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病入膏肓(11)

·cp安迷修x雷狮
·发现自己的灵魂取名能力……
·前文这里!

(1) (2) (3) (4) (5) (6) (7) (8) (9) (10)

 

Chapter11


安迷修站在特护办公室内,隔着几乎占满整面墙的玻璃,看着另一边病床上的身影。病床旁是一整排的仪器,各种药品装在几个吊瓶里,顺着输液管延伸到那人包着绷带放在被子之外的手臂上。床上的人面色有些苍白,只是面前氧气罩内规律出现的白雾显示出他仍有正常的呼吸。摆在床头的心电监测仪冷漠地摇摆着那几条折线,看起来目前还算安稳,但是这场景却完全不能让人放下心。

“怎么回事。”安迷修的手按在玻璃上,试图更靠近一些去看清床上之人的面容,但那只是徒劳。坐在办公桌前的当值护士依旧在盯着屏幕上不断跳动的数据。而回答这个问题的,是站在他身后的一名负责人:“战场上目击的人看到的是雷狮与神凝者结束战斗后,回撤时因为消耗过大而被对面的普通兵士盯上了。本来按雷狮的能力,是可以硬撑一下去解决那帮兵士的,毕竟我们这边的人也在赶过去帮忙,但他不知为何反应没有平时那般快,被敌人划到一刀后就失去了意识,带回来的时候就这样了。”

安迷修皱着眉啧了一声。仅仅是这样说,完全没有清楚回答他的问题。“促使他失去意识的是什么。”安迷修便更深入地问着。这次负责人却没有回话,而是由那个护士开了口:“是敌人研发的新药物,具体成分还未完全查明,目前只知道那能让人失去意识,更多的作用还在观察中。”

“目前有什么进展吗,关于这种药物的研究。”安迷修敛了眸。他现在最生气的,是自己当初为了尽快进入医生状态远离战场,便只学习了心理学相关的知识,对于内伤或是医药研究一窍不通,所以在这种时候,他只能在这里看着依旧昏迷的雷狮,问着这些即使自己知道了也不会对雷狮病情有大用处的问题。那护士在屏幕上点了几下,弹出一个页面。她看了看上方的最新资料,随后摇了摇头:“因为部分成分依旧无法分析,目前并没有新的进展。”

“不过也有消息,说是在敌方某个专门研究医学的分部,应该存有关于该药物的信息。”负责人此刻倒是又开了口,“只是还在部署潜入的部队,毕竟不可能真的让整个军队攻过去,而且那个分部离战场有一定距离,所以……”

“我去就行。”安迷修淡淡地接了话,“和上头说,让我去就好。”

“安医生,你这是……”负责人微微有些惊讶,目光在安迷修身上略微一滞,又扫向病房内部的人影。安迷修轻轻放下了之前按在玻璃上的手,偏回身看着负责人:“命令,又不知道要等多久。若是小据点那还好说。你刚刚也说了吧,消息在分部,那投入的兵力就需要更多了,权衡一下,上头连放弃雷狮的可能性都有。神凝者还会再有,但精锐部队若是要建成,那需要的时间比找到新的神凝者要长。”这么说着,安迷修嘴角忽地勾了勾,却不是他日常那温和模样:“反正把消息透露给我,也有这层意思吧?若是不说,我等这次的任务结束了才有可能知道这件事。电话打给罗伊先生,也就是想确认一下他现在的状态还需不需要我吧。毕竟我是雷狮的专属,还是已经选择退出战场、失去了最大利用价值的神凝者,这时候反而是最佳人选了,不是么。”

安迷修的分析很在理。负责人愣了愣,随后沉默,最后只是欠身:“我去和上面联系。”说完这句,他便转身走出了门。

那个护士只是抬了眸看了安迷修一眼,便低下头继续自己的工作。说实话,在这种事情上,她们护士看得最多了,不过这么直白地就说出来,不留一丝情面的人,大概只有面前这人做到过吧。这不是她们该管的事,她能做的,最多是祝福一下面前这人可以成功。


“哇……真的假的,你就这么把任务接了?”听到消息赶过来的凯莉一脸惊讶地问着安迷修。注意到卡米尔正在一旁,凯莉投去讶异的目光。卡米尔耸耸肩,表示他也劝过安迷修了。安迷修能分析到的东西,卡米尔自然也能想到,甚至还能分析得更加透彻。他自然也希望自己的大哥不要出事;但是安迷修独自潜入,这个风险太大了。

