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病入膏肓(12)

·cp安迷修x雷狮
·前文这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Chapter12


第二日他早早醒了,赶在其他人醒来之前便溜了出去。在这床铺的枕头底下搜到了一本笔记本,刚醒来的时候趁着晨光看了几眼,安迷修便学那个字迹留下便条来溜掉晨练以及集合报数——正如笔记本里写的一样,这样完全可以糊弄过那个不怎么细管的长官。反正宿舍里的大家也都是新人,按照之前的反应,相互间也没有特别熟悉,而那个叫特罗的人之前也是整天跑出去偷懒的,除了这一点,另外几人应该也不会怎么了解他。既然这个身份有这些方便的特点,就靠这样的方式糊弄一段时间应该没有问题。在这点时间内,他只要把能去的地方先考察一遍就足够了。接下来就是把这边军队的机制研究清楚,为下一步行动打下基础。

在来之前,安迷修已经做好了这次会潜入半个月左右的准备,毕竟这种没有完全摸清底细的地方,总有许多不确定因素。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分部的构造真的与资料中一样,没有他之前所想像的什么复杂构造。不过联系到连长官都不怎么管出勤这个细节,这倒是也说得通。毕竟只是个以医学为主的分部,此刻离战区也不是很近,军内懈怠并非不可能。

已经是第五天了。安迷修看了看终端机里显示的日期,再次回想着这几日的收获与当初定好的注意点,确定了已经完全做好继续下一步的准备,便将终端机收了起来。正好此时长官召见他,算是提供了一个绝好的过渡机会。微微调整了呼吸,安迷修抬手又将军帽的帽檐向下压了压,便抬手敲了敲门:“长官,我是特罗。”

想到长官应该并没见过他几面,资料上的照片也不会有多少人当真,难度应该会降低不少,但是依旧不能完全放松。听到内部的应答,他便低着头开门走了进去。长官只是抬头瞟了一眼,随后淡淡说着:“特罗是吧,我稍微整理了一下,发现你有段时间没来晨练了。一直都是同一个理由吗?”安迷修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这样不行啊,”长官并未发现异常,只是继续说着,“我们这里多少也是医药分部,难道不会去查查病因?”

“抱歉,长官,我想可能只是水土不服,就没有在意。”安迷修微微压了压声音,让声线变得不像自己,然后这么应答着。长官挑了挑眉:“水土不服?那也没有这么久吧。”安迷修只是沉默着,没有多的回答。长官又抬起头看他:“对了,你帽子摘了吧,没有必要一直戴着的。”

安迷修依旧没有动作,只是那般站着。长官啧了一声,又命令了一遍,却还是不起效果。他一生气,便站了起来,绕过办公桌:“我说你一直压着这个帽子干什么,是……”

说到这里,长官站在安迷修的身前抬手就要去掀开帽子,却忽地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抓住了。安迷修猛地将他的手一扭,长官被动作带得身体一斜。安迷修顺势就将帽子扯下把人整张脸蒙住,然后将他摔到地上。这个办公室没有安装过监控——应该说,大多长官办公室都没有,所以他大可以放心地动手。依法炮制之后,他又换上了更高等级的衣服。他与这个长官的体型差不多,所以衣服换起来也没有什么别扭的地方。他看了会儿依旧瘫在地上的那人,捡起自己换下来的衣服,将人手脚背在身后绑了起来,又从边上扯了不知道什么把嘴也堵好,之后丢到桌子边的柜子里,把门关好。

处理得差不多了,他便走到办公桌前将电脑中能找到的资料都翻了翻。大致了解了现在能拥有的权力,安迷修挑了挑眉,才发现自己运气着实不错。这位长官地位不算低,几乎所有的资料室他都有权限进入。这就代表,接下来他只需要在搜寻信息的时候去弄到主资料室的进入许可,就可以依照计划进行最后一步了。

只是现在这个阶段,时间有些紧急,毕竟已不是一个新人身份就能糊弄过去的了。安迷修正检查着这件军服中有什么物件,便摸到一张IC卡。他转了眸,视线在桌上游移,随后又看向抽屉,一一拉了开来检查,倒是还找到了几把钥匙与另一张大小不一样的卡。将它们全都带上,安迷修站起身将那些地方恢复原样,最后检查一遍后,便将那被长官丢在一边的军帽戴上,依旧压了压,确定那些从天花板上向下照的监控拍不清脸后,又核对了地图,再次确定哪些地方是现今可以进入的新区域。路线已经规划好了,一切准备妥当,安迷修便向外走去。


