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病入膏肓(3)

·cp安迷修x雷狮

·前文请走  (1)  (2) 

 

Chapter3


在拐角处正好看到雷狮走进了房间,看起来并没有之前那种抵触的感觉,安迷修知道自己这一步还算成功。他作为科长,比其他人更明白一个适宜的、能令人放松的环境对病人而言有多重要。特别是对这种“任性的病人”来说,效果会更加明显。再加上雷狮的身份,就算他以帮助治疗为由去军方后勤部提些什么特殊要求,应该也会被尽量满足。

抽出夹在衣袋口的笔在手中翻着的资料上记了几笔,安迷修又把资料翻回之前那一面,便走向了另一个病房,继续了自己的工作。

待日常与病人们的晚聊结束后——当然还没安排雷狮的时间。安迷修看了眼表,时间已经不早。在路过雷狮病房门口的时候,看着房内并未透出灯光,想着他可能已经休息了,安迷修便没准备再去打扰,而是考虑着另找时间进行交流。他转了身,向前走了去。

忽地,房门内传来了什么与夜的静谧不和谐的声响,像是什么砸到了地上。

安迷修顿住了脚步,转回身,盯着那没有任何变化的门与内部透出的光感,确认着自己刚刚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思索了两秒,安迷修还是走回了门前,抬手轻轻地敲了敲:“雷狮?怎么了?”

没有应答。

安迷修沉默了会儿,还是轻轻旋了旋门把,不出所料地发现门已经被锁住了。属于医生的责任感与直觉提醒着他要进去确认一下现在的情况。所幸安迷修有着全心理科病房的钥匙——自然是为防止自己上了锁或者别人上了锁导致病人出事而配备的。虽然所有都带在身上不太可能,但是此刻,雷狮房间的钥匙他正好有。

“我进门了。”这么说着,算是打了个招呼,安迷修开了锁轻轻推开了门,率先转向床上的视线却只接触到了凌乱的被子。窗帘紧闭着不露一丝光芒,唯一的光源来自走廊,透过未开大的门缝拉出一道黄白的线,由地板直直延伸了过去,在满是褶皱的被单上被弄得扭扭曲曲。

安迷修转了目光,很快搜寻到了不知为何缩在角落里的人影,连忙开口:“雷狮你怎……”

“你,你是谁……”

略带哭腔的颤抖声音自角落传来,生生打断了安迷修的话。

是“他”出来了啊。

安迷修很快反应了过来。

眨了眨眼,他开口道:“初次见面,我叫安迷修,是你和他的主治医师。这里是我所工作的医院。”说着,他把门给重新关上,伸向灯开关的手顿了顿,还是先问了句:“需要开灯吗?”

“不要开。”很快的回复,声音中依旧带着颤抖。他沉默了会儿,忽地又开了口,听起来却是在自言自语,也很小声,只是因为周围的安静而显得很清晰:“医院?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在医院里……他怎么可能会待在医院里……不,不会的,不可能,是在骗我……他不会自愿在这里的,不会的!”

籍着混乱的言语,他尽力否定着这件事,语调逐步拔高,却依旧掩盖不了那话语中埋藏着的慌乱感。

看来他对医院也有厌恶…不对,这应该是带有很强烈的恐惧了吧。

安迷修静静听着,轻轻叹了口气,随后用了轻松温和的语气说着:“的确,他刚来的时候,可是差点把这医院都给拆了。要不是有控制行动的药,他绝不会待在这儿吧。”

安迷修的话出乎他的意料。他抬起了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那里是一片黑暗,但他能实实在在地感受到那医生所散发的轻松的气场,甚至能想象出安迷修面上略有些无奈的笑容。

这与他之前的遭遇完全不同。

安迷修自然也感受到了那目光,只是依旧笑着,随后再次开口道:“现在能理解为什么会在医院里了吗?不用太过紧张,我不会以心理医生的身份对你说什么,当日常交流就好。”

