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病入膏肓(5)

·cp安迷修x雷狮

·前文这里! (1) (2) (3) (4)

 

Chapter5


“重操旧业……么。”

安迷修起身走向凯莉,在她身边顿住脚,打量着剩下的狙击枪。

凯莉耸耸肩,重新摆好架势,随便往人堆里开了几枪,然后乱转着视角:“不是很有趣么?虽说现在我们都已经不是那个队里的人了。”

安迷修微微抬起了手,指尖在那整齐排列着的备用狙击枪上缓缓掠过:“的确,偶尔玩玩还是可以的。”随后他动作一顿,转而将面前的M98B拿了起来——这一直是他个人认为最顺手而威力又最强的枪——随后便去顺手取了弹匣,走回凯莉所在的那个还算空的窗台前,将枪架好:“就是好久没用了,不知道现在枪法如何。”

“你还是喜欢用这种难度高的枪啊。”凯莉偏头扫了一眼安迷修,撇撇嘴,“不过狙击枪这种东西,难度与精度成正比就是了……我还是安静地拿着半自动仰望你吧,神枪手。”


“诶,一点方位五百米距离,那不是雷狮么。”凯莉忽地开了口,看着瞄准镜视野内的人影,“听说去了好几家医院,都把医生弄得半死不活的,这次到了你手下倒是安分了。”

“毕竟不是每个医生都是退役军人嘛。”安迷修只是随口应答着,将视角向凯莉所说的方向转去,“才一两年,体质没降下去,顺便用了医院里现成的药,就控制住了。”而且,自己毕竟是个心理医生,如果连沟通交流都做不好,那怕也是当不起这个科长了吧。

“狙击还是你这个神枪负责吧,我决定出去玩了。”凯莉突然开口。安迷修抬起头,看着凯莉把枪随意丢到一边。随后召出星月刃,她转眸看了安迷修,笑了笑:“看这架势,雷狮怕是要被针对了。我去凑个热闹。”说着便坐到了星月刃上。安迷修想了想,开口道:“先帮他清理了这群人吧,然后和他说,我会掩护他。”“明白了明白了。”凯莉笑了笑,随后便从窗口冲了出去。安迷修看着她离去的身影,然后重新将视线转回瞄准镜内,看着瞄准镜正中雷狮的动作,微微偏了偏,便扣动了扳机。

看起来没退步太多。看着那倒下去的敌人,安迷修熟练地抬手换弹,心无旁骛地瞄向下一个人。


凯莉在瞄准镜中出现了三秒,随后便向着别地飞去了。话大概是已经传完了。安迷修看着雷狮向着这边投来的目光,看着雷狮的笑容,不自觉地也勾了勾嘴角。

雷狮转身向着前方继续冲去,安迷修便也端稳了枪,跟着雷狮的步伐转移着视线,顺便清理了他前方的几个敌人。而剩下几个,自然是被雷狮紧随的攻击击杀,流畅的动作竟像是在跃着最华美的舞蹈。

不愧是神凝拥有者,实力真强啊。安迷修这般感慨着。


敌人这次奇袭并没有起到奇袭该有的效果,因此只好像是普通战役一般草草撤离便收了场。安迷修重新站直,轻轻捶了捶因为狙击得太久而有些僵硬酸痛的肩膀。果然还是不如从前了啊。这么想着,他好好地把枪收拾了放回原位。本来只是按着命令过来,顺便观察下雷狮在场上的表现,没想到还重新触碰到了狙击枪,意料之外,但心情还算不错。

“怎么样,找回前两年的感觉了吧?”安迷修刚出了狙击台底层的门,便看见从星月刃上跳下来的凯莉。“还好吧。”他淡淡笑着,“这么下去,我怕是真的要起回归前线的念头了。”“那不是挺好的嘛,当年也是你退到后方,结果己方军队萎靡不振了好久……话说你当时为什么想去当心理医生啊?”

安迷修眨眨眼,看起来像是在认真地回忆着:“是啊,为什么呢……可能只是一时兴起吧!能被上面批准还真是幸运。”

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凯莉耸了耸肩,挥了挥手算是告别便走向车队方向了。安迷修撇撇嘴,也不准备继续想这个话题相关的问题,转了眸便看到人群中的雷狮。雷狮感觉到了视线般也转过头,看到是安迷修,偏了偏头,面上似是出现了些许不屑,不过过了会儿还是转为了赞赏,因为距离不近只是做了做口型:“枪法不赖嘛。”

安迷修也笑了笑,回应道:“你也很不错。”


“安迷修,鉴于你是目前唯一一个成功与雷狮建立正常医护关系的医生,现在特令你作为雷狮的专属医生。”院长看着面前的安迷修,面上是和蔼的笑容,“上头的命令,其他病人会由另外派来的医生接管。”

