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病入膏肓(6)

·cp安迷修x雷狮

·包含超不成熟瞎扯 避雷注意
·(就是很想瞎扯结果就瞎扯了一整章umm)

·前文这里! (1) (2) (3) (4) (5)

 

Chapter6


“又开战了吗……”安迷修刚打开门的时候,坐在床边看着窗外的人影只是如此喃喃自语。

是星啊。

安迷修眨眨眼,把门关上:“嗯,有人和你提过这件事了吗?”

“还没,”星摇摇头,依旧看着窗外,“只是,一旦开战了,就会有硝烟。这些硝烟和之前一样,浮在空中,代替了云,就看不到星星了。”

的确——此刻窗外只有灰暗的天,也不知哪里的火光将这一角那一角微微照亮,闪动跳跃着,指明何处的战斗仍在继续。

“嗯。”安迷修也坐到了他身边,扫了眼那样的夜空,应了声,却不知道自己可以继续说些什么。

星沉默了会儿,嘴角不知为何挂上了抹笑容,然而话音中并未存着些微笑意,反而有种自嘲的意味:“这种时候,星星们都消失了。我想,我应该也快要消失了,或者,我就应该快点消失。”

“星?”安迷修一愣,想要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却没有成功。

“我是真心这么想的,我的存在对他来说也是个困扰……”星嘴角那抹弧度还在强撑着,却难抑制语气中的颤抖。他捏着床单的手也忍不住将其搅成一团,来强压自己内心对于消失的恐惧:“要我说啊,你们医生的职责,难道不就是消除我,让他真正成为单独的,真正的他……”

“不是,不是的。”安迷修抬了手握住星仍在颤抖的指尖,打断了他已经带上了哭腔的声音。

安慰的话先说在前头了,安迷修此刻竟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这个话题。敷衍的话是不能对星说的。星很聪明,这只会徒增他的不信任之情。毕竟此时上面安排雷狮去医院,也是出于要消除星人格的这个想法,这件事星是最清楚的。不过,在这段时间的接触中,他已经能确定星并不是什么会刻意影响雷狮的人格了,如果好好地安排引导的话,没准真的可以如他想的一般——

低头斟酌了会儿,安迷修还是抬起了眸,看向星不安定的侧颜,开了口:“抱歉,或许我这么说并没有负上一个医生的责任。但我现在的想法,是设法让你们可以安稳共存,如果这个法子成功了的话,或许也就不需要完全治愈了。”


星听着安迷修的话,微微张了眸,过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头,带了惊讶看向他。安迷修也只是看着星,看着那对眸子等着他的话。他无端地想起之前雷狮也有说过,他和星的目光是不一样的,眼神是不一样的。只不过当时雷狮所说的,是他对星的评价——“弱者的眼神”,这并不是安迷修所拥有的想法。只不过那时他还想不出如何去形容那种感觉,便也只是不置可否地转移了话题。然而当这次得以再次仔细注视星的双眸时,他总算是找到了合适的语句去形容它们的区别——

星的眸,浅,简单,明了,一眼便能望到底。他的心思对初次见面的人或许的确不会展现多少,但是在熟识了些的人面前——就像现在的安迷修——便是一览无余。刚见面的时候,会觉得星戒备心有些重,或许是经历所带来的不安;但是后来就会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心思很单纯的人。

雷狮就完全不是这样的。虽然安迷修与他初次见面时,因为各种不和谐的因素,导致雷狮看起来非常不友好。但实际上,雷狮给第一次见面的人留下的印象基本都是“教养不错”、“虽然有傲气但是还是很友好的高贵感觉”这种不错的评价,或许是因为他的出身是什么还不错的家族吧。这一点还是安迷修从其他人那儿问到的,结合一下平时偶然看到的雷狮的模样,也能确定是真的。比起星,雷狮熟识了后,会发现他要自在豁达得多,而且也有着更为强大的能力,日常生活中的表现也更实在,刚开始的那股疏离感会淡去很多。

但是实际上,若是仔细地去关注了雷狮的眸子,便会发现,他人都只能看到表层那雷狮所想表现出来的想法,却根本无法拨开那萦绕其上的层层星云,去窥探内部的真实思维。

一眼就能辨认出来了,这样的两个人。安迷修只是这么想着。

“真的……可以吗?”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了安迷修所说的话,星眨了眨眼,声音轻轻的,夹杂了些难以置信。“真的可以……让我留下来吗?”

