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丧乱之间(1)

·cp安迷修x雷狮

·向哨pa的丧世脑洞,副cp极多,总和为安雷、嘉瑞、帕佩、鬼莱、金凯、雷祖、丹秋,中途有成员死亡,各篇前会有预警,请自助避雷

·扒拉出来给女朋友庆生!最最最可爱的荒 @-arkio- 生日快乐!!!!是全篇祝贺,这样好像我就没有坑掉它的理由乐(ntm)

·我流安雷我流伪全员,爽梗专用文,自娱自乐,大概会非常慢热的一篇,ooc,避雷注意

----------------------------

“紫堂,巡逻的时间到了?”

站起身的紫堂幻听着同事的声音,露出一抹笑,点点头应了声,随后伸手将桌上那顶警帽拿起,稳稳地扣到头上。

站在公安局的门口,紫堂幻看着眼前这个小镇。天上飘了两三朵火烧云,黄昏专属的橘色暖光将那乳白色的墙壁又漆过一遍,或许还额外撒了些闪粉——那些小洋房上亮晶晶地,被点上金色的星一般闪着光。路上行人比白日里要多些,毕竟这是大家结束了工作,向着家赶去的时候。

想到自己接下来也会成为那些人之一,紫堂幻深呼吸,又抬手将帽子再转了转。确认了自己的确已经把它完全摆正,他才再次看向街道,随后迈开脚步也踏入了那片橙黄。

紫堂幻是刚刚调到这个小镇的一个小警察,非常喜欢在夜幕将至之时进行巡逻。因为他特别喜欢这个时候。在那暖色光的笼罩下,本就如世外桃源般温馨的小镇更是增添了一股朦胧的气息,令人沉醉。所以在努力了几次后,他终于成功地争取到这个时间段的巡逻权利。只不过在第一次出发巡逻前,曾经在这个岗位工作过的一名前辈突然绕到他旁边,在他耳畔轻轻说了句,巡逻的时候小心点,这个地方黄昏特别乱。这句话还把当时的紫堂幻吓得不轻。但是几天下来,他连当街抢劫偷窃这类小打小闹相关的消息都没听说过,更别说所谓的“特别乱”了。

前辈或许只是吓唬吓唬他吧。紫堂幻看着眼前依旧平静温和的小镇,这么想着,因为回忆起这件事而微微提起的心也再次放松下来。他自在地笑笑,继续沐浴在温和阳光中,沿着巡逻的路线走去。

突然,一股力道自肩上传来,将他推向一边。毫无防备的紫堂幻没有稳住身形,被推得一个趔趄向右倒去。他连续踏了好几步,好不容易才重新站稳。紫堂幻刚刚拥有的好心情在此刻消散殆尽。他转过头去,看着那罪魁祸首只是停在那里却看都不看他一眼,有些生气地开口就要质问:“你……”

面前的空间出现一瞬间的扭曲,打断了紫堂幻的话。一声枪响在此刻出现,划破寂静。紫堂幻才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

刚刚飞过去的是子弹。

以那声音为契机,街道一改之前安宁的模样。杂乱的脚步声响起,牵引了尖叫声从四面八方出现,在街巷间的空隙中横冲直撞,冲击着每一个人的听觉神经,下一波混乱紧随其后,再次席卷这片空间。

紫堂幻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是被面前的人救了一命,猛地立正站好,想要道谢,但是又觉得在这个情况下很不妥。只是他第一次碰到这个场面,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想不到该做什么,还是面前那人提醒了他一句,他才想起应该联系总部派人过来。紫堂幻手忙脚乱地找出对讲机,摁下按钮后一口气报告完目前的情况,抬眸刚想叫面前人也去找个安全的地方避难,却发现他伸了手,在翻飞的白色运动外套内掏出了一把手枪。

捷克CZ83。紫堂幻在看到这把枪的时候,就把它认了出来。毕竟这是世界公认的好枪,就算从他所拥有的警方渠道都很难弄到——他也眼红这把枪很久了,有时也会想,如果自己努力努力,爬上高层,没准就有机会弄到一把——但这把枪竟然就这么从面前这个人身上出现。

还不等紫堂幻想更多,那把牵着他心的枪被举平。枪的主人微微瞄了瞄,便干脆果断地扣下扳机。他的目光不由得顺着子弹飞出的方向看去,却没有看清那子弹的去向,只看到几十米外有一幢楼。

难道他在瞄准的,是那幢楼上的人吗?