安迷修沉默了两秒,点点头表示了解。


“专属医生?你?”雷狮嘴角抽了抽,看着前来告诉他这个消息的安迷修,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看来我不过安分了两天,上面就以为我能一直安静下去了。”“不管怎样,这个命令已经下来了。我只是过来通知一下。”安迷修也算是猜到了雷狮此刻的反应,并没有什么别的回应,只是这么说着。

毕竟表面上雷狮的确有好好接受治疗,实际上不过只是每天好好地回来在医院过夜,不挑衅医生,不毁坏设施,然后整天都在外面玩罢了。要说催眠或是稍微有些副作用或者过强安眠效果的治疗方式,他一概拒绝,而且看起来对医理也有了解,所有配过的药都会好好看过一遍说明书——这不禁让安迷修开始猜想之前那些医生到底在药这方面动了多少手脚——所以也是按着当初雷狮说的那句话来,没过多限制自由,更别说挑出怎样的时间治疗了。

不过安迷修也不急,遵循着交流治疗这条基础定则,只是定时聊天罢了。这段时间倒也让他摸清了星的出现间歇,半个月左右会出来一次,有时会延长间隔时间,交流也越来越顺畅了,至少已经不像之前一般战战兢兢的。

“切……谁要你这个天天老妈子一样唠里唠叨的人当专属医生啊。”星还是会好好地与安迷修聊天的,但除了偶尔几次安迷修真正恰到好处的关心,以及某些感兴趣的话题,雷狮对安迷修每日的谈话很不感冒,态度一直一般般,甚至有时候会摆出一副厌烦的样子来催他结束。安迷修自然会尽快结束话题,只不过第二天还是会继续那惯例。

“当一个脾气不好的病患专属医生也很辛苦的。”安迷修耸耸肩回了话。不过,比起那种每日沉浸在痛苦之中的病人,雷狮还算好照顾得多。这么想着,安迷修便也没继续说,只是顺口转了个话题:“既然这么定了,那居所之类也没有那么多拘束。若是嫌医院麻烦,或者不喜欢这里,你可以回自己的地方住。”“这个听起来不错。”雷狮看起来心情明显好了许多。只不过想想之后,他转回头问道:“那你呢,住哪儿?”“你们附近随便找个房子吧,对门之类的最好,来得及应对突发情况就行。”安迷修只是这么回答着,便看到雷狮噗嗤笑出了声。

“你还是来我家住得了,给你安排间房间。”


一开始安迷修完全不明白雷狮笑什么,直到他看清了出现在视野里的那幢别墅——之前他还奇怪为什么车开到了远离城区的地方,周围全是草坪树林。雷狮一脚刹车踩下,随后便熟练地停车:“到了。”说着便下车向着别墅的大门走了去。

“大哥,你怎么回来了。”卡米尔听到动静从窗口探出了头,看到雷狮,随后又看到下车的安迷修,挑了挑眉,“安医生这是……”

“上头让他做我专属医生,不用整天待在医院里,我嘛,自然就跑回来了。至于他——”雷狮边开着门边说着,回头看了看正忙忙活活地从后座往下搬行李箱的安迷修,“他就是个搬运工,偶尔当当医生算是有用吧。”


跟着雷狮走上二楼,安迷修看着空旷安静的楼层:“这么大幢房,就你和卡米尔住?”“佩利帕洛斯出去玩了而已。”雷狮指了指面前的门,“这是我房间,右边是书房,再过去就是你的房间了。”

安迷修点点头,便将所谓“搬运工”的身份贯彻到底,帮雷狮把他的行李箱给拿进了房间,顺便抬头打量了下。墙壁被漆成蓝色,并不是纯色,而是深浅交错渐变着,看起来像是星空,但不如说更像是海洋。

说起来,之前聊天的时候,雷狮也是提到过海的。他说,想去当海盗,只不过目前只能当个士兵罢了。况且,这种年头,当海盗都要小心避着军队海战,根本不能好好玩。在提到海洋与海盗的时候,雷狮总是兴致最高的,话也就多了起来,脸上那种常常带着的烦躁感全无踪迹。

“真想有艘自己的船去海上闯荡啊。”雷狮这样说过。

放下行李箱,安迷修又随意看了两眼,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整理行李。

不管怎样,现在只能期望接下来可以成功找出雷狮的病因,然后好好治愈他的这个专属病人了吧。


 

tbc.
-------------------------
非常抱歉这里要停更一周半!!!!实在是期末临近了不能再肝了!!!!真的非常抱歉qaq七月六号考完回来我就马上继续!!!!接下来会消失qaqqqqqq

 

评论(4)
热度(110)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