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病入膏肓(7)

·cp安迷修x雷狮

 ·前文这里!

(1) (2) (3) (4) (5) (6)

 

Chapter7


雷狮推开门,看向桌旁盯着手中资料的安迷修,便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他打了个哈欠,然后撇撇嘴:“什么啊,他又和你彻夜长谈了?”安迷修循着声音抬头看向刚睡醒的他,只是点了点头,随后便又转回了目光,微微推了推眼镜,信手在资料上面记上两笔,然后又顿住动作。过了会儿,安迷修才再次抬起眸,看着走了几步站到窗前伸懒腰的雷狮:“雷狮,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雷狮继续着伸展的动作,只是转过头扫了他一眼,随后依旧是望着窗外开阔的林子:“什么?”

安迷修眨了眨眼,依旧看着他:“你是怎么和星保持交流的?”

动作顿了一下。雷狮挑了挑眉,随后还是收回了双臂,转而叠在胸前转过了身,直直地看着安迷修:“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星有说过关于你的事,”安迷修便看着他那微眯了以至于更看不清内部想法的深邃眸子,“你们的记忆应该是独立的,虽然有通过别人来进行交流的可能性,但是以星的性格,目前只有我能做到这一点。之前的话,那些医生更是与他毫无交流吧?”简单的分析结束,安迷修便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等着雷狮的回答。

“你是这么想的吗。”雷狮眨了眨眼,随后偏回头嘁了一声,像是因为了解了原因而感到放松一般。随后他恢复了平时那毫无波动的模样,只是耸了耸肩:“的确,我与他之间有沟通,毕竟这世界上有纸有笔,我俩也都识字。在第一次知道他存在时,也是因为他在我的笔记本上写了一些信息。”这般说着,雷狮顿了顿,随后像是补充一般:“不过最近他也不怎么写给我那些消息了,反正有你和你记下的资料做传话机……至于其它交流内容,如果你们是想拿去用做什么资料填充,那很抱歉,劝你还是不要有这个想法的好。”

听着雷狮淡然的话语,安迷修的目光停在了雷狮面上三秒,似是想去探究更多的什么,随后却只是点点头,又提起笔记了几句,才把资料给收了起来。“可以,我知道了。时间差不多了,下去吃早餐吧。”他这么说着,便向着楼下走了去。


吃早餐的时候倒是没有收到什么紧急通知,这给了他们能过一个安宁早晨的错觉。只不过,还没等他们放下碗筷多久,前线召集令又出现在了雷狮的手机里。撇撇嘴,他收起手机,向外走去,然后看了眼跟上来的安迷修,嘁了一声坐进副驾驶位。“你来开,我补觉。”边系安全带边这么说着,雷狮便躺在位置上合了眼。安迷修自然是顺着他的话坐进了驾驶座,拿了钥匙发车。

其实,自安迷修与他同住后,雷狮也就第一趟来回的时候开过这辆车,之后基本都让安迷修代劳了。一是因为雷狮认为,有可以直接使唤的司机却不用是一件蠢事;二是因为雷狮只要坐在驾驶座上,飙车的念头总是油然而生。开着窗,让风直接扑在脸上,将额发搅乱,带着头巾的带子胡乱地飘,对他来说是一种十分畅快的体验。这个在回城的时候安迷修就感受到了,甚至直接提出下一次让他来开车。安迷修开车比较稳妥,不急不缓,以至于雷狮每次都把副驾驶位作为了补觉的专属位置。

待到了地方,也不等安迷修去把自己叫醒,雷狮便会麻利地睁眼起身,解开安全带跳下车,然后向着军事准备室那边走去。安迷修把车停好,看了眼向着那方向走去的雷狮,便转回身,向着自己应当报道的地方过去了。

身份不同,战斗方式不同,自然是要分配到不同的队伍。只不过最终当然都会在战场上再次相见。

安迷修靠在狙击组窗前,微微眯了眸去看清远处的雷狮。雷狮站在运输车边,也会转过来看一眼,随后便移开目光,只是等待着这一场战斗的开始。


一如既往地只是与安迷修的子弹配合着,清除着周围的敌人。雷狮在闪过一人的攻击同时,看着那人被安迷修的子弹爆头,却忽地感到了哪儿不对劲,啧了一声便是将手横在面前,雷神之锤霎时出现。

