秋穿着一件白衬衫围着围裙正在做午饭。
那个单薄裸露的身躯瞬间再次出现在了面前,让吴邪不由得愣住。
“早啊,吴大哥。”大概是感觉到了吴邪的目光,苏沐秋回过头,笑了笑。
吴邪反应了过来,应了声,随后甩甩头把那个画面抛开。
他没有注意到那时也闭眼睁眼像是在逃避着什么画面的苏沐秋。

随后一切如常。笑话依旧是笑话。梦依旧是梦。

直到那个梦做着做着突然就演变成了醒来的时候苏沐秋真的躺在身边的模样。
是不是酒劲还没过梦还没醒。吴邪的第一个反应。
然后因为动静醒来的少年明显地也愣住了。
大概也是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梦中。

过了会儿,苏沐秋忽地揪着被子缩了缩,带着点鼻音和沙哑感觉的声音透过被子显得特别朦胧。
“疼。”
吴邪大概真的明白自己干了什么了。
话说,苏沐秋还未成年吧。
吴邪此刻的心理不知用什么来形容。
不过面前这个情况,大概自己需要先处理好吧。

“胖子我警告你,以后大半夜的喝酒千万别叫我!别!叫!我!”

同样刚从睡梦中醒来的胖子被这来自电话另一端的一嗓子吼得困意尽失。
于是他回吼了一嗓子。
“天真你干嘛啊大早上的这么吼会被告扰民的啊!大半夜的喝酒又怎么了难不成你还能酒后乱性啊!”

吴邪本来一嗓子吼着舒畅多了,没想胖子又来了这么一句,气顿时不打一处来。
“不然我这么大早上吼你干什么!”

王胖子突然陷入了沉默。
“天真,你,你干了什么……”良久,胖子有些底气不足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干了苏沐秋。”吴邪的声音。
王胖子再次陷入了沉默。
“天真,他还是个未成年吧。”下一个良久之后,胖子的声音显得更加虚弱。
“嗯。”吴邪淡淡应道。
王胖子第三次陷入了沉默。

“行了,我还有事,就先挂了。”拒绝了等第三个良久的吴邪挂断了电话,从门外回到房内,然后看了眼再次陷入睡眠的苏沐秋,感觉头都大了。
不知如何是好的他最终选择去查了X度。然后按着上面说的把该做的都做了一遍。
不该做的,目前他还真不敢乱做。
还好日常苏沐秋都泡在网吧,吴邪只要把门关上苏沐橙就什么都不会发觉。
晚上苏沐秋再次醒了过来,看起来精神好了不少,只是一直缩在被子里,发着简单的音节。
“饿。”
吴邪跑去给人拿吃的。
“渴。”
吴邪跑去给人端水。
“书。”
吴邪跑去把人平常喜欢看的书拿了过来。
然后苏沐秋躺着看书,安安静静地。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沐秋忽地把书给合上了,定定地看着吴邪。
吴邪被那样的眼神看得越来越虚。
“一天没玩荣耀了。”终于开始说整句的话,苏沐秋盯着吴邪。
“我给你免房租,补充损失。”吴邪连忙答道。
“累而且疼。”苏沐秋继续盯着吴邪。
“我帮你买了药,这两天你好好休息。”吴邪继续答着。
“身上黏黏腻腻的。”苏沐秋还是盯着吴邪。
“我去放水给你洗个澡。”吴邪用着自己最快的速度进了浴室,用浴缸接好水然后把人抱了进去。
苏沐秋躺在浴缸里,低敛着眸子看着水面波纹。
吴邪坐在一边,不知道该把视线摆在哪儿。
然后听到了水声,吴邪看着人转了方向,趴在浴缸边缘看着他。
“怎么样了,好多了吗?”吴邪问着,生怕人还有哪里不舒服。
“嗯。”苏沐秋点了点头,“还有一个要求。”
“说吧。”吴邪应道。
“吴邪,我喜欢你,你要对我负责。”苏沐秋组织了下语言,然后语气与双眼都透露着认真。
“成。”因为带着愧疚而要求自己什么要求都必须答应的吴邪在答应了的下一秒才反应过来苏沐秋的要求是什么。
苏沐秋依旧用那双带着认真的眸子盯着他。
吴邪明白,这不是像上次一样当玩笑说的话了。
于是他也认真地说着:“苏沐秋,我喜欢你,我会对你负责。”

所以过了几天苏沐秋恢复了之后,二人还是过上了与以前相似的生活。
唯一不同的地方,苏沐秋不通宵了,生物钟调回了正常。吴邪不熬夜了,空闲的时候基本都在网吧或者家里陪着苏沐秋。
当然,还有夜晚活动也不一样了。

“这次大概要离开挺久吧。”吴邪整理着行装,语气有些低沉。苏沐秋只是坐在床边看着他整理:“没事,我等你回来。”

这一次吴邪去的地方是沙漠。真的在生死边缘挣扎的一次。
还好最后还是把该恢复的地方都恢复了,然后解决了杂事,准备回到了杭州。
时隔三年了吧。自己也没想到这次需要这么久,平常也只有靠手机联系过。当然是还有手机信号的时候。
这次回来没有和苏沐秋提前联系,大概是想给人一个惊喜。

当他开着车在街上缓缓行驶,同时想着应该给人带什么惊喜的时候,却在街角看见了那抹栗色。
刚想给人打个招呼,却看到他身边多了一个黑发的男生。二人走在一起,目标大概是街对面的网吧。
找到新朋友了么?吴邪只是这么想着,没有太在意,只是准备先不告诉人自己回来了的消息,准备接着行驶。

