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病入膏肓(8)

·cp安迷修x雷狮
·前文这里!

(1)  (2) (3) (4) (5) (6) (7)


Chapter8


“那不是我的星月刃!”在看到那粉色星星的时候,安迷修转过了眸,凯莉将手中望远镜一摔,皱紧了眉盯着那个方向。她啧了一声,随后声音小了许多,像是在自言自语:“不会吧,难道他也加入对面阵营了?难怪那边的人底气十足……”

安迷修抿了抿唇,正想继续问些什么,却被凯莉接下来的话给打断了。“不行,现在我们必须过去,如果那家伙也加入,雷狮完全不是对手。这次的地方有点远,我的星月刃不能保证什么时候才到。”凯莉只是这么说着,手一挥,便是星月刃的出现。不过这次并不像之前一般是让她一人冲出去的大小,而是要大了些许,而且是横着的。轻轻一跃,凯莉在上面站稳,随后回过头看向安迷修:“快点,你也去,人多好压制他们。”

安迷修敛了眸,不过随后还是抿唇上前,跳到了星月刃之上。凯莉勾了唇角,随后转向那战斗中心:“站稳了!”


雷狮看着那几颗星,皱着眉,思考着目前的状况。嘉德罗斯没有多的动作,大概只是在等刚刚与他说话的人出现。只是忽然感觉到了前方逼近的杀气,雷狮便侧了身向着一边跳开,却看到柄绿色的长刀擦着他的衣角刺了过去。

格瑞?

不对。

雷狮很快反应了过来,在脑中思索了下什么,随后便想起关键的信息。他啧了声,随后仰起头:“不错嘛,连鬼狐天冲都站到你们那边了,难怪这么有进攻的底气。”

尘埃散去,雷狮便看到了那一身斗篷的身影,站在嘉德罗斯侧后方几步远的地方,此刻正隔着一张面无表情的面具注视着他的方向,乍一看真是怪瘆人的。

那人便是鬼狐天冲,可以复制并一定限度使用他人神凝的神凝者,是在神凝者这一分类中的一个异类。“明明有自己为首领的组织,此刻却从属了军队,”雷狮觉着左臂的伤口凝得差不多了,便松开右手,看起来倒是从容得多,“心甘情愿地位于他人之下,不像你啊。”

“绝对的实力还是需要尊崇的。”鬼狐的声音倒不如他外表那般阴森。他只是回答了这一句,随后便不再多说,只是静静地站着,大概是在等嘉德罗斯的下一步动作。

“诶,我说,反正现在我们有两个人。”嘉德罗斯此刻忽地抬起了大罗神通棍扛在肩上,面上兴味十足,“好久没有进行虐杀了,特别是实力不错的神凝者……而且那什么,虽然没什么用,不是可以攒军功么?”

鬼狐天冲自然是明白了嘉德罗斯的意思,便点了点头:“明白了,大人。”


雷狮此刻完全无法顾及身上的情况。旧的伤口因为不间断的格挡与承担压力导致再次迸裂,与新受的伤一起渗着血液。他被鬼狐所操控的星星逼到死角,又要强转身去格挡嘉德罗斯的攻击,比起之前那一对一的样子,要狼狈得多。这样下去,迟早真的会被二人打败,或是直接与嘉德罗斯刚刚说的一般被虐杀而死。雷狮怎么可能甘心接受这样的事实?此刻他在抵抗着,或者说,其实是拼尽了全力挣扎,而心底里在期盼着有谁能来帮他解决面前的困境。

嘉德罗斯面上却是带着笑意,看着被他一步一步往死路推去的雷狮,眸中满是高傲的神色。待雷狮面上又被飞舞的星星划出伤口时,嘉德罗斯补上的一棍再次砸了过去。这一棍明显聚了力,带来的冲击比之前每一棍都要大得多。

原来这个怪物还没尽全力啊。雷狮扯扯嘴角,牵扯到伤口,却毫不在意那带来的新一轮疼痛,毕竟已经麻木得差不多了。如果接下来嘉德罗斯用的都是这个力道,那自己可真的要支持不下去了。况且,本来对付一个就已经有些难了,偏偏此刻还是一对二,也还不知道鬼狐他用了几分力。

这次真的麻烦了啊。


“嘿,还能继续吗?”嘉德罗斯从容地停了棍,居高临下地看着靠雷神之锤勉强支撑躯体的雷狮,“这种状况下还能维持神凝,我是不是该夸你意志挺坚定?”

