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病入膏肓(10)

·cp安迷修x雷狮
·前文在此!

(1) (2) (3) (4) (5) (6) (7) (8) (9)

 

Chapter10


雷狮靠在门框边,看着站在身前两步处远的安迷修,淡淡地说着:“问完了?我睡了。”话音落下,却没有再像平常一般与安迷修随便唠些别的,只是转了身,便走到了房间里,顺手将门不轻不重地甩上。

安迷修看着那紧闭的门,也听见了闭门之后从门后传来的轻轻落锁的声音。沉默了三秒,他便也转了身,捏着手里的资料回到自己的房间,轻轻掩上了门。坐到桌前,他盯着放在面前的资料,像往常一般把日常问题的答案记录了上去。随后顿了顿笔,他低眸思考了会儿,还是另起了一行,简略地记录下七个字。

日常性交流被拒。


这个状态怕是要持续很久吧。

安迷修看着雷狮不想搭理他的模样,想着自己那时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想法,还顺口就说了出来。如果只是因为怀疑那句话的真实性而受了影响还算好,但是他没想到居然出现了那样一个难以解释的误会。之前靠着每日不断的交流而建立起的沟通桥此刻已经被封闭了。只是单单因为这件事而着急是没有用的,安迷修目前也完全没有如何去解决这件事的思路,所幸最开始答应的例行询问还是没有受阻,勉强还是能维持进度。但是,只要安迷修一有把话题往日常方向拐的念头,就会出现像刚刚那样的场面,交流会在瞬间被切断。

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有好转。不过还没过多久,上面忽地给安迷修发放了新的紧急命令,让他暂时居住到政府内部一段时间,去负责一个病人。

“要走?”雷狮总算还是抬了眼皮看着他整理出的行李,语气平淡,听不出什么感情。安迷修转了眸看着坐在沙发上刷手机的雷狮,点了点头:“离开一段时间,政府下了命令让我过去。大概一个月就能解决。”雷狮没有应答,只是扫了眼便低眸看着手机,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许对他来说只是在随便问问吧,怎么说自己现在也算是他的房客。安迷修这么想着,也不知道该如何挑起什么别的话题。过了会儿,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只是再次嘱咐了句:“最近星应该不会出来,但还是要小心些。如果感到哪里不舒服,我在房间里还留了些药,都是以前用过的,应该会有帮助。”

雷狮划动了手中屏幕,轻轻嗯了声算是应答,却没有了更多的反应。安迷修看着他,还想多说些什么,但是看到雷狮那副不愿搭理他的样子,最后只是叹了口气,带上自己的东西说了句再见算是告别,便向外走了去。

也罢,这种时候,见与不见差距不大,等回来了,这件事所带来的影响消散得差不多,再来解释这个误会,效果应该会比现在要好一些。


“先生,今日感觉如何?”安迷修推了门走进花园,看到那个坐在中心花坛边桌前的中年身影,便微微笑着问道。“好多了,感觉已经没有问题了。”中年人微微转回头看了眼走近的安迷修,点了点头。

这便是安迷修此次接收的病人罗伊,是退役的部队兵,此刻在政府中枢工作,有着一定名望。在安迷修刚接了任务过来的时候,这位先生正饱受狂躁的折磨。不过半个月过去,现在已经在恢复阶段了。之前上面传达任务的时候,安迷修也想过要不要干脆推了,能治这类狂躁的医生在他之前的医院里也有。不过后来,他想到如果真的只是一般的病人,应该不至于点他的名字,而且现在与雷狮待在一起或许只会徒增隔阂,还是先接了下来。这般半个月下来,罗伊也会在正常的时候与安迷修聊聊家常,或者聊聊那些战争还未开始,安迷修也还小的时候发生的事。

“还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安迷修便在罗伊所在的桌旁停了脚步,在接收到眼神示意后坐到了与他相对的位置,“不过先生不用太紧张。先生这样的症状并没有很严重,如果这段时间能安稳度过,那就可以完全放下心了。”

“那时候安医生也可以回去了吧。”罗伊温和地笑着,“对了,到现在还不知道,你一直负责的那位专属病人是谁?”

“雷狮。”安迷修回答道,“现在是前线的神凝者。”

“是小雷啊,原来他是被安排到你那儿去的,难怪有段时间没有听到医院被破坏的事了。”罗伊点了点头笑道,“神凝患者对安医生来说应该是很少见的吧,更何况小雷已经患病很多年。辛苦你了。”

安迷修听了罗伊的话,微微有些惊讶于那个熟稔的称呼与语气:“先生之前认识他吗?”