安迷修温和地笑了笑,点了点头:“我会尽力去想办法的,所以,别那么悲观了。”

他忽地想起了什么,便转了眸,视线扫向房间内其他角落的布置,随后便在床头柜上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他勾起唇,回过头对着星道:“稍稍等下。”说罢起身,走到床头将那样东西拿起,回身拉了窗帘,把那灰暗得难受的天空遮蔽了个干净,也让房内陷入了彻底的黑暗。随后凭着记忆位感和直觉,他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了桌上。

“闭上眼,数三秒,再睁开,好吗?”

黑暗中,安迷修只是这般说着。星看着他声音传来的方向,并不知他要做什么,想要问问,嘴唇却只是微微动了动,便听话地闭上了眸子。


一,二,三。


星在数到三的时候,便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在隐约发亮。他睫毛颤了颤,便顺势睁开了眼。

不过这般一看,他便难以置信地睁大了双眼。

无数的白色光点正在房间四处绽开。

天花板上映了一颗一颗小小的亮点,一旁的墙上也是;光点交织着成线成型,或明或暗,点缀出的是片极美的风景。

是星空。星很快就认了出来。他抬了头,去看那些闪耀着的光点。过了会儿,他才低了眸子,看向光点的来源。

“是星空灯。窗外没有星星的时候,它可以映出星星。”安迷修靠在桌边,微微笑着说道。这是他买来送给雷狮和星的,只是那时雷狮瞟了一眼,便说了句无聊,随后接着吐槽了这种幼稚的东西谁会要,之后便没有再管过。安迷修还以为他会把这所谓的幼稚玩意给丢了,没想到还是摆在了那儿。

“这样星星就不会消失了。”安迷修接着说道,“你也一样。”


“其实,大家也真的都更喜欢他吧。”星偏了头,只是盯着被映亮的墙,这般说着,“他很崇尚自由,会有勇气去追逐自己所想要的东西。”“嗯,的确很多人都很喜欢他,会去崇敬他的实力。”安迷修应答着,“但是,你也很不错啊,安稳平静,其实也是一种很好的生活方式。”“但是他更强大,更耀眼,可以独当一面地去做许多事。”星轻轻地笑了笑,又低下头,看向唯一没有被白点覆盖的地板,“我比不上他。我至多只是星星,如果只是单独地在夜空中,没有人会注意到那一小颗。但他是白日里的太阳,可以盖过其它任何的光芒,也会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的确,雷狮很耀眼,那般的实力与性格,的确很吸引人。安迷修这么想着。

“我也想变成他那样。这样一来,一定就不会拖累他了。”星闭上眼,轻轻叹了口气,声音略低了些。

“但是我……做不到。”

“每个人的性格都不同,能做到的事当然也不同。不过这样的情况也是可以试着改变的。”安迷修只是回应着他的话,“每种性格都有它闪光的地方。我觉得,就这样的性格也挺不错的啊,可以很有效地规避过于繁杂的生活。”

“他说过这是无能的体现……”星撇撇嘴,倒是没有很认同安迷修的话。这也的确,在他想来,雷狮的看法才是正确的看法吧。

安迷修听着,眨了眨眼,微微偏了偏头笑道:“但是每个人的看法不同,他尊崇他自己的做法,你认可你自己的观点就好啦。”

星抿了唇。

认可自己的观点……真的可以吗?

过了会儿,他还是悄悄抬起视线,瞄向安迷修的眸子。蓝绿色平静无波,却总能让人感受到温和的气息,带着一股暖意透过目光来温暖了人。星眨了眨眼,便笑着点头。

也是。

就这样下去的话,或许也挺好的吧。

他如是想着。


 

tbc.
------------------------------
复活复活!xxx

 

评论(2)
热度(83)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