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丧乱之间(3)

·向导安迷修x哨兵雷狮 微向导帕洛斯x哨兵佩利 哨兵鬼狐x向导莱娜
·本篇含成员死亡情节。
·我流安雷我流伪全员,私设满天飞,爽梗专用文,自娱自乐,慢热,ooc,避雷注意。
————————————————————
  
  雷狮在街道旁慢悠悠的走着,并不急着赶任务进度。毕竟这次的工作内容很简单,只是在区域内排查丧尸并肃清而已。因为不是最危险的边缘地带,难度不大,所以雷狮此刻只像是一个来观光的游客般,随意地观察着四周的景象。

  比起之前在照片中看到的小镇,现在雷狮走的这条路要更干净明朗的多,至少没有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惨状,或许是因为在丧尸波及前就有人安排了疏散,只不过没成功让所有人撤离。

  但如果稍稍想想,就能回忆起这个城市曾经的繁华——就算在半夜,主干道也不会像现在一样死气沉沉的,连鸣笛声与引擎音都没有,只有雷狮行走时发出的响动,安静得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远方偶尔传来的三两道枪响与丧尸嚎叫的声音昭示着此地仍然有其他活物存在。雷狮听着自己的脚步声,感受这少有的安闲寂静。

  “雷狮老大!”熟悉的声音搅乱了音符的节奏。雷狮转眸看向帕洛斯,想着原来同一片区域被分配给了多组人,难怪自己之前也没怎么碰到丧尸。见帕洛斯只是独自走过来,雷狮顺口问道佩利在哪儿,帕洛斯便指指身后的大楼:“派他独自上去肃清了。”

  “也不怕他出事?”雷狮扫一眼那幢楼,看到不少挂着血迹的玻璃残骸,“还真能使唤苦力。”

  “当然不怕啦。”帕洛斯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来十分相信佩利的能力,“利用好现有资源嘛。”不过,当站到雷狮身前时,帕洛斯嘴角挂上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看着面前的人,“话说,其实那句话该问老大吧——一直独自行动,也不怕安迷修出事?”

  雷狮嘁了一声:“没必要管他。”在任务中打起来才更容易出事吧?他想了想之前一同行动时的惨状,腹诽。

  “也是。”帕洛斯看着移开目光的雷狮,状似顺从地点点头,话题却不着痕迹地偏转着,“反正只是精神结合,只要老大愿意,随时可以给安迷修下个套。”

  雷狮沉默。

  帕洛斯依旧那般笑着。只要不威胁到自己的利益,他从不会嫌事大:“等结合解除,老大就能再找个更听话的向导搭档,比如……”

  “再找一个?”雷狮突然收回望着街道尽头的目光,淡淡地扫了眼帕洛斯。帕洛斯感受到那点滴警告的意味,顿时一个激灵止住话头,思考该如何尽快再次转开话题。

  但雷狮并不等他想好对策,逼近一步,微微低头俯视着帕洛斯:“是个好主意嘛。比如谁?”他盯着帕洛斯的眸子,忽然勾唇,吐出三个字:“找你么?”

  帕洛斯条件反射地把双手举到身前向后退了一步:“不不不,我哪敢觊觎老大您呢。”雷狮依旧是盯着他,过了会儿才轻轻哼了声重新站直。帕洛斯总算松了口气,便听见大楼底部传来佩利的声音。

  “我清理完……诶老大怎么也在这里!”

  看着走来的佩利,帕洛斯趁机与雷狮拉开距离向佩利那边走去:“老大在这儿挺久了,你那属于哨兵的听觉呢?笨狗。”说完,他抬手在佩利的金毛顶上不轻不重地揉了一把。佩利刚想说些什么去反驳,又看见帕洛斯转过身去问雷狮:“老大要不要一起继续做任务?剩下的区域不多了。”

  雷狮抬眸看他,淡淡地应一声,就由二人领着向仍未清理的区域走去。

  一路上雷狮都很沉默。帕洛斯说的事情,他之前并不是没思考过。毕竟最初的那几天他的确想就这么把安迷修解决,自己也好回归自由状态。但时间一久,他反而没再去考虑这些,直到刚刚帕洛斯又提起。大概是并未觉得麻烦有想象中那么多,他对这件事的执念倒是没有当初那么深了。

