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封笔。取关随意。

头像自设@|社恐晚期患者|
背景 星@akono

【安雷】丧乱之间(5)

·向导安迷修x哨兵雷狮
·我流安雷我流伪全员,私设满天飞,爽梗专用文,自娱自乐,慢热,废话多,ooc,避雷注意。
·学考绝望期,没仔细修改,有语病就当不知道(……)下周可能会延更,一切等考完再说吧……()
————————————————————
  
  
  
  安迷修走进办公室时,丹尼尔正在浏览着众成员提交的工作报告。听见动静,丹尼尔看向安迷修,露出那面对他人时一贯保持的官方微笑,示意安迷修在办公桌另一边的位置坐下。安迷修将门轻轻掩好,才坐到那凳子上,安静地等待丹尼尔开口。
  
  虽然丹尼尔发消息让安迷修过来时并没有多余的话,但这次要聊什么,安迷修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我刚刚看了一些报告,也包括凯莉她们的。”丹尼尔用这样的语句作为谈话的开头。随后他收敛了笑容,叹一口气继续说着:“有不少成员因为各种原因牺牲了,这样的危险的状况你那儿也有吧。”
  
  安迷修点点头,想着应该是凯莉把这些也写了进去。现在的形势的确算不上乐观,所有人都无法保证自己绝对的安全,他也有一半是因为幸运才能成功完成第一个任务回来。
  
  “任务报告中有提到过雷狮的出现,那雷狮有没有与你说过鬼狐天冲与莱娜的事情?”丹尼尔问完,看到安迷修皱着眉摇头,又叹了一口气。他从电脑中调出几份工作报告,安迷修侧前方的屏幕也亮了起来,显示着丹尼尔刚刚点开的资料。
  
  是雷狮那边三个人的报告。安迷修将视线转过去,就看到佩利一如既往的由主观话语构成的文档。有用的信息没有特别多,后半篇更是只充斥着对鬼狐的谩骂与谴责。安迷修?只能勉强看懂“鬼狐天冲开枪杀了莱娜”这一件事。他有些震惊于这个消息,只不过并没有很快表现出来,而是面不改色地看向帕洛斯的那份。
  
  作为搭档的帕洛斯与佩利完全不同,语言清晰明了。这或许也是他们能搭档的原因之一吧,公会内可没几个人能完全读懂佩利的报告,而帕洛斯可以完美补上这一漏洞。安迷修想着,了解清楚事情的经过,不由得也对这件事感到惋惜。虽然不知道丹尼尔把三份都展示出来的原因——毕竟如果只是让他了解这件事的经过的话,帕洛斯那一份就够了——安迷修还是将目光转向了第三个文本框。
  
  雷狮只写了三行字。两行简略带过任务过程,第三行是总结。“心不在焉”四个字就差没写在标题上了。看来这件事的确也影响到了他,不过他现在是什么态度,这依然是个谜。
  
  安迷修再次看向丹尼尔。
  
  “你与雷狮搭档已经有几年了。”丹尼尔终于还是如安迷修预料地将话题转到了这个方面,“现在我们面临的丧世,是我上任以来遇到过的最严峻的一次挑战。我相信你也明白这些,所以想问问你的看法。”
  
  看法,是关于丧世的看法,还是关于精神结合的看法?那肯定是后者。这样的问题,安迷修被问过许多次,但每一次他都不知能如何回答。
  
  结合是两个人的事情,所以每次听到这个问题,安迷修都会不由自主地去想雷狮。安迷修是个理性的人,即使因为各种原因对雷狮的好感度算不上高,他也会认真地去分析。他总是会觉得,雷狮与“结合”二字根本搭不上边。雷狮本应他自己的精神体一般,扇动翅膀就能搏击长空,在云间穿梭翱翔,享受属于他自己的那一份自由。结合对于雷狮来说就是一条拴在他脚腕的枷锁,虽然他仍能起飞,但已经无法全心投入,导致姿态的优美程度大打折扣。
  