“在他小时候,去过他家,就见过几面。是很可爱的孩子啊。他父母是我的战友,关系很好,可惜后来……”罗伊笑着答复,然而在说道后半句的时候轻轻叹了口气。只是看到安迷修刚刚那个反应,他略略有些疑惑地问道:“安医生应该看过小雷的资料,没有注意到这点吗?”

“他的资料,只有他十四岁到现在的,再往前的就没有了。”安迷修轻轻叹了口气,“就像是……我的一样。”为了留存隐私而抹去大部分资料,只留个底盘存在最高机密档案内,政府高官与神凝者这类地位高受重视的基本都有这个权利,雷狮当然也包括在内。

“那应该也是小雷可以将它抹去了,不想让别人知道吧,”罗伊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想来他也可能不是很想让心理医生们知道自己以前的某些事,就像你不想让医院里其他人知道你以前在战场待过一样。”停顿了会儿,罗伊恢复了那温和的笑:“本来还是想与你聊聊他小时候的事情的,不过既然他自己不想告诉你们,即使这些信息可能对治疗有效果,抱歉,我也不能与你说了。”

安迷修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先生不用在意,目前采取的方式也只是交流,等交流深入到了一个地步,我想他应该会告诉我来自主推进治疗。”不过看现在的状况,那样的事情还要等挺久的吧。安迷修敛了眸,微微有些无奈。

“刚刚先生提到,雷狮他已经有许多年了?”沉默了会儿,安迷修忽地捕捉到刚刚对话中的什么。之前在资料上也没有看到具体的患病时间,安迷修便只当与一般病人一样,就是近两年的事情。毕竟也不是所有人都会仔细记下患病时间,或者说,也有很多人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有些严重了,并不知道是何时开始的。

这相关的事情说说倒也无妨。罗伊这么想着,便点了点头:“是有好多年了,要说有多久,我也记不清,毕竟这种事情其实也说不准。只是刚开始的时候小雷什么也不说,只是自己藏着担着,直到有一天有人去发放突发通知的时候,注意到了他不对劲的地方,才知道这件事。”

说到这里,罗伊微微叹了口气,停顿了会儿便继续说着:“那时候小雷已经在部队里待了大半年,期间神凝也已觉醒,已经是政府关注的会重点培养的战士了。”听到这儿,安迷修微微挑了挑眉,眸中闪着三分讶异:“没记错的话,他今年才十七,先生说的是几年前的事,也就是说,他也是自主觉醒的?”

为了提升战斗力,政府中会有专人负责在每个战士到十五岁时安排一次试炼。这个试炼的目的就是挑出能力较强的战士,得以继续留在部队里。天赋特别高的,像是雷狮他们,就不需要这个试炼,可以自主觉醒。那些略有些天赋的,在观察中,试炼的难度会逐渐增强,在那样的重压下就可以成功觉醒神凝。不过一般人没有那个天赋,便处于普通试炼的难度,生存到试炼结束就可以。而实力不足的,会被淘汰,若是没有差得太离谱,在试炼中没有受很严重的伤,还能在后勤部门混口饭吃,或者去参加小战役;若是谁的能力真的非常差,也有可能会在试炼中重伤死亡。安迷修很讨厌这种试炼,因为它筛选人的方式过于残忍。

但是说到底这也是他们军队一直保持高质的原因。那些在进入军队前就知道自己实力不足的,也会尽早开始各种其他的工作,这样就可以避免参军了。

“是啊,大概是在十三四岁的时候吧,若是再迟那么十多个月,他就是在试炼中觉醒的一批了。”罗伊点点头,面上的欣慰中微微掺杂着无奈,“被发现了这种事,政府那边的人自然就十分关注,便开始给他安排医生进行治疗。只不过几年下来,三四个医生都没有起太大作用,他也开始厌恶医生,碰到医生就会动手,这也是后来政府找了你的原因吧。”

“嗯……因为当医生的时候,我有明确与那边提过,尽量少安排前线的战士给我。按理说雷狮这样的病人我接触不到。”安迷修点点头,在脑中记下这些信息,随后继续说着,“不过那个情况看起来,其他医生怕是真的无法让他接受治疗了。”

“也是,到了你手下,我也放心了,毕竟这孩子挺优秀的,你也很优秀,我相信你能成功治好他。”罗伊笑道。他抬眸还想说什么,却忽地听到了来自手机的铃音。微微抱歉地示意了下,罗伊起了身站到边上去接通了电话。


片刻之后,安迷修看着罗伊回来时面上带着的凝重表情,不由得微微皱了眉,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我没事,只是安医生,你最好还是尽快赶回去。”罗伊将手机在口袋里放好,眸子盯上安迷修那张顷刻间带上担心与疑惑的面容。

“雷狮出事了。”

 

 

tbc.
------------------------

 

评论(3)
热度(86)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