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星辰

·雷狮中心,无明显cp设定

·取名废吧我是……
·我不知道肝是什么东西,也不要科普我什么是肾。嗯?日更怎么算?你(mei)猜(ying)猜(xiang)看(de)
·给特爹@terai的生贺!
·文笔好像又被吞了……短篇日常炸()避雷注意x
·前面全是瞎扯(大概)最后一句,只想写最后一句(你)

 ·(我废话真多……)

 

一个安静的夜晚。
雷王星很少有澄澈到极致的夜空。平日里云占了大半边,偶尔露出点滴月光洒下来。星外海盗也多,夜晚往往会看见一两艘飞船在云间穿梭,将灰色块拉拉扯扯出几道痕迹。
只不过今晚异常安静,云也少见地散了个干净,点上了难得一见的些许光点,在空中明明暗暗闪烁。
也就在这样一个夜晚,雷王星迎来了他们第三名皇子。
哭啼声响起的时候,天上云又聚了起来,将那月光挡下,翻涌着,只带了风,却没有落下往日应有的雷雨。
待哭累了,他安静了下来,风似是也有了感应般静下。
随后他睁了眼,紫眸中点缀了无比灿烂的星光。
正如窗外风止时的美景。
-------------------------------
便常有人说三皇子生时天生异象,将来必成大器。
雷狮每次听到这句话,总会撇撇嘴,面上现出不屑的神色。
什么将来必成大器,什么天生异象,有多少人见过?你们怎么知道这是真的。
说完后,他也不会再停留,只再扫了眼这般言语的仆从,然后将目光转到周围,盯上某一处墙顶,便猛地使力向着那儿跳了去。
然后轻轻落在墙另一边,听着隔了墙传来的——三皇子又逃课了!三皇子您快回来!——这般的呼唤,雷狮勾勾嘴角,重新站直,便边考虑去哪儿玩,边向着皇宫外走了去。
说必成大器,该不会就是让自己好好接受所谓皇室教育的理由之一吧。虽然说老师教的那些知识有时的确有用,而且也不难记,但那唠唠叨叨的样子真的是无法忍受。比起听这些课,自己还不如去找卡米尔——他们皇家某位女佣生下的孩子,因为血统不被承认一直在外面生活——要一些精简干净的资料来学呢。
雷狮这么想着,便决定了接下来该去的地方。

 

大哥,来了啊。
卡米尔转过头,轻轻扯了扯红色围巾的前缘,笑了笑。
是,那群家伙又要扯着我去那什么学堂了。我才不要听那老头唠叨,反正只要考核的时候合格,去不去那里不都一样么。
雷狮耸耸肩,看着卡米尔递过来的新一叠纸,接过后随便扫了几眼,转了话头便开始感叹。
你说怎么就不让你待在那里头呢,明明比起那些皇兄皇弟,你要聪明得多——待遇完全不会比现在这样差,就算不以皇子的身份——
大哥,别说了,我不会回去,你知道的。卡米尔微微低了头,将表情藏在帽檐之下。
雷狮话头一滞,随后轻轻叹了口气。是,他知道,因为那种地方,其实他也不想待。只是不知为何他一直是最受爱戴的那个皇子,也一直被说是皇座的下任继承人,以至于他的日常生活基本都被监视——来见卡米尔应该也在意料之中,所以会放心让他出来——想要逃跑,基本不太可能。
不喜欢啊。
太束缚了。

 

嘿,最近那个刚出的通缉令,看到了没?又溜出了皇宫的雷狮笑着和卡米尔说着。卡米尔扬扬眉,转眸。是说宇宙海盗的那个吗,怎么了?
当然是机会啊!雷狮把手上不知何处弄来的资料扬了扬。这可是父王头疼了好久的一个窝点!要是那么好清除就不必发布最高通缉令了。所以我在想,过段时间,我以树立威信为理由出征,只要成功了,逃跑岂不是轻而易举?
卡米尔愣了愣,低头思考了会儿。只是要保证逃得掉,目前只有我们两个,应该是不够的吧。
这个不用担心!以我的权限去监狱里放个攻击力高的出来不是问题。那不是有个叫什么佩利的吗?实力听说只比我弱了那么一点,去试试看,成功了就继续这个计划吧!
这么说着,雷狮面上的迫不及待越来越明显,随后便是站起了身。就这么决定了,我回去试试吧!
卡米尔看着雷狮,看着那星眸中洋溢的自信光辉,便也笑了。
好,大哥加油。

 

结果当然是成功让佩利加入了这个队伍。问一个罪犯为什么会听从雷狮的话?打几顿就好了。
大哥,准备好了,我们一艘船,其他人都安排在了别船,到时候方便离开。卡米尔站在雷狮身边,这么说着。
老大,接下来去外面,就可以随便打了,对吧?佩利听了卡米尔的话,看着雷狮手中的出征令,搓了搓手。
雷狮点点头,低头又看了出征令一眼,抬头望见面前的飞船,面上带了掩饰不了的笑意。
是即将迈向自由的喜悦。
-------------------------------
然后嘛,当然是看着捷报出现在了星球上的每一个角落,只不过人民与皇室还没因为这个消息而欢呼雀跃,就发现在实时影像中的他们的三皇子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开了口。
很抱歉打断你们的喜悦,在此,我三皇子——最后一次这么称呼自己,将自主脱离皇室。以后请叫我雷狮——雷狮海盗团首领雷狮!
这么说着,他偏了偏头,将代表身份而别在胸前的皇冠形标识给扯了下来,轻飘飘向边上丢开,仿佛丢掉的只是什么捡来的玩意儿,随后将披在身上的火红色披风也一把扯了下来丢到了地上。
卡米尔这时将雷狮让他带着的头巾递了过去。雷狮接过,笑了笑便系了起来,随后对着屏幕笑了笑:拜拜。
至此视频切断。听说是去了凹凸星了,去参加那个宇宙著名的大赛。
不愧是陪着三皇子长大的侍从啊!知道得这么清楚!坐在石凳另一端的男生也穿了皇家仆从的衣服,是新来的,想了解传说中的三皇子,便问着身边那年老到快退休了的侍从。
侍从笑了笑。三皇子虽然任性了些,但是这个选择是三皇子做的,我也会支持他。
所以,那个星空的传说,是真的吗?男生问着。三皇子之后怎么样了?
谁知道呢……三皇子现在应该也到了壮年了吧,这么多年都没有联系到,不过他那么优秀,应该还在哪里生活,有着自己幸福美满的家庭……
侍从抬头望着天空,微微叹了口气,不过依旧还是温和地笑着。
星空的传说,也有很多人不相信。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最美的夜晚,我只知道,在那之后,我便再也没见过那般繁华的夜空了。

 

“他睁眼,万千星辰便洒落凡间。”
“他闭眼,此景便不复存在。”

 


Fin.
-------------------------------

评论(3)
热度(17)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