实际上有相当大的可能性,是信息没找到,安迷修也出了事。

即使这样说了,但劝安迷修安心等待正式发兵看起来还是不可能了,卡米尔能做到的,便只是帮安迷修查找这次潜入所需的资料,勉强算是尽点绵薄之力。

“放心,我会小心的。”安迷修翻看着手中的东西,头也没抬,只是应答着,“毕竟军队里出来的,潜入应该还不算难。”

凯莉嘴角抽了抽:“话是这么说……万一被发现了呢,万一动静太大,人海战术怎么办?你也做不到以一敌千吧?而且对面还有那么多神凝者……”

“那就不要被发现。”安迷修此刻倒是抬眸看了看她。凯莉一看到那对平静无波的蓝绿色眸子,便知道他已下定决心,决不会改变主意了。看凯莉不再说什么,安迷修便重新低下头继续看着那些资料,随后淡淡地继续讲着:“如果信息弄不到,雷狮一直这样下去,保不准会出什么事。那样的话……”停顿了一下,安迷修并没有继续说,而是转了个话头:“总之,他多少也是我的专属病人,我有责任去救他。”

这么说完,安迷修敛了敛眸子。那样的话……自己大概会更加自责,只会……后悔没有去救他。

会没有资格也没有机会,再提起他那份对雷狮的感觉。


这次潜入,说简单简单,说难也难。不过安迷修已经在后方工作了许久,对面关于他的资料不会太多,应该不会有人记得清他的脸——除了曾经交战过的神凝拥有者和某些依旧关注着他的敌方上级。不过对于后者他基本放心,因为那群级别高的家伙没事的时候压根不会到分部来。主要还是要多多留意那些在分部驻扎的神凝者。卡米尔已经帮他调出了建筑信息,自然也包括其中的监控所在。有了这些信息,使得这次潜入变得方便了许多。

综合了手头所有的资料,以及目前的状况,安迷修最终还是选择了难度较高但是最为稳妥的方案:潜入并替代一个人的身份,同时向内推进搜寻信息。

从侧门一个监控的死角闪入,此刻安迷修身上是件再普通不过的白衬衫,眼镜也早就丢在了本部。这种死角,一般都是想偷懒的低级士兵会待的地方。果然,刚向前两步,便看见有个士兵偷偷地在那儿抽烟。看到安迷修,他没有太在意,只当是懒得穿军服所以也躲过来的人。安迷修向着他的方向走去,淡淡地说了声:“借个火。”那人应声掏出打火机的时候,忽地想到了什么,抬头看他:“哎?你是哪个队的,怎么没有见……”

没等他说完,安迷修忽地加快了脚步,冲到对方身前,左手猛地掐上他的脖子。烟与打火机掉向地面的同时,安迷修便用另一只手捂上了人嘴,将他往正在他身后的墙上死命按去。面对这般突然的攻击,那人显然反应不过来,只是本能地挣扎着,企图挣脱,但完全抵不过安迷修的力量,没过多久动作就弱了下去,翻起了白眼。安迷修维持了这个动作一会儿,确保面前人一段时间不会苏醒过来,才松了手。左右看看,没有别人,他松了口气,便按着原路线将人拖出了那扇门。

待再开门时,走出的便是一身敌方军服的安迷修了。此时他将随身的匕首擦净,又用手帕在门把上触碰过的地方细细擦过,这才重新看向内部。敌方军服有配手套,这给安迷修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应该能混过去一段时间,身份就是队内新人。安迷修看了看这套军服主人的编码,将它记在心底,便开始了潜入。


第一日只是在周围随意巡逻着。安迷修从军服口袋中找出了一台终端机,里面可以调出军部的具体地图以及巡逻路线,看起来那人的确就只是个新人,毕竟这些东西被摆在屏幕上最显眼的地方,显然是用来加强记忆的。挺巧。安迷修这么想着,看了眼时间,已经接近熄灯了,这才低着头踏进对应的宿舍,瞟到那唯一一个空着的床位便走了过去,然后直接趴了上去。

“哟,特罗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迟啊?”对床传来了声音。安迷修暗暗记下这个名字,随后也不说话,只是瘫着,把头埋在被子堆里,然后作随意状挥了挥手。上铺这时开了口:“又去哪里鬼混了吧!”话音刚落,熄灯铃便响了起来,同时宿舍也陷入了一片黑暗。安迷修便利用了被子模糊地应声,其他人也就转开了焦点,不再去管他。微微松了口气,安迷修这才翻了个身,把自己的姿势给调整正常。

第一步看起来还算成功,姑且希望接下来的一切,也能如此顺利吧。


 

 

tbc.
--------------------------

 

评论(3)
热度(83)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