小心地换了个楼层,安迷修回忆着那地图内新的资料,随后向着规划好的方向走去。他的路线并不是靠路程的远近来规划的,而是看信息所在的可能性而编排。所以他现在要去的,是目前能到达的分部医药资料室。关于这些地方具体有什么,他并没有底,毕竟作为资料所在地,信息并不是可以让他人轻易得知的,就算是长官的办公电脑里也没有详细的内容,只有所在位置与警戒程度。

没有太大困难地找到了资料室,安迷修没有看到门把之类的东西,倒是发现了一个小方格。回忆了一下那个大小,他便从口袋中拿出了两张卡之一,小心地覆上去。随着清脆的“滴”一声,面前的门便开始了移动。安迷修松了口气,又把卡收好,只待门完全打开。还好只需要一张卡,若是有指纹或者虹膜验证,那才是真的麻烦了。

资料室内十分安静,只有一名身着医生装的女子坐在一边的桌前,有人进来了也没有管,只是继续低头刷着手机里的什么。也太放松了吧……安迷修这么想着。不过这样更好,他可以更自由地搜寻资料了。他向内部走去,准备到监控之外的地方开始搜查。

在最内部资料柜旁,安迷修抬头看着那些整齐排列着的文件夹,默读上面的标签名字,没有找到目标,便向着一边走了两步,随后继续看着下一批文件夹。

“就那样找,可是找不到你想要的东西的哦。”

忽然背后传来了女子的声音,安迷修一愣,回过身去,看到了那本应该一直坐在桌子边的女子,此刻站在他的面前。她比安迷修要矮得多,又微微低着头,刘海遮了大半张脸,只露出那带着笑的嘴角。是被发现了吗?什么时候?面前这人……

等等,哪里不对劲。

安迷修脑中刚出现这个想法的时候,便看到那女生面上的表情变了,肩膀也在抖动着,随后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抬起头:“还真的被吓到了啊,太有趣了吧哈哈哈哈哈!”

“凯莉……”安迷修嘴角抽了抽。纯黑色的长发,没有戴星星而已,难怪他之前就有种熟悉感,不过因为这是在敌营,就没往那方面细想。刚刚凯莉开口的时候,也明显压过语音语调,所以他才没有第一时间听出来。安迷修看着此刻笑到不能自持的凯莉,微微有些无奈:“你怎么也……”“当然是过来帮帮你。如果只是潜入,我也是做得到的。”说着,凯莉从口袋里掏出老骨头晃了晃,“反正就算实在躲不过,也还有这个嘛。而且,看你穿了那么久白大褂,我也要试试!”

安迷修看着凯莉兴致高涨的样子,最终只是叹了口气:“这么说倒也没错。你刚刚说这里找不到?有获得什么新的信息么?”

“嘿嘿,本大小姐当然是已经搜寻到信息所在地啦!”凯莉打了个响指,老骨头一张嘴,便倒出一张透明电子卡。“这是主资料室的身份认证,这东西可是只有医学专家身上才有的,你那边可是弄不到的哦。顺便,我也跑了监控室一趟,动了些手脚,一段时间内那里面是不会显示真实影像的,只要接下来小心点,不要碰到什么人就好了。”

安迷修接过那张卡,看过之后点了点头:“谢谢,我明白了。那我现在就过去,等我这边结束了,就给你发个信息,然后咱们就回撤吧。”凯莉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比了个拇指道声加油,就坐回刚刚她所在的位置,继续了之前那个刷着手机的状态。

安迷修也向着大门外走去,随后在门前顿了脚步,回眸,再次由衷地说了感谢的话语,这才用原来的卡开门走了出去。


正如凯莉之前说的一般,总资料室的门用那张卡轻易地打开了。他走了进去,发现内部并没有特别明亮,只是在几个培养皿内打了光。而最内部有一台电脑,看起来肯定是查询台了。这么想着,他走了过去,在最新的几份资料里翻了翻,没有完全明了的信息,他索性将随身带的U盘接了上去,然后全部复制到了那里面。资料有些多,传输的速度并不快,安迷修也不急,试着去找了找近期被人打开过的资料。毕竟有可能多掌握到一些对面的走向。

只是在查找的时候,一个视频撞入他的视野。挑挑眉,安迷修微微有些好奇,毕竟一般医药资料库里是不放视频的,更何况这看起来还不是什么研发过程。想了想,他点开,却发现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文件,完全不是那种一两个小时就能看完的东西。微微有些好奇。计算了下可以携带的内存,他想了想,还是换了另一个U盘,一并接上去,然后把这个视频复制到了他另带的U盘之中。

回去再看看吧,这视频里到底藏着什么东西。


 

tbc.
----------------------------

 

评论(2)
热度(66)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