  只不过,是否要就这么与安迷修搭档下去,他也从未得出过答案。

  前方传来的急促枪响打断了雷狮的思路。

  三人不约而同地掏出自己的武器,对视一眼后,一同冲向声源处——一幢破败的大楼。刚踏入主厅,雷狮就看见扑向墙角的一个血影,显然是丧尸正在进行攻击。他不假思索地抬枪瞄准扣下扳机。看到那个血影嚎叫着偏离轨道,砸进边上的坑洼间没了动作,雷狮才把目光转向那被攻击的人。

  莱娜惊魂未定地看向他,发现是公会中的人,才放下心,脱力般跪倒在地喘气。

  雷狮与帕洛斯他们是从不同的门冲进去的。此刻建筑另一边的枪声也停歇了下来,应该也已经成功解决那边的丧尸。雷狮转手将枪收回,才有心思去打量周围的环境。这幢楼房比那些只是沾了血、有少许破洞的大厦要凄惨得多,至少墙壁与天花板已经千疮百孔,让人不由得去猜想这里究竟经历过多少场战斗。四周堆着的尸体也不算少,看来莱娜已经坚持了一段时间,也难怪会累成那样。这里或许已有几组成员牺牲,因为那些尸体间零星散布着有些眼熟的衣料碎片与公会派发的武器。

  “老大,那边清理干净了。”帕洛斯从破墙的另一边绕过来,打量着四处的血迹与尸体,不由得又感叹一句这里大概真的是丧尸的据点吧。而跟着帕洛斯走出来的是同公会的中档成员鬼狐天冲。鬼狐天冲此刻扶着墙,看起来好不到哪儿去,至少体力也已经被严重损耗。他扫了一眼依旧跪倒在墙边的莱娜,张张嘴,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就扭回了头。

  “上面没有动静,应该都解决了。”再次被帕洛斯派遣到上方排查的佩利这时也从楼道内走了下来。雷狮再次扫视全厅,也透过破损的天花板看了眼二楼,确定的确没有活着的丧尸之后,开口道:“那我们走吧。”话音落下,他转身向着来时的方向,正要迈开步子,却又听见莱娜的声音。

  “对,对不起,鬼狐大人……”莱娜的声音很轻,微微地颤抖着,像是在压抑什么。

  鬼狐看向她,皱眉:“怎么了?”

  莱娜沉默了会儿,忽然扬起头,眼角溢出点滴晶莹,她也没有去管,只是抬手,将颊边的发丝全都拨开,露出被遮盖着的那片皮肤。

  雷狮皱眉。帕洛斯与佩利下意识地将手覆到枪支上。鬼狐啧了一声。

  那片皮肤上沾染着暗色的血迹,大概是攻击时不小心粘上去的,微微发白的几颗痘在此时特别明显。那是被感染的标记。

  “刚进来那时粘上去的吗?”鬼狐开口打破沉默。用的不是问句,看起来很清楚这件事的起因。

  莱娜垂下手,低眸,点点头:“是的……给您添麻烦了……”

  丧世刚爆发,对于相关病毒的研究根本没有进展。连预防的方式都还未被发现,更不用说研究出治愈方式的可能性了。雷狮皱皱眉,帕洛斯难得地收起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将枪取出,上膛,举起对准莱娜,用余光瞟了一眼鬼狐,又转回来盯着她。

  为了防止病毒进一步扩散,对所有被感染者的处理方式是——立即射杀。任务说明中最重要也是最刺眼的一句话。

  莱娜此刻看起来反倒平静了下来。她只是抬起头,看向鬼狐。或许对她来说,如果自己的存在会拖累鬼狐,那她还不如消失。

  帕洛斯扣下扳机的前一秒,另一道枪声响起。莱娜眉心出现一个弹孔,倒下。

  三人看向枪响的来源。

  鬼狐皱着眉,举枪的手垂了下去,枪脱手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他抬着另一只手按压自己的太阳穴,却完全无法抑制精神领域中传来的一道又一道刺痛。毕竟那是在将他与莱娜的联系彻底泯灭,更何况动手斩断这一切的是他自己,痛苦更是会翻倍。

  “你怎么可以直接下手……”佩利沉不住气,开口责问道,“那可是你的结合搭档啊!”

  而鬼狐只是维持着那个动作,知道那些针扎般的感觉退散。他睁眼,眸中多了几根血丝,看起来有些瘆人。鬼狐低下身子去捡起脱手的枪,语气与表情却平淡得如同饭后闲谈。

  “精神结合的搭档而已,既然没有留着的必要,不如亲自解除,干净利落。”

  他将枪重新收好,随后抬头 淡淡地扫了一眼雷狮。

  “再找一个有用的就行。”
  

  tbc.
————————————————————

评论(3)
热度(33)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