便见得一黄黑相间的棍子猛地冲了下来,砸在雷神之锤的杆上。以冲击点为中心掀出一道冲击波,向着四周迅速地扩散开去。雷狮也是被这道冲力击得向后倾了倾,不过还是撑住了,没有更大的后退。他只是眯了眼看着冲击波散尽之后显出的人影,嘴角勾出一抹兴味十足的弧度。

今天这运气,不错啊。


“哟,雷狮么……”那人影见偷袭失败,又像是刚发现自己攻击的是谁一般向后跃回了地面上,微微歪了头,面上是挑衅的笑容,“还以为是格瑞。”

雷狮看着那狂放的金色身影,也站直了身:“嘉德罗斯……”

眼前这名为嘉德罗斯的少年,从外表上看才十岁上下,却是极其有名的神凝者,攻击力堪称顶尖。之前嘉德罗斯一直处于中立状态,只是通过四处寻觅着强者胡乱挑战来获得乐趣。刚刚发现是他攻来的时候,雷狮还在想,为什么他突然站起阵营来了,只是嘉德罗斯的话让他瞬间顿悟。

“怎么,以你的能力,在这么小个战场上,还找不到格瑞?”雷狮状似轻松地这么说着,戒心却不减反增。嘉德罗斯只是耸了耸肩,敷衍地回答了句:“懒得再找了,就你吧。”话音落下,还不等雷狮有旁的反应,他便提了手中的大罗神通棍,向着这边再次冲来。

雷狮撇撇嘴,也是反应极快地抬了锤便挡下,顺势向后退去,又借着二人之间拉开的空隙转动了雷神之锤,带着激射的电弧向嘉德罗斯砸去。嘉德罗斯提棍挡下,微微倾斜角度,借力将雷神之锤起开,转个身便再次攻向了雷狮。雷狮来不及回收武器,便干脆向上一跃,一个利索的后翻躲过,随后顺势再次砸了过去。


安迷修在狙击镜前微微皱了皱眉,随后却也没有再开枪——毕竟也不会有用——只是在那儿观察着。“怎么了?”依旧是在蹂躏老骨头——那一个骷髅头形的能说话的储物用具——的凯莉注意到了安迷修的反应,好奇地停了动作,从一旁站起了身,顺手拿了一个望远镜,往窗外望去。看到了那一片空地中飞速打斗着的人影,凯莉挑了挑眉,瞬间辨认出是神凝者的战斗,便抬起望远镜看向了那边。

“嚯……嘉德罗斯啊,居然是那边的人吗,难怪这次又有底气挑起战争了。”凯莉边看着,边感叹道,“雷狮能应付么?人家嘉德罗斯毕竟是个公认的顶尖神凝者,在这一片没准就是第一了。”

安迷修眨了眨眼,没有过去的意思,只是淡淡地说着:“先看看吧。我相信他。”


嘉德罗斯攻击的速度和反应力都很强,用的力道也很大,是非常具有破坏性的。而雷狮的能力本来也是偏向于破坏性,并不擅长防守,干脆便是与嘉德罗斯硬碰硬了起来。实力上的确还有差距,雷狮这样想着,毕竟虽然看起来不分上下,但他自己明显地感受到了,他已经差不多尽了全力,但嘉德罗斯还是游刃有余的模样。不过还是能勉强应付着撑下去,接下来就要看耐力了。

忽地视野中出现了几道不和谐的光,在他目光中一闪而过。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便感觉到了从臂上传来的刺痛。这样一来,力气卸下了些,自然是无法抵御嘉德罗斯的攻击的,他只能侧身勉强闪开,但还是因为大罗神通棍擦到了身侧而被扫向了一边。

勉强靠手中锤与地面的摩擦稳了身形停下来,雷狮看了看自己的左臂,上面出现了像是由什么锋利武器划伤的血痕。啧了一声,他按着伤口附近的皮肉试图止血,随后抬起头来看向嘉德罗斯。

“不是说不用帮忙的吗,我正打得开心呢。”嘉德罗斯倒是没有像刚才一样马上追加攻击,只是站稳了身,手在面前扇了扇试图祛除因为刚刚他把神通棍砸到地上而激起的浮尘,像是在与谁说着什么。随后几抹粉色的光再次闪过,却没有对雷狮施加攻击,而是高速地在四周飞了几圈后,停留在了嘉德罗斯与雷狮中间,才缓缓地停止了转动。

随后雷狮便看清了,是几颗粉色的星星。

是与那黑发少女发上一般的,属于星月刃的星星。


 

tbc.
-----------------------------

 

评论(1)
热度(95)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