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病入膏肓(15)

·cp安迷修x雷狮
·万年预告完结后的下一篇就是完结(ntm)

·嗯所以 这的确是完结篇
·前文这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Chapter15


“这还算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吧。”雷狮的话语中终于带上了轻松的笑意。安迷修听着,便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便也轻笑道:“嗯。”

其实,只要过了这个坎,雷狮就不会有大问题了。这样的话自己的工作也算是圆满完成。

不过工作完成了,他也就不再是雷狮的专属医生,雷狮也不会再是他的专属病人——他也着实不希望雷狮又因为什么而成为他的专属病人了——也就是说,一个前线神凝战士,一个后方心理医生,已不会再有什么旁的交集。

这是很平常的事情,所有医患关系在疾病问题解决后都会面对这个情节点。分开,此后再无交集。安迷修经历得多,这次照理来说对他并不会产生什么特别的影响。

只是此刻,心中那隐隐的烦闷提示着他,这次不会再像以往一样一笔带过。就算事态会向着这个方向发展,他也不可能就此接受。


雷狮在听见安迷修的应答之后,靠在那靠背上,抬头盯着被朦胧光线照亮些许的天花板,静静地想着什么。

再不久,好像也要分别了。毕竟自己一直以来的心结已经解开,离完全恢复只是一两步的距离。只是和这个医生都生活习惯了,接下来居然就要这么直接分开,莫名有点烦躁啊。

雷狮只是自顾自地想着,忽地思维游移到了之前发生的什么上。安静了会儿,暗暗地勾起一抹笑。雷狮重新瞟了眼身边盯着前方出神的安迷修,又转回目光,随后微微偏了偏身子,不偏不倚地靠到了身侧那人的身上。

安迷修被吓了一跳,以为他又出了什么差错,但怕人失去支点向地上倒去,便没有敢多做什么动作,只是微微偏转过头,看向雷狮的面庞想要确认他的状态,视线却被额前碎发所遮挡。

“安迷修,你是不是也在想,解除专属这个关系后,会发生什么?”还不等安迷修开口问,雷狮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安迷修担心的话头噎在喉咙里,顿了两秒才反应过来雷狮的意思:“也在想……就是说你现在在想的——”“应该是同一件事。”雷狮这般接了口。毕竟习惯也不可能只有自己一人习惯了嘛。轻轻地嘟哝了句,雷狮倒是不在意安迷修有没有听清那一小句话,又恢复了平常的音量说着:“解决方式其实很简单嘛——我患上另一种病,让安医生继续为我治疗就好了。”

“……说什么傻话。”安迷修敛了眸,轻轻叹了口气。这听起来当然是最简单的解决方式,但是病这种东西又怎么是随便可以得的,更别说他还是心理科的医生了。况且,他也不想让雷狮真的再出什么事。只是雷狮此时忽地笑出了声,随后安迷修感觉到肩上一轻,反射性地转过头,便迎上雷狮的目光。

房间依旧是那般昏暗,安迷修却能清晰看见面前那近在咫尺的、透亮的紫水晶。

雷狮此刻只是注视着安迷修,看似绰绰有余,但他这般动作的时候,也没想到安迷修会突然转头,以至于二人此刻的距离极近。一时间雷狮竟不知如何是好。但是现在若是再后退,他想要的效果可能就达不到了。愣了三秒,雷狮强撑着还算正常的表情,还是尽力从略有混乱的思维中找回之前想说的话。确定了能稳住自己正常的声音,雷狮才开了口:“你们心理科那边不是曾经有人研究过一个话题吗?那个叫‘恋爱与精神疾病’的东西。”

这个研究报告,当时是雷狮闲极无聊,在负责他的那名心理医生资料库中乱翻时看到过的,当时只觉着无趣,却没想到此刻能派上用场。


“的确有人做过那个实验,结果是二者拥有共同点……”安迷修对于突然转换的话题有些措手不及,只是按着记忆中关于它的资料回答着。过了会儿,他忽地发现不对,“等等雷狮你不会是……”

被眼前反应明显迟钝了的人逗得有些想笑,意料之外距离带来的紧张与尴尬也在此刻烟消云散,雷狮依靠着昏暗的周围掩饰了嘴角本不应有的弧度。待到笑意终于平复了些,他才再次开口:“怎么,还不许我喜欢谁了?”