  雷狮注定不是什么风筝,所以也不需要那根线。
  
  现在安迷修与雷狮处于结合状态,他总会下意识的不打扰雷狮日常的生活。硬要说原因,大概就是有些不想干扰雷狮的追求。但当初为什么选择了结合……
  
  丹尼尔并未得到安迷修的回答,也没有太意外,毕竟这样的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这次的情况不一样,要是完全确定他们的态度,万一以后出了什么事情,对他们以及整个公会来说都是一大损失。如果两个人都有进一步稳固的意思,那再好不过;但如果真的过不下去,就算会有一定损失,他也会建议二人分开去,寻找最合适的搭档,然后安稳地建立关系,成为更优秀的战力。而于是丹尼尔开口,与安迷修说明了这些,最后又提了一句“如果不准备分开,那最好尽快进行身体结合”。
  
  “这是上面的命令吗?”安迷修被打断思路,听着丹尼尔的话,先问出的却是这个问题。
  
  丹尼尔摇头。短暂的沉默后,他皱眉,开口问道:“当初你与雷狮进行结合,也只是因为命令吗?”公会中不是没出现过这类形式结合的搭档,他们基本都没有什么好结局。这也是公会后来都不下强制结合命令的原因。
  
  安迷修想起,几年前的一个夜晚,也是在这个房间内,处于暴躁状态的雷狮被精神威压控制在墙边无法动弹,而那精神力一阵阵地向四周撞去,掀起风浪,企图冲破枷锁发泄狂躁。安迷修站在丹尼尔的身边。丹尼尔冷静的语调波澜不惊的分析着结合的利弊,当然,几乎每一语每一句都指向有利的那一边。分析完毕后,丹尼尔递给安迷修一管不知是谁的向导素:“如果真的不愿意,那还是用这种老办法压制他吧。”
  
  或许的确带有命令的成分,但一定也有自我意愿的因素。安迷修仍然记得丹尼尔走出办公室时,自己如窗外林间潭水一般平静的心,以及后来突然出现的像打破平静的那滴水般让自己放下手中向导素的冲动。即使后来他也一直说不出那股冲动的真正来源,精神结合还是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后续事件。
  
  “当然这只是一个假设。”丹尼尔并不知道安迷修正在想些什么,只是继续着自己的追问,“如果现在有一个命令,性质与当初一样——要是真的不愿意,可以拒绝——让你与雷狮解除结合关系,然后在比他强的人中任选一个结成新的搭档,你会怎么选?”
  
  停顿了一下,丹尼尔补充了一句:“也包括我。”
  
  然后他看到安迷修果断地摇了摇头。
  
  
  
  安迷修是一名骑士,萦绕于他耳畔的词,自然会有“责任”。
  
  当初他下定决心闯入那一片未知领域时,见到的就是狂暴的风雨与翻涌的巨浪,正如这个世界的主人一般恣意妄为。安迷修拨开风雨前进,让精神力萦绕周身试图抵挡。他抬眸,便看见天空中一道紫光猛地划破了黑暗,裹挟着滚滚怒雷,直直地向他飙射而来。安迷修伸手接住,才发现那是一枚紫色水晶,在他手心不住地闪着电光,蜇得那一片皮肤生疼。但他并未太在意这个感觉,只是又将手收紧,试图用精神力去把这狂躁的核心安抚。
  
  风雨渐渐地小了下来,直至恢复平静。安迷修松了口气,重新摊开手,紫色中混杂进的那一点荧绿闪了闪。他抬头,就看见那刚刚映在水晶中的星辰,浩瀚无垠。
  
  安迷修忽地清晰意识到了刚刚他所做的一切的意义。
  
  他选择了抓稳那份羁绊,便将它绕在心上缠紧。这样一来,心脏每跳动一次,它便勒紧一分最终深深嵌入血肉,再无法分离。
  
  
  
  “谁都代替不了他。”安迷修笑了笑,“就算您也是。”
  
  即使没有让关系更进一步的信心,但至少安迷修不会去提出分开。结合既然由他开始,那他就应负好责任。
  
  
  
  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安迷修听见熟悉的一声轻笑,转眸就发现雷狮靠在门边的墙上看着他。
  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安迷修想。丹尼尔好像并没有给办公室下感官禁制,那他们的谈话,雷狮应该能听得一清二楚。
  
  也不知道丹尼尔是不是故意的。
  
  雷狮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站直,对着安迷修耸耸肩,随后转身走进办公室。张扬而自信的身影随着门被掩上而被遮蔽。
  
  安迷修想到了什么。
  
  当初选择了结合的那一点冲动,大概是想着,在他偶尔疲惫的时候,自己就成为他能安稳栖息那棵树吧。
  
  
  
  tbc.

评论
热度(21)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