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病入膏肓(4)

·cp安迷修x雷狮
·微瑞金

·前文这里! (1) (2) (3)

 

Chapter4


抿着端在手中的咖啡,安迷修看着连夜去联系人所搜寻来的雷狮之前治疗的经历。几乎每张上面都写了助眠的药,也都少不了搭配上催眠治疗这一项——虽然大概是没有人成功过的。他发去的询问信息——之前那些心理医生治疗雷狮的思路——现在也有一两人有了回信。仔细分析了下,安迷修发现,之前那些医生显然都是绞尽脑汁地设法让星尽快消失。

毕竟军方所需要的,一直以来都是那样拥有实力同时为他们工作着的雷狮,从来不是也不可能会是那性子明显安静得多的星。

星被众人那样对待,自然会对医院抱有恐惧感吧。

也难怪连带着雷狮都反感医院。他们那种试图直接除去一个人格的方式,在其他方面或许真的可以,但是既然对雷狮显然已起不了作用,再老调重弹也没有什么意思。说是心理医生,若在军方有了明确命令的时候,一下心急起来,也就只能被称为洗脑专家了吧。

想到军方下达强制性命令的可能性,安迷修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就是不知道这次军方会不会也给他下此类命令。如果没有,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回想着昨晚的交流,他分析着星的性格。因为资料还远远不够完善,安迷修只能粗略判断出星会对陌生环境——特别是有着不好的回忆的医院这类——感到恐惧,或许本性胆子就不是很大。他的警惕性与实时判断力都没有雷狮高,不过综合下二人出现的时间和大致经历,这的确算是正常反应。更多的什么,只需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继续交流,应该都可以探索出来。

转眸看了眼窗外,洒落的阳光提醒着世人清晨的来临。安迷修将面前的资料收拾整齐,站起身微微活动了下,想着干脆在中午下午这种比较悠闲的时候再补觉算了,便没有准备休息,而是出了办公室去做例行巡查。

因为有些病人的杂事,他的确会偶尔通宵,所以并不会有大的问题。

雷狮坐在床上,微微皱着眉,抬手揉着太阳穴,试图平复脑内叫嚣着的疼痛。

他一早就醒了,本是想翻个身接着睡的,却因为突然的头疼而无法再次入眠。放下手臂,他烦躁地甩了甩头,随后就听到了敲门声。他全无回答的兴趣,便只闷闷地应了句:“干嘛。”

确认雷狮是醒着的,安迷修便推了门进去:“早,感觉怎么样?”“非常不好。头要炸了。”雷狮翻了个白眼,只当这是例行问答。

“昨晚你……昨晚他出来了。”反正过来也算是为了与他交流这件事,看他这个状态大概也是受了这件事的影响,安迷修便干脆直接开口明说了。雷狮听了,忍不住啧了一声。“难怪。”停顿了两秒,他又抬起头盯着安迷修看:“你分得出我们?”

“看眼神就好。”安迷修只是点了点头答道。雷狮勾勾嘴角,扯出一抹略带不屑与嘲讽的笑:“也是,他那属于弱者的眼神。”只知道追求安逸,畏首畏尾的胆小鬼。在心底这么说着,雷狮面上的不屑更甚。随后他接着问道:“然后呢,他是又在哪个角落缩了一晚上还是……”

“我与他聊了会儿。”安迷修的回答打断了雷狮的话。雷狮面露讶异之色,看着安迷修,确认着自己听错的可能。

这一反应更是坐实了安迷修之前的猜想——之前的心理医生从没有成功与星交谈过——雷狮明显知道这一点,应该就是之前的心理医生告诉他的吧。

想到昨晚的闲聊,与今天雷狮醒来的大致时间,这个话题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安迷修对着雷狮说了声“稍等”后便出了病房。过了会儿他拿着一盒药走了回来:“这是安神的药,也能缓解下头痛。他昨晚睡得有些迟,你今日醒的又早,头疼应该是因为疲劳。吃了药再休息会儿,应该会好一些。”

雷狮抬手接过了药盒,看了看安迷修温和的面庞,又转过眸子盯着药盒,过了会儿还是一副不放心的样子,扯出了说明书仔细看着成分。安迷修也不强令着他马上吃下,只是转过了身:“吃或不吃随你的,我先走了。”话音落下,便迈开了脚步。雷狮抬起头看着他的背影,微微抿了抿唇,还是应答了句。

“谢谢。”


停战协定还是被撕毁了。

雷狮踏进算是暌违已久的准备室——专门为神凝拥有者准备的,毕竟他们的首要任务并不是参与这种普通人之间的战斗,而是去对付对方派出的神凝拥有者。在互相遇到并开战之前,他们是不会对普通人使用神凝白白浪费体力的,所以自然会随身配备武器,不过对于武器的规制并没有什么具体要求,全凭个人习惯自主选择——便看见格瑞抬手取下两把步枪,然后把其中一把扔给了一直绕着他活蹦乱跳的金。看到雷狮进来,格瑞只是淡淡地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金跟着也注意到了雷狮,便也挥了挥手打着招呼。

