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病入膏肓(14)

·cp安迷修x雷狮
·大概是奇怪的心灵鸡汤出没(……)避雷注意
·前文这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Chapter14


卡米尔也不很清楚,安迷修自回来之后一直待在房中,究竟是在做些什么。只是偶尔见他出来吃饭时,都是微微皱着眉在思索着什么,便猜到他定是有了什么发现。也不多做打扰,卡米尔只安分地等着军方的通知,等着自己大哥好转的消息。

“安医生,军方的消息。”轻轻敲了敲面前依旧紧闭着的门,卡米尔听见了应答,随后便看到面前的门打开,“大哥已经醒了。”安迷修点了点头:“我也收到了,现在准备过去一趟。你去吗?”

“我等大哥回来就好。”卡米尔本想回应一个去,忽地想到,安迷修若是发现了什么别的关于大哥的事,那应该更适合独自与大哥谈,自己也就没有过去的必要了。于是他只是笑了笑:“大哥没事了就行,你去看看他就好。”


已经有一个月了吧。安迷修看了看信息,确认了一下雷狮目前所在的普通病房房号,走了过去。推开门便看见已经坐起了身的雷狮,除了面色仍有些苍白,身上的外伤倒也好了大半。恢复得不错的样子,安迷修松了口气。

注意到安迷修过来了,雷狮转眸看了他一眼,然后偏回头去轻轻道了声谢谢。大概是有人给他说明过大致发生的事情了吧。安迷修便带了门,然后走到床边的位置上坐下:“感觉怎样?”

“挺好的。”雷狮的声音还是有些沙哑,应该是昏睡久了产生的后遗症。估计也是这个原因,他也不想多用嗓子,只是简单地回答了问题便不再说什么。只是过了会儿,他又转过头看了看安迷修:“有必要冒这么大风险去吗,明明再等等也没有问题的。”

“有必要。”安迷修此刻却是认真地看着他的眸子。多余的解释倒是没有再说,雷狮既然已经听过了事件大概,那一定已经想通了事情始末,此刻不过是又吐槽他一句罢了。

雷狮看着安迷修的神情,一时不知道如何接话,过了会儿便撇撇嘴转回了目光,恢复刚刚那盯着被单上褶皱与花纹发呆的模样。

“恢复得不错就好。”安迷修也不再紧盯着雷狮,只是这么说着,“刚刚也去问了下其他护士,说是再观察一段时间,没问题的话就可以出院了。”

雷狮只是应了一声,就没别的话了。安迷修再看了看他,随后轻轻叹了口气,随意道了个别,就先离开了病房。

不管有什么猜想,都先等到他出院了再说吧。


“干嘛,我昨天刚出院,今天你就要让我再次享受医院待遇吗?”雷狮话是这么说着,还是听了安迷修的话乖乖坐到观影位上。雷狮家的书房是被改造过的,毕竟除了卡米尔,这里根本不会有认真去看纸质书的人。而卡米尔平时又喜欢待在房间里看书,这个书房便被改装成了观影间。

安迷修站在主控的电脑旁,看着雷狮的动作,随后轻轻叹了口气:“没事,不是什么病情相关的视频记录,只是在敌方找到的一点可能与你有关的视频而已。”

“什么东西弄得这么神秘,与我有关?还是敌人那边找到的?”雷狮的语气有些不以为然。安迷修还是抬头看他,过了会儿才将光标移动到视频上,打开,随后取了遥控器坐到雷狮旁边的位置上,才按下了播放键:“你看看吧。”

刚开始依旧是那几句话以及那些画面。雷狮只是靠在椅子的靠背上这么看着。没过多久,画面便切到了车内,摇摇晃晃地。随后下了车,那豪华的庭院与房屋映入视野的一瞬间,安迷修听到了身边人的动静。

雷狮忽地站了起来。安迷修微微偏头看去,能看到他微缩的瞳孔。画面已经因为安迷修摁下了暂停而静止,让那景色停留在正中央。雷狮瞪着那个场景,有什么在脑中飞速掠过。随即他低下了头,转了身便向门口走去:“我不看了。”

只是手腕被安迷修扯住。

“把它看完吧。”安迷修依旧看着屏幕,声音中难得有些强硬的意味。毕竟在此之前,安迷修的行事准则都是按着当初那两条来的,只是这个视频比至今为止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要重要得多,所以安迷修认为,即使是用些什么过激的方式,也一定要让雷狮看完它。

“放手,我不想看。”雷狮没有回过身继续看的意思,手腕微微使了力,却完全无法挣脱。安迷修转过眸子看向雷狮:“回来,把它看完。”

沉默了会儿,雷狮还是没有一点反应。安迷修叹了口气,语气软了些,接着说道:“会对你有帮助的。”

