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病入膏肓(番外一)

·cp安迷修x雷狮

·是番外一,关于安迷修的过去,番外二收录在本中,是否发布看情况

·今晚八点本宣,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番外一

 

每一场战争总有结束的一天,那些场景应当与今日差不多。这些本应充斥枪林弹雨的地方,此刻却是寂静无比,只有些许零散的脚步声证明仍有人在此游荡。
“看来是清干净了。”雷狮将手枪收回腰间,看着面前的街道,耸了耸肩。
他们所负责最后肃清的区域,并不算是人烟稀少的荒野之地,看起来却并没有之前一些战况激烈的大战役中那般惨烈,称不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尸体只是在路边零星排布,溅在墙上地上的血液也已凝固显出暗色,处处散发着的便是血腥与腐臭的味道。不过也是,毕竟对面投降已经是迟早的事了,所以这块地方士气并不高,只是稍稍做了抵抗意思一下,接收到投降撤退的消息,便作鸟兽散去,根本算不上一场真正的战役。
“既然已经投降,之后应该就空闲下来了吧。”安迷修也收起了武器,将眼镜重新拿出来戴上,轻轻地笑了笑。
这场战争结束得比预想中要快。上头在得知安迷修选择了回归战场的时候,也将之前准备着的底牌——核心培养的一支非神凝者队伍——给派了出来。之前不让他们参与战争,只是因为还没有足够高的胜率罢了。
有了这支队伍与安迷修这两大战力的加入,他们这边便发起了大规模的进攻,很快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而暂时身处那边阵营的嘉德罗斯和鬼狐,本身的目的也并非帮他们取得胜利,看形势不利于己方阵营,干脆便回归了原有的中立——反正对面政府也不能拿他们怎么办,讨好都来不及,又怎敢因这种事情而去得罪强大的他们呢。万一到时候人没劝回自己阵营,反而干脆跑到了对面,那可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而嘉德罗斯只是等着每一场战斗发起的时候,去找格瑞进行单挑——虽然大部分时候会以一对二,连着金一起打——而鬼狐依旧是他那鬼天盟的盟主,在金缠着格瑞共同对抗嘉德罗斯的时候,会刻意吸引金的攻击。他们既然只是针对几个特定的神凝者,自然没有干扰正常战斗的意思。所以这边只需要再多派名闲着的神凝者去针对普通士兵进行战斗就足够了。
这样一来,他们不过用了一个多月,便成功将对方逼到无条件投降的地步。

 

“我敢说,若是有最高贡献荣誉勋章,一定是要颁发给雷狮。”凯莉倒是还悠闲地用着星月刃代步,浮在半空看着远方区域尽头仍在游荡的几名士兵,微微耸了耸肩,便转回头看向二人。看到他俩也转过头望向她,还微微挑了挑眉,凯莉翻了个白眼:“谁都看得出来吧,安医生是为了雷狮才回到前线的。”作为那个针对普通士兵进行战斗的人,每次悠悠闲闲地坐着星月刃飞过去的时候,都能被那并肩作战的画面狠狠地闪一下,以至于后来自己都直接去目标场地寻找敌方精锐部队进行攻击,没那个绕着打招呼的闲心了。她这么想着,控制了星月刃下降了些,到与二人差不多的高度,微微偏了偏头:“话说,安迷修,你还没明确回答我上次的问题呢,当年为什么要离开战场?”
“这个的确记不清了。”安迷修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用与上次差不多的话回答,“反正现在战争也已经结束,别再纠结这个问题了。”
忽地感受到了什么。安迷修偏转回眸,便接收到雷狮意味不明的目光。他也依旧是勾着唇,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安迷修,当初你为什么离开前线,这会儿又要回去?”
在表明心态那日过后,雷狮也问过这件事。因为安迷修那时候忽然提出,要回归战场,与雷狮一同行动。听到这个问题,安迷修顿了顿,随后轻轻叹了口气:“其实没有什么意义重大的原因。”

 