紫堂幻脑中蹦出的是这个想法,顿时又觉得自己想得或许有些多。不可能不可能,自己连那窗户都不能完全看清,这个人怎么可能做到那么逆天的事呢。但是刚这么自我解释完,他就看到那人收了枪转回身:“蹲在那里的狙击手已经被重伤,一会儿叫你的同伴去三楼最中心的房间就可以——知道是哪幢吧?”

话音落下,他也没等紫堂幻有什么反应,转身就提了步子向前走去。紫堂幻还没从惊讶中反应过来,看到那人毫不拖泥带水的动作,才反应过来什么,才上前两步喊道:“你等等!”

那人便顿住脚步回过头,扫了他一眼:“还有什么事吗?”

紫堂幻被那紫眸中带着的烦躁吓了一跳,吞一口口水,语气明显没有叫住他的时候那么果断:“你……你跟我去趟警局,做,做笔录。”

 

雷狮看着眼前的小警察在纸上飞速记录着东西,倒是安分地坐在凳子上等着他接下来的要求。

他本来只是来这个小镇做一个任务,半路注意到这件事,就顺手把那个狙击手解决了。不过令他失望的是,那个人看起来与他的任务无关。正想离开的时候却被这个小警察带来警局。雷狮本想按着程序解决这件事,之后就离开继续寻找目标,只是这时他的计划有了变动。

雷狮转开了目光,而是看向副局长办公室内在看文件的人。“已经登记好了!”紫堂幻这时抬起了头,将手中的一个证明递给他——在这个小镇内配枪的许可证,虽然私底下不知道有多少叛乱分子也是无证持枪的——随后他露出一个笑容:“手续办完啦。”

接过那小小的一本证明,雷狮只是扫了眼,就把它随意地丢到口袋里。然后他站起身,直直走向副局长办公室。紫堂幻看着他的动作,有些惊讶,刚想问他要做什么,就听到副局长略带惊喜的打招呼的声音,才意识过来二人曾经相识。

 

雷狮与副局长聊了许久,等到他们一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小镇也已经寂静无声。紫堂幻正好在那天值班,只是等到二人走到身边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站起身:“我送二位离开!”

因为好奇,他一直在关注着二人谈话的内容。还好座位离办公室不是很远。只是刚上来,他就被这个人的身份——凹凸公会里的哨兵——给吓了一跳。哨兵,在他们这样的小镇里居然能见到,这是紫堂幻想都没有想过的。而剩下的谈话内容,不过是闲聊些最近的杂事,紫堂幻也听不真切。

也难怪他的枪法那么精准,连那么远的地方都能成功击中目标……

他与副局长一同站在门口,看着那道离去的身影。“他是哨兵……”紫堂幻还是觉得不可置信。副局长听见了,点点头说了声是啊,之前做任务的时候见过几面。随后他抬手挠了挠颈间——那里长了几颗痘,一直没有好,这会儿有些发痒。

注意到副局长的动作,紫堂幻偏回头:“副局长,上次那药膏没有用吗?”副局长听着这句关心,只是摇了摇头:“没有,我下次再……”

紫堂幻略有些惊恐地看着突然顿住动作与声音的副局长,显然被他这个奇怪的反应吓到了。不过副局长很快脱离这个状态,只是叹了口气,随后就将手放下。紫堂幻注意到是痘被抓破,并不是什么大事,刚想松口气,却发现视线里出现了不和谐的东西。

一抹诡异的暗红色出现在副局长的皮肤之下。

副局长显然也发现了不对劲,但是还不等他有什么反应,紫堂幻就看到那片暗红色飞速地蔓延了开来。副局长身体猛地一抖,翻起了白眼。

紫堂幻尖叫着向后退去,腿一软就坐到了地上。他看着眼前之人在几秒的时间内变成一个暗红色的不明生物,看着不明生物弓起身子转过头,那凸到了眼眶之外的眼珠没有焦距,他却能清晰地感受到那个视线。

不明生物扑了过来,紫堂幻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继续挪动的力气,像是被钉在了地上一般,无法动弹,只能看着它逼近自己,张开嘴却连救命都喊不出。

随后他听到一声枪响。面前怪物在触碰到他之前炸开,溅了他一脸暗色的血。

紫堂幻还维持着那个僵硬的动作,直到有一滴血顺着他面颊滑落,滴到手背上,击得他意识回归。紫堂幻转过头,看到雷狮不知何时又掏出他那把枪扣动了扳机。雷狮看那生物已经被解决,就将手中的枪重新收好,拿出终端机放到耳边,转身离去。

随后他听见一句话飘散在夜空中。

“已确认有感染者。”

 

丧乱之始。

tbc.

--------------------------

评论(6)
热度(34)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