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丧乱之间(2)

·向导安迷修x哨兵雷狮 微哨兵嘉德罗斯x向导格瑞

·向哨pa的丧世脑洞,副cp极多,私设满天飞。哨兵精神领域内有一枚精神核心,精神结合是建立在精神核心上的。结合后哨兵对结合对象向导的向导素气味十分敏感。本篇暗含成员死亡。

·我流安雷我流伪全员,爽梗专用文,自娱自乐,大概十分慢热,ooc,避雷注意。

---------------------------

  交完任务的雷狮坐到大厅的休息位上,看见终端机屏幕中心闪过的积分到账消息,便点开通知栏开始浏览这一夜间的各种新闻。

  凹凸公会的哨兵与向导都按着公会的特殊机制工作。公会有固定的任务发放时间,在每日上午十时,这样的话,成员在前一天提交完毕任务后可以等休息好了再来接新工作——虽然公会里从来不缺像雷狮这样喜欢在早上交任务的人。每到任务发放时间,公会的任务系统就会给每个空闲中的成员发放指令,一般会有两三个选项可选,当然也可以全部接下,但偶尔也会有只安排了一个工作的时候。那种任务基本就是经过公会上层商讨过的专人任务,或是特殊时期的紧急任务了。而完成任务并回到公会提交后,任务系统会根据任务完成情况作出评估,并打出相应的积分到成员账户里。积分的作用约等于外界的货币,总量的统计结果也会公布上榜,成为实力的象征。

  这会儿的通知栏中满满都是丧世相关的消息。雷狮随意点开一个,就看见了昨日那小镇的照片。不过,与昨天不同的是,原本洋溢着世外桃源气息的绿树花园小洋房,此刻却像是被红色的雨淋了个透:所见之处全是血色的痕迹,在本应雪白的墙上蔓延,一直泼洒到石砖小道与柏油路面间,顺着纹路爬成一道道暗色的藤。完整的尸体在照片中也很少见,多的都是残臂断肢,甚至内脏脑浆,红的白的再配上阴阴沉沉的天,组成这个小镇新的景象。

  雷狮不由得挑了挑眉。还好自己昨晚没有在小镇过夜,而是赶车先回了公会。不然大半夜的还要爬起来做个逃亡运动,那未免也太影响睡眠质量。他之前接的任务,就是因为公会上层听说别的区域爆发了丧尸病毒,才派他去小镇进行调查;而雷狮半路顺手解决了一个人,发现不是目标后想要继续搜索,却被带去了警局,又歪打正着地发现疑似感染者的人,就这么完成了任务。

  今天早上回来等待任务的人很多,可能都是因为丧世的来临,公会也要召集人手保护自己所负责的区域。不过总有几个人身边的位置一直是空空荡荡的——除了各自的结合者,宁可自己站着也不敢靠近——比如积分榜榜首的名为嘉德罗斯的少年,比如那边看似无害的少女凯莉,比如此刻收敛了戾气但是无人敢忘记他是排名第四的雷狮。雷狮当然不会去在意这些,只是继续划动着手中的屏幕,直到一股清新的薄荷香味钻进鼻孔。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谁。雷狮连眼皮都懒得再抬,顺手从腰间摸出匕首就冲着那接近的人影抛去。

  安迷修面上毫无惊讶的神情,像是早已习惯一般,微微偏头的同时抬起手,将正从发尖掠过的武器捏在指间,随后径自走到雷狮边上的位置坐下:“大厅内禁止私斗,我可不想大早上就因为违反纪律被扣积分。”

  雷狮无视了安迷修的话,从他抬起的手中拿回匕首,将刀刃转了个方向重新指向身边人,却被接下来的动静打断了动作。

  大厅另一边传来一声巨响,那附近的人迅速地站起撤离,露出一片空旷的场地。而空地的中心,正是制造出这场混乱的嘉德罗斯,以及在尽力抵御着他接连不断的攻击的格瑞。他们显然不只是简单的肉体切磋,精神力碰撞产生的强烈波动连雷师这边都感受得一清二楚。只不过,即使这两道精神力此刻完全处于对立,它们之间的联系也因为一次又一次的对抗而显得愈发清晰与坚实——众所周知,二人是结合对象。

  

  安迷修:“……”

  雷师:“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这场闹剧最终由公会办公室内传来的一道极强的精神力打断。嘉德罗斯当时正想让自己的精神体也参与战斗,那毛色发亮的西伯利亚虎却在刚迈出步子时就被压制得伏倒在了地面上。这个公会只有一个人能散布出如此恐怖的压迫感——黑暗哨兵丹尼尔,公会的主管。这道精神力是一个警告,嘉德罗斯只能悻悻收手。

  旁观完这场战斗,雷狮倒是也把匕首收了起来。他与安迷修,其实和嘉德罗斯与格瑞一样,私斗惩罚所扣的那点几分根本不用放在眼里。只是丹尼尔的指令,目前还没人有违抗的能力。

  “丧世相关的资料,你了解多少?”安迷修显然一笔带过了刚刚的事情,话题马上转移到正经的方面。

  雷狮向后一躺靠在椅背上,回忆了昨日所经历的,答道:“前兆是会长出痘,痘破裂之后会成为真正的丧尸。”两句话后他只是耸耸肩,表示自己只知道这些。毕竟他没有刻意去了解过,知道的信息仅限于任务提示与亲眼所见。