雷狮抬手抹掉了面上残余的血迹,抬起头。借了些许的身高优势,他漠然地看着嘉德罗斯,神色依旧带着傲气,扯扯嘴角勾出一抹冷笑:“那还真是要多谢夸奖了。”神凝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雷狮能很清楚地感受到那飞速逝去的体力。但是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连神凝这唯一能派上用场的武器都用不了,那他真的就会变成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一个了。

只是这个状态实在是太难支持。看着再次冲过来的嘉德罗斯,他勉强站直,又抬起了雷神之锤横在身前。此刻鬼狐倒是悠闲地站在一边,因为没有辅助攻击的必要,只是那几颗星依旧在空中打着转,看起来随时可能继续向他身上招呼。嘉德罗斯的棍子猛地砸上雷神之锤,雷狮咬咬牙,身形因为巨大冲力而向后退了退。只是没想到的是,嘉德罗斯看到这个场景,没有和之前一样停了动作嘲讽两句,而是认真起来一般顺势转了身继续着攻击。雷狮啧了声,却是再也支撑不住,雷神之锤终是在接连的几棍后化作光点散逸在空中。

“结束了呢。”嘉德罗斯站稳,看着摇摇晃晃便脱力跪倒在地上的雷狮。居高临下的角度,正像是要嘲讽雷狮之前动作一般,嘉德罗斯高傲地笑着。

嘛,结束了吗。雷狮眯了眼,看着嘉德罗斯举起手中的棍,看着它砸了下来。

结束了吧。


忽地一道蓝光出现,在雷狮视线中划出了一条线,直直射向嘉德罗斯。嘉德罗斯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这一光点,目光一撇,大罗神通棍转了方向便将那道光弹开。蓝光消散在空中,嘉德罗斯却没有把重点移回雷狮身上,而是啧了一声,抬起棍子挡到身前。

随后便是一道白色的身影自空中落下,带着另一道黄色的光猛地撞了上去。

攻击被挡下,那道身影倒是没有急着继续接上动作,而是向后轻跃,落在了雷狮身前站稳。

雷狮抬眸看去,看到因动作而飘扬着落下的白大褂,看到棕色发丝依旧在风中轻扬,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容。

安迷修抬起手,捏住镜框边缘,微微偏了头便将其撤下,随后放进衣袋中。极少显露波动的蓝绿色眸子此刻却散发着凌厉的光芒,直直地逼向嘉德罗斯。这时,他空着的手前凝起了星点光芒,竟是聚出了与另一只手上捏着的黄色剑一般的蓝色剑,想来便是刚刚救场的那道蓝光了。

“没想到啊,你明明都离开战场几年了,怎么还会出现在这儿?”嘉德罗斯也不恼,只是回望,话语中却是带了几分兴致,“双剑安骑士?”

“我也没想到,当初说好自成一派便准备独自称霸天下的你,此刻却隶属了军队,还干起了以多欺少的下流勾当啊。”安迷修毫不退让,冷冷道,“圣空嘉皇子。”

“嘛……本来是想针对格瑞才进军队的,毕竟格瑞在你们那边,空闲的时候我也不能进军营去找他打架。”嘉德罗斯耸耸肩,淡淡地说着,“至于鬼狐,我可没叫他帮忙,他爱在旁边补刀,与我无关。”随后注意到安迷修盯着自己的目光又冷了几分,嘉德罗斯勾勾唇角,随后像是刚想起来这是在战斗中一般:“对了对了,你好像是来英雄救……同伴的?那么也来打一架?”

安迷修提了剑横在身前,却只是摆了架势警戒,并没有直接动手:“若是真要打,乐意奉陪。”

“这种时候无视本大小姐真的合适么?”上空忽地传来了凯莉的声音。凯莉已经恢复了坐在星月刃上的动作,微微低了头看着底下的人,随后缓缓降下,也跳到了雷狮身前:“现在可是公平战斗的时间哦。”

嘉德罗斯挑了挑眉,面上倒依旧是不屑的笑意:“意思是说,你们二人有信心打得过我?”

“不试试怎么知道?正好就治治你这个傲过头的。”凯莉摊手,星月刃在她身边缓缓浮动,正版的粉色星星也出现了,围绕着星月刃转动着。她瞟了眼一旁的鬼狐以及他身前的冒牌星星,嘁了一声。

嘉德罗斯正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来挑起战斗,身上带着的终端机却震动了起来。他啧了一声,取出扫了一眼,随后翻了个白眼,把终端机收起,直接扔进口袋里。同时大罗神通棍自然是也随着动作消失了。

“撤退了,下次再和你们打。”只是这么说着,嘉德罗斯转了身,向着来处走去,直到身影彻底消失在涌动混战的人群中。


 

tbc。
----------------------------

熬夜肝一肝……试图把下一次更新时间调早 半夜感觉没有人看emm……

评论(12)
热度(85)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