“也不是这个意思……”安迷修着实被这句话噎了一下。雷狮看到安迷修的睫毛微动,试图让那难得一见的被激起微波的蓝绿色湖面恢复一如既往的平静。安迷修抿抿唇,之后只是接着说道:“只是有些好奇,是哪位那么幸运,能让你喜欢上。”

也不知道安迷修这个人是真傻还是装傻。

这是雷狮听了安迷修的话后,脑中闪过的第一句话。被自己喜欢,在安迷修眼里居然是件幸运的事吗?不过也好,对结果不会有什么影响。这么想着,雷狮闭了眼又睁开,还是微微勾了唇,接着说道:“我是有喜欢的人了。”

“不过刚开始的时候,我倒是发自心底地讨厌那个人,或者说,是因为讨厌那类人。”雷狮的目光开始向着周围偏转,是在回忆着什么,“而且特别喜欢瞎关心,虽然那些提醒都很有用就是了。”

他这时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忽地又转回了眸子,认真地看着安迷修:“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倒是感觉离不开他了。”


安迷修微微张了眸。他有些惊讶。若是此刻还没反应过来,那他未免也太过迟钝了。

只是他真的没有想到,雷狮说的人居然是自己。

不过,这个结果倒是让他心中出现的些微烦闷消散殆尽。过了会儿,他也笑了,便想起之前考虑过的,找时间解释清楚误会的事。面前有这么好一个机会,安迷修自然不会放过:“雷狮,之前就说过了,我挺喜欢你的。”

雷狮挑挑眉:“那时候你说的不是……”“那时候你根本没有给我继续说的机会啊,”安迷修有些无奈地笑着,随后也恢复了认真的模样。他细细地看了那一片繁星,将那时没有来得及解释的言语缓缓道出:“那时你说的都是星会招人喜欢的地方,可你就没有想过,那时的你身上所拥有的闪光点吗?”

“闪光点?当然想过啊。主要还是实力强吧。”雷狮微微愣了愣,随后只是这么回答着。安迷修听了,轻轻地点了点头:“的确,这是能从表面上看出来的,最明显的一点。”

“但除此之外,豁达,过得自在却保持着分寸,有着自己的尊严与骄傲。”一点一点地将这些地方点出来,安迷修没注意到自己的语气比平时还要柔和,“令人喜欢甚至是崇敬的性格,这些其实才是你最引人注目的地方。”

“雷狮,你不知道你自己究竟有多吸引人。”

“怎么感觉像是在被什么言情小说的台词告白。”雷狮此刻再次庆幸起了周围环境的昏暗,掩饰了他灼热的面庞。不过既然已经确认了心意,那也就足够了。雷狮的目光在安迷修面上游移,随后轻轻笑了笑:“不过我喜欢。”

嘛,反正也只需要吸引眼前的这人,就足够了。

话音落下,他伸出手轻轻扯了面前人的衣领,向前靠去将最后那点距离泯灭。

安迷修被唇上的触感惊了一下。看着眼前人看似大胆,实际已经紧张极了的模样,安迷修在心底笑了笑。随后他伸了手,将这般触碰后便离开了的人揽到怀里,再次吻了上去。这次不只是蜻蜓点水,安迷修伸出舌去撬开怀中人的唇齿,按着不知何时从书上或者哪儿看来的所谓“技巧”去行动着。收到了雷狮生涩的回应,安迷修与他的舌交缠,在安静的房间中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水声。

吻毕,雷狮回抱着安迷修,将头埋在他肩颈间。安迷修也只是静静地拥着他,隔着紧贴的衣服能感受到面前人的心跳。

够了,安迷修,这人可还是未成年呢。

这般将脑中不好的想法去除,便听见雷狮轻轻的声音:“没想到平时看着一本正经的安医生,居然会舌吻这种玩法。”语调有些上扬,带了几分调笑的意味。明明心跳都乱成那样了,还要抓着机会来吐槽他,只能说不愧是雷狮吗。安迷修这么想着,嘴上却是应道:“是啊,没想到看起来那么像一个情场高手的雷战士,开始时居然只是碰了一下就退缩了。”

雷狮顿时陷入了沉默。之前怎么不知道,这个叫安迷修的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家伙原来也有这一面。过了会儿,他才微微偏了头嘟哝着:“说不过你。”


恋爱这种精神疾病,或许自他们的相识之日便蓄势待发,在不知不觉中穿透皮肉,侵入骨髓,深深扎根。这就像是什么潜伏性的病症,在它终于显露出原型而被发现之时,便已病入膏肓,又怎可能有药方去解除?干脆,便顺了它所带来的羁绊吧。


“那么在没康复的这段时间,就要继续麻烦你了哦,安医生。”


 


end.
-------------------------
会有番外。
日常不擅长瞎腻歪……()

 

评论(7)
热度(91)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