“好久不见。”雷狮也回应了句。他走向准备室的另一边,只是拿了两把手枪扣进腰间枪套里,看了看又收了一排弹匣——他习惯于快速移动的攻击方式,当然也是受自己神凝——雷神之锤——战斗方式的影响。而金的神凝矢量箭头是个远程,格瑞的烈斩在一些情况下也是当远程使,所以攻击连贯性更好的步枪一直是他们的所选。再次转向取来匕首别好,他便转了身,看了看朝门外走去的二人身影,也跟着走了过去,一同上了军用车。

不知是不是错觉,雷狮仿佛瞟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在位置上坐稳,他又转眼找寻,向着窗外望去,不出所料,看到了依旧是身着白大褂的安迷修与另外几名医生一同扇风了另一辆车。看起来是以随队医生的身份上战场吧。不过心理医生随队,这倒是雷狮他闻所未闻的怪事。

“哟,安医生,来前线啦。”随意抛着手中骷髅形状的东西,完全无视它所发出的抗议音,别着星形发卡的黑发少女笑道。安迷修挥了挥手回应:“上头安排我过来,说是为防止不确定因素。”说着他转了眸,目光越过筹备中的狙击组,透过窗户望到前方的神凝拥有者运送车。在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下了车后,他又开口问道:“凯莉小姐不准备过去?只是待在狙击组后面的观察区吗。”凯莉此刻也随了他目光向外望去,姑且停下了折磨手中怪玩意儿的动作:“反正这次没有给我硬性命令,在后方偷偷懒多好。”她将那东西放回腰间,随后从凳子上站起了身,走到窗台上靠着,看向早已战斗中的最前方,耸了耸肩又重新站直,随手将一边闲置着的备用狙击枪拿了起来,端平瞄准了什么,却没有发枪,只是重又抬头看向安迷修,笑道:“况且偶尔重操旧业,也是不错的玩法嘛,不是么?”

雷狮将手中枪上膛,与其他几名神凝者打了个招呼,随后他们各自向着不同的方向前进,冲入了战斗中的人群间。

既然能使用神凝,他们的实力自然都高人一筹,在这般混战中也能游刃有余。雷狮转了匕首划断面前人的喉咙,微微偏过头躲开爆射而出的动脉血,右手的枪指向后方将敌人一击毙命,面上带着自在的笑意,衬着那一如既往的傲气模样。虽然战争这种事情还是越少越好,但痛酣畅淋漓的战斗多少能驱散停战期间被绑到各种医院所带来的烦闷——虽然说最后那家医院勉强还是合了意——他果然还是合适做这类工作一些。

敌人们注意到了他的行动,自然也凭这能力以及普及过的资料认出了他是神凝者,攻击便向着他集中了起来。若只是单打独斗的话,神凝者就算不使出神凝,也能凭着实力上压倒性的差距打败普通人。但若是他们集结起来围攻神凝者的话,结果就不一定了。神凝者被围攻导致重伤甚至被杀死的例子并不是没有,毕竟他们也不过是人类之躯,照样会受到伤害。

注意到这一点的雷狮撇了撇嘴,倒是没有太在意。反正若是撑不住了,用神凝也没事,稍微消耗点体力,在之后的战斗中也不过就是需要更小心些罢了。继续着刚刚的频率,逐个清理着周围的敌人,在枪中子弹耗尽的时候,左手便收起匕首顺起另一把枪,右手趁了空隙将新的弹匣换上,雷狮看起来依旧是那么从容,但是他还是感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压迫感。

围攻他的人越来越多了。雷狮撇撇嘴,扫了眼自己腰间所剩无几的弹匣,在考虑着是不是该用神凝直接清扫一波时,却忽地看到前面猛冲来正要往自己身上招呼的一人身上多了一个弹孔,便瘫了下去。刚刚子弹掠过鬓发边上的感觉仍在,那子弹飘飞过去,带走了几根发丝。随后跟来了几抹粉色光芒,配合着还在继续攻击着的子弹,将他周围的人击倒了一片。

雷狮转过眸,便看见坐在空中星月刃之上随意指挥着星星的凯莉。“看起来精力旺盛啊,能说不愧是大小姐么,居然这么任性地用着神凝。”这般说着他倒是停了动作。凯莉耸耸肩:“作为交通工具本来就是星月刃的最大意义。顺便我是个传话的,传完话我就跑去玩了。那边狙击台上有个医生端了把狙击枪,说会掩护好你,让你尽兴打。”说完了这句话,凯莉也没有多做停留,看了看四周,便挑了个方向让星月刃带着她去玩了。

雷狮看着她离去的方向,想着她刚刚的话。医生,肯定是说安迷修没跑了。回忆了下刚刚那几发子弹的准确度,雷狮撇撇嘴。没想到这家伙的确有点本事,居然还是个神枪吗。想着,他转回头看向狙击台的方向。虽然看不清,但他能感受到安迷修也在看他。

勾唇笑了笑,雷狮便转回身,继续向着自己负责的方向冲了去,一头扎进人堆里继续战斗。

既然说让自己尽兴,那掩护的任务,干脆就完全丢给那个医生吧。



tbc.
----------------------

 

评论(3)
热度(122)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