雷狮切了一声,将人略松开的手甩开,随后还是转回了身,走回原来的位置坐下。只不过完全没有抬头看的意思,用手撑着脸遮了眸子,低着头不让视线接触到屏幕。安迷修看他走了回来,目的已经达到,便也不在意他这时的状态,只是点了继续播放。

视频被安迷修再次剪辑过,只剩下最后那些关键的事件,因此不需要安迷修看的那次那么久。雷狮虽然看不到画面,但是却无法隔绝房内的声音。他只是全程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待屏幕重新回归黑暗,拉了窗帘的房中也只剩下了些许微弱的光。安迷修全没有说些什么的意思,只是继续盯着那一片黑暗,等待着雷狮先行开口。

雷狮终是抬起了头。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能听到他有些轻的,像是被抽离了什么一般的声音:“还真是不想回忆起这些啊。”

果然是他。安迷修此刻便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所以呢,在敌方找到这个,然后特意拿回来给我看,”雷狮转过头看着安迷修,压制了声音中微微的颤抖,“是想靠着翻旧账来嘲讽当时那害得战争发起的我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安迷修回应着那道目光,微微皱了皱眉,“当年那般也就算了,你到现在都没想通吗,罪责根本不在你身上。”

“嘴上都是这么说着,内心里其实也会觉得,如果不是我去碰了开关,是不会出事的吧。”雷狮轻轻笑了笑,随后还是站了起来,“挺累的,我先回房间……”

只是话音未落,就被同样站起身的安迷修打断:“还做不到直面这件事吗。”

气氛在瞬间凝固。

雷狮抬起眸盯着面前人:“直面?那要你说,怎样才叫直面?”

“雷狮,你现在的行为,和当年那假装遗忘这一切的你有什么区别?”安迷修沉默了会儿,最后只是轻轻缓缓地这般说了。雷狮啧了一声,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便低声嘟哝着:“开玩笑,这些东西也都是他不愿提起,要说逃避也应该……”

只是话说一半,雷狮便也发现哪里不对,再次啧了一声止住了话头。

“果然。”沉默了会儿,还是安迷修先开了口,“开始的时候就出错了,雷狮。”

“多重人格不过是假象吧。”

这样一来,之前所有的那些不和谐之处都可以解释了。为何不愿接受催眠相关的治疗,为何说是有自己的交流方式却没有找到任何痕迹,为何当时那视频中的雷狮,给安迷修的感觉,就是现如今的雷狮与星的集合体。

雷狮一直用着自己的方式将这件事好好隐藏,没有被任何人发现,明面上依旧是那个自在狂傲的雷狮。但是,一直在心底压抑着的情感无处发泄,最终只会如枷锁般压得人透不过气来,以至于滋生了所谓的“第二人格”星。


因为怯懦,所以逃避了直接地接受事实,选择了在寂静之处存活,对着黑暗低语,试图乞得对当初自己的分毫宽恕。

因为骄傲,仍然有着继续下去的理由,所以强行将所谓不堪的一面剥离,用着最傲然的姿态,去迎接新的挑战,成为想成为的强者。


雷狮低了头沉默了会儿,轻轻地哼了声,又坐回了位置上:“被发现了啊……”过了会儿,他才再次开了口:“反正那个糖的确是很好吃,那时我就找了花园里绝对不会被发现的安静角落,全都吃下去了。”

“不过丝大概是骗了我。”雷狮忽地轻轻笑了笑,“我一点事都没出,只是睡了一觉,做了点意义不明的梦,再醒来,起身看到的,就是废墟了。”

这样都没死,也不知道该说是幸运呢,还是该说不幸。

“之后无处可去,在各个地方混迹了一段时间,干脆参了军。毕竟还是想变得更强。”大概只是随便地提了提被隐藏掉的那一段事,雷狮偏了偏头,随后便提到——也算是第一次主动去提——关于“星”的事,“懦弱,不堪与错误,这些就别再缠着我了。所以,就由‘另一个我’来承担吧。”

“所以出现了星。”安迷修只是轻轻接了话,“其实,星应当也是你临时想的名字吧。在那之前,其实没有人关心他是叫什么名字。”

“是啊。”雷狮苦笑,“不配合治疗嘛,也只不过是怕被发现真相罢了。”

“其实,完全不用那么刻意地去掩饰这些的。”安迷修叹了口气,“当初参军是为变得更强的话,那你现在已经很强大了。不过,真正的强者,并不需要拥有一个完美的过去,只要正视一切,去面对不足,那样的话,无论未来发生什么,都能以最好的姿态走下去。”

“你已经很强了,也应该拥有更好的明天。”


 


tbc.
--------------------------

瓶颈了吧……终于还是写出来了(……)

可能真的是超不成熟鸡汤洗脑了…… 

还有一两章完结了。应该会有番外。

评论(5)
热度(53)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