然后在夜晚带着一束花出现在了门前。吴邪自认为不懂什么叫浪漫,只是听说恋人之间都会送花,特别是这种大束大束的玫瑰。
“你回来啦。”苏沐秋接过花,双眼放着光,看起来的确十分惊喜。
“是啊,我回来了。”吴邪看着把花放到一边的人,比起三年前倒是又长高了些,把他拥在了怀里,“我想你了。”
“我也是。你可回来了。”苏沐秋收紧手臂,感受着人的气息。随后微微松开,微微仰起头吻上了人的唇。

“那个男生?在网吧里碰到的,也是玩荣耀的,技术居然和我差不多呢。”苏沐秋懒懒地缩在被窝里,不愿睁眼只是回答着人的问题,“他叫叶秋。”
“看起来和你差不多大吧。”吴邪说道。
“是啊,同岁呢。能在这个年龄碰到和我差不多的高手,真难得。”苏沐秋笑了笑,随后伸了个懒腰,换个方向接着懒懒地缩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翻起身,说道:“该去网吧了,昨天和他约了一起去打副本呢。”
吴邪只是应了声,然后说道:“玩得开心。”

只是在苏沐秋出门后,吴邪也走了出去。即使内心劝说着他应该选择相信,他却无法抑制出去的冲动。
两位少年在街口相遇,叶秋给了苏沐秋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拉着他走向网吧。
两位少年开了机子。苏沐秋还是之前那个位置,叶修坐在吴邪之前的那个位置。
两位少年打开了同一款游戏,加了同一个队伍,进了同一个副本。
两位少年拿了同一个最快的记录。
两位少年一起出去买了快餐当午饭。
两位少年一起继续了他们的游戏。
两位少年一起下了机子离开。
两位少年一起过了马路。
黑发少年忽地凑近了栗发少年,貌似很快地贴了一下。
栗发少年嗔怪地将黑发少年推到一边,然后二人分开,各自走向家里。
黑发男子站在后方淡淡地拿出了一根烟,点燃。

“回来啦。”吴邪绕着小路先到了家,仿若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笑道。苏沐秋也是,淡淡笑着说道:“回来了。”
只是今日的晚饭有些安静,只是二人都没有在意。毕竟可能是习惯了之前那些一个人吃着饭的日子。
然后依旧是如之前一般的夜晚。

几日一切如常。

“吴大哥!我和你说!我要加入战队了!”这一日回来的苏沐秋看似特别兴奋,一进门便对着吴邪喊道。
“哦?什么战队?”吴邪只是叼着根烟问着。苏沐秋之前的确说过加入战队的事,貌似是他一直以来的理想吧。
“是一个小战队啦!不过等成名了可能就能进嘉世那个豪门战队!听起来很不错吧?和叶秋一起加入这个战队,我们一定会所向披靡的!”
啊啊,又是叶秋。
最近他说的话,一直都不用“我”,而用的“我们”呢。
怎么办。好不爽。
虽然内心这么想着,吴邪面上却摆着笑容:“是吗?恭喜你们啊。”
苏沐秋完全没有发现吴邪的真实感觉,依旧是开心地笑着。
吴邪也淡淡地笑着。
啊啊,想到那么灿烂的笑容也对别人展现过,真是不爽啊。
夜晚,吴邪吻着苏沐秋的唇,动作微微有些粗暴。
想到这个地方可能被别人亲吻过,真是不爽啊。
吴邪抚摸着苏沐秋的每一寸肌肤。
想到这个地方也有可能被别人触碰过,真是不爽啊。
那么,那里呢?
真是不爽啊。

吴邪不会没有发现自己内心的变化。
越来越病态。病态地觉得苏沐秋从里到外都被别人享受过。病态地觉得苏沐秋即将真的被别人从自己身边抢走。
或许是因为这三年在沙漠里也经历了挺多,或许是因为从那里出来的人一个个都变得有些不正常。
包括自己。

日子也快近了,那所谓的十年之约。这个约自己毕竟还是要守的。
自己这次离开,回来的时候,苏沐秋大概也已经和战队签约了吧。
如果进了同一个战队,那个叫叶秋的男生会不会得寸进尺呢?
如果那个战队里面的人也有心思不正经的人该怎么办呢?
如果他真的被抢走了,该怎么办呢?
啊啊,真不爽。

一个疯狂的想法在吴邪的脑中扎根了。
他知道自己疯了,但是并不想恢复正常。
苏沐秋是属于自己的。只属于自己。只能属于自己。

要离开前往长白山的那个晚上,吴邪第一次没有顾苏沐秋的感受,一次又一次地索要着。直到人几乎是晕了过去。
看着身下人身上的青紫,他微微眯了眯眼,随后笑了起来。
对啊,就这样,只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只属于自己。

然后在这一刻定格吧。

这么想着,吴邪坐在驾驶位上,看着正过着马路的栗色发的少年,踩下了油门。
无视着车外传来的尖叫,和看到驾驶位上是自己时少年面上显现的不可置信。

然后离开时,打了个电话给解雨臣,让他帮忙处理下这件事。
然后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般,转乘了车前往长白山。

就这样多好啊,永远都不会再被别人触碰,永远,永远地属于自己了。



一根烟抽完了。吴邪丢下烟头,用脚踩了踩。
走到公墓中的某一座前,吴邪蹲下了身,看着微微有些蔫了的风信子,和另一束不知道是什么的花。
今天是清明,早上的时候,那个叫叶秋的少年和苏沐橙一起过来了,留下了这两束花。
自己当初是不是真的做得有点过激了呢。
不过这样,的确是达了自己当初的心愿吧。至少苏沐秋已经定格成功了。
这么想着,吴邪坐了下来,靠在墓碑上,点燃了下一根烟,抬起了头,看着那满天星光。
“呐,沐秋啊,我跟你讲个事儿,你就当笑话听啊。”
“我还喜欢你。”

评论(3)
热度(27)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