  安迷修点头,随后接着补充道:“还有一点,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丧尸那新鲜的——也就是离体不超过一分钟的——血液具有传染性,沾到皮肤上就会成为感染者。”

  雷狮应了声,回想起昨日遇到的那名小警察。不过他显然没有特在意这件事,倒是马上开口接话:“你没沾着吧,离我远点,我可不想被传染。”

  “这句话应该由我对你说。”安迷修叹了口气看向他,“我一直在安全区,你才是刚从危险区回来的那个,赶快去做个检查吧。”

  雷狮轻轻嘁了一声,却没有再找什么话呛回去。安迷修得不到回应,想到一个可能,便偏头关心道:“昨晚没睡?”

  “你觉得呢。”话是这么说,雷狮此刻却干脆已经闭上了眼,一副外人绝对无法轻易见到、但对安迷修来说十分平常的困倦模样。在这种时候,也只有在这种时候,安迷修才会下意识去挑几个与平时的雷狮很难对上号的词去形容他,比如可爱。像本应杀气逼人的万兽之王一下子退化回了小猫,只是蜷在软垫上晒太阳打瞌睡。那样子让人只想伸出手,轻轻揉揉他的软毛,思考它会拥抱怎样的美梦。

  考虑到椅背挺硬的,安迷修也向后一靠:“要真的困了,你可以睡我肩上。”

  “你自我感觉别太良好。”雷狮毫不留情地拒绝了这个怎么听都像是撩妹的说法。

  他忘了猫也是有爪子的。不过安迷修反应不大:“就怕你睡不稳滑到地上,一丢脸又逮着我打架出气。”这毕竟是雷狮,要是真应下,反而会让他有确认太阳升起的方向和眼前这人真伪的冲动。

  雷狮没再说什么,大概的确困极。安迷修确认了一遍时间,随后只是安静坐着,等待着任务发放。

  

  安迷修与雷狮是结合关系,精神结合。

  雷狮在几年前的某一次暴走中清醒过来时,就发现自己的精神核心带上了别人的标记,气得他抓起枪就顺着那股不知被放大了多少倍的向导素气味寻到罪魁祸首的所在。然而在他提起手中AKS74U就要把本就喜欢不到哪里去的安迷修射成马蜂窝的前一秒,丹尼尔出面说了句这是上级的命令。雷狮才把枪狠狠地摔到地上,扭头就走。

  命令命令,雷狮当然知道这个命令。在入塔后精神波动测试时,他与安迷修极高的契合度就引起了上级的关注,只不过雷狮一直不同意,那些人念及雷家的势力,就暂缓了这个决定。直到后来出塔加入了公会,雷狮都觉得已经不会再有人提这件事,没想到,提是真的没提,而是作为强制命令直接执行了。虽然这样对雷狮来说没有坏处,更能好好压制暴走的频率,但雷狮不爽,就是不爽。他本不喜束缚,不然也不会为了不跟着家中的军事化训练格式就这么溜了出来,然后又为了行动能相对方便而加入塔;更别说绑定的另一端是个志不同道不合的骑士了。雷狮怕这人时不时拿那些条条框框来烦他。如果真是这样,雷狮怀疑自己会成为亲手杀死绑定搭档的第一人。

  所幸这只是精神结合,安迷修也没让雷狮产生那个念头。不过平时的“小打小闹”还是不见少。有绑定搭档的人平时倒是会被批些增进感情用的假期。雷狮当然不会真的找安迷修去增进感情,只把它当多余的空闲时间。这倒是挺合雷狮的意。公会还给他们共同批了一套房,雷狮前脚踏进门,后脚就对主卧宣誓了主权。安迷修显然也不想因为打架而无法好好休息,自觉整理出客房住了进去。这样一来,除去因为结合影响得雷狮还能灵敏地嗅到薄荷味以外,与以前的生活倒也没大区别。至于那点气味,闻久就会习惯,当然就没影响了。

  

  任务发放的提示音在大厅内响起。雷狮打了个哈欠,睁眼看向手中终端机上跳出的任务单。只有一个——而且是双人任务,也就是结合双方共同进行的工作。面对丧世的特殊安排么。雷狮嘁了一声,将任务地图点开,瞟一眼后就侧身,伸手把安迷修终端机屏幕上显示的区域从中间稳稳地划了一道,然后指了指右边的那一块:“我去这里。”

  安迷修当然不会反对。每次被分配到双人任务,他们都是这么处理的。毕竟如果真的让他们去做同一个任务,先不说目标能否达成,任务过程中会不会直接打起来就是一个大问题。所以他们实际上一直在做分解出的单人任务,也正是因为这么做了,二人才都安稳地待在积分榜前五,没有动不动因为扣分而掉出去。

  见安迷修没有别的意见,雷狮便再次确认了这个任务的内容,就起身向大厅外走去。

  安迷修看着远去的身影,看他很快淹没在离去的人海中,轻轻地叹了口气。


tbc.

-----------------------------

评论(3)
热度(33)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