安迷修毕竟是个神凝者,在神凝觉醒之前也被当做有天赋的战士特别培养着,自然也会被编入前锋队伍。那毕竟是战争,很多时候其实都是在攻破城镇,而不只是普通的战斗。
站在刚被攻破的区政府门前,安迷修随意扫了眼内部的狼藉,便转过身,顺着主部队前进的方向走了去。军部在攻入之前,总会事先查明城内防空洞所在之处,就算不能提前查到,也会在开战第一时间派出一队侦查员去搜寻。等到将这个地方攻下,他们前锋部队自然会有一个任务,那就是先前往搜查出来的防空洞位置,进行第一场肃清。
安迷修最初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是非常不赞同的。既然攻下了这个地方,为何还要将这个地方的原住民完全肃清?在他眼里,那明明就是在滥杀无辜。只是那时他还未觉醒神凝,并没有话语权,况且身边的人大部分都认为这样做很有必要,他便自然什么都无法办到了。到了后来,觉醒了神凝,可以单独行动之后,他也曾经试着悄悄放跑一部分人。
只是几个月后的一场战斗让他改变了这个想法。
看着眼前碰上的神凝者,安迷修可以很确定地说,这是他放走的人之一。那神凝者看到他的时候,显然也愣了愣,随后轻轻为之前的事道了声谢,便攻了过来。
再怎么说,救命之恩与战争胜负,还是搭不上边的两件事。救命恩人是一回事,但是现在他们是敌人。
不过那场战役最终还是胜利了。安迷修知道这件事是自己的过错导致的。即使那件事是私底下做的,并不会有人知道这次偷袭的主力是曾经应被抹杀的人,只会认为是对面新培养出来一名神凝者。
看着己方城镇被尸体与血液沾染的模样,嗅着空气中弥漫不散的血气,安迷修微微敛了眸,最终还是闭了眼,垂下头,在安静的夜晚为城镇默哀了许久。
自那之后,他便清楚感受到了肃清的意义,不再去想放走谁。
但那些例子毕竟是少的。大部分的人,还是要无辜逝去。安迷修此刻站在门口,目光触及面前防空洞内不断向四处喷洒着的鲜血,惨叫声混杂着枪声在内部回响向外扩散。他只是站着,并不准备进去并参与屠杀。微微低了头,他并不想去看那样的场景。只是面前混杂着的各种声音中,夹杂了渐进的一串脚步声,以及追逐叫骂的语句。因为这道声音而抬起眸,他便看到一名面上身上沾满了溅上的血迹、向着他所在的出口跑来的少年。少年在看到他的时候愣了愣,但却没有看到安迷修有什么别的动作,咬咬牙,便继续奔跑着,向着门口冲来。大概是想搏一搏。
安迷修依旧盯着前方,听着渐进的脚步声。他动了恻隐之心,想要让他成功逃离,但是之前与那神凝者战斗的场景在他这般考虑的时候浮现在了眼前。他皱了皱眉,终是微微抬了手。神凝出现在手中,将飞奔中少年的身体刺穿。
一如那次战斗中,他将自己曾经救下的人亲手毁灭一般。
太残忍了。
即使是这样,安迷修还是会这么想。太残忍了。直到有一天,他终于不愿再参与这般行动,向政府提出了退役申请。被批准后,他转移到了后方,学习了一些相关知识,便做起了心理医生。退到后方,至少见不到这些场景了,就当它们不存在吧。

 

“现在想想,这终究是个自欺欺人的理由。”在说完这些事后,安迷修这般评论了当时如此选择的自己,随后笑道,“若是参战,去更早地结束战争,大概才是真正让人民安定的方法吧。”
“还真是无意义的圣人之心。”雷狮只是扯扯嘴角,吐槽了下这个在他看来无聊至极的原因,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安迷修耸耸肩。不过这世上大概是没有真正的圣人存在着的,杀敌是在害他人,而当初他放过了敌人,却因此又间接地害了己方的人民。唯一可以做到的,能够切断这般恶性循环的行动,只有结束战争。
这便是他参战的原因。
但这只是原因之一。真正让他下决心回到战场的,还是眼前这人。
安迷修毕竟也是一名战士,见过太多士兵伤亡,其中更是不缺同批次的熟人。而他也看到过几次眼前之人受伤的样子。那次与嘉德罗斯战斗后遍布全身的大小伤口,以及之前他在特护病房的模样,自己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

 

至少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绝对要护他周全。
所以,他回来了。

 

end.

-------------------------------

前锋队伍也有狙击手的啊这不成矛盾……

评论(1)
热度(37)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