没有回应,安迷修也不急,只是又轻声问了问:“介意我走过来些么?”这次还是没有听到应答,便当他默认了吧。这么想着,安迷修向那一边走去,将自己脚步尽可能放得轻缓。待绕过了床,才听到他的声音:“停。”顿了顿,接下来像是补充了句:“就在那儿吧。”

意料之中。这也是安迷修缓缓走的原因之一,给了对方选择的空间。他们算是才刚见面,一下子就让他接受自己,这自然是不太现实。

随着声音停下脚步,安迷修转眸看了看窗帘的方向,试探性地问着:“既然不开灯,那么把窗帘拉开些怎么样?有些光或许会感觉轻松些。”毕竟,除了有些特殊病症,大多数想要避开光的人只是因为恐惧或是自卑,下意识不想让那时的自己去面对别人,去面对暴露在光芒之下的不安,那种感觉甚至压过了对黑暗的恐惧——对黑暗的未知性与恐惧是人们与生俱来的——所以才宁可让自己处在一片虚无中。因此,若是愿意接受些许光芒,也可说是个小小的进展了。

“外面……有灯吗?”他不放心地问。安迷修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下松了口气,笑道:“只有夜空。”说着,安迷修便轻轻地将窗帘拉开。是无月之夜,显得那点滴星光格外璀璨。随后安迷修将窗帘彻底拉开,让那并不算明朗却足够温和的光芒驱散了黑暗带来的压迫感。看着那夜空笑了笑,安迷修又转回头:“坐在那儿可是看不到的哦,这么美的景色。”

没有答复。安迷修便仍只是细细打量着那星空,随后退后几步坐到床边,静静地望着窗外,面上依旧是淡淡的笑。

过了会儿,终于还是听到了他移动的声音。只是没有感受到通过床板传过来的感觉,大概还是不在床上。安迷修转过了视线,看到他依旧在地上蜷成小小一团。

不过,抬起了头。

窗外星光洒落在窗内他的眼里。

他的眸子真美。安迷修又一次在心底感叹着,不过也并未继续打量下去,只是如常看向那星空,开了口:“你有自己的名字吗?”

毕竟是独立的人格,还是要当不同的人来对待的。之前提供的资料里并没有多少关于现在状况的信息,大概是还没有人能成功与他进行交流吧。

他眨了眨眼,沉默了会儿,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随后才开了口:“星。”

“是因为星星很美吗?”

“嗯。它们虽然小小的,但是闪着光。”

……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从这个话题聊到那个话题,不知不觉,比起开始的时候,星的语气要轻松得多,完全没了之前那般的戒备。或许是因为性格,又或许是因为困意,他的声音一直低低的,不过在这种安静的时候,安迷修还是能完全听清。安迷修偶尔穿插着问的问题,星也会好好回答,只不过接触到关于过去的话题时,星总会沉默着。安迷修也不打算追根求底,只是不着痕迹地转开话题。

大概心结就是在那里吧。安迷修在心底记下这个细节。他不会过于心急地继续去探索关于这件事的更多信息,继续与星进行普通的交流才是最明智的。毕竟如果因为操之过急而断了尽力建立起来的交流,那可真叫得不偿失。

也不知过了多久,星忽地没了声音。安迷修便转回了目光,却发现星把头埋在臂间,看起来已经睡熟了。

人在紧张的时候是无法入眠的吧。

安迷修依旧淡淡地笑着。他自然不会让星就这么在地上睡着。安迷修轻轻起了身,走到熟睡之人的身边,将他小心翼翼地抱了起来,放到床上盖好被子。移动的动作让星皱了皱眉,不过很快平静了下来,依旧沉沉睡着。

做完这一切,安迷修松了口气,刚转身欲走,又回身帮他掖好被角,将窗帘拉合一半,这才放心走向门的方向。

在开门之前,安迷修转回头,看着床上人安稳的睡颜,勾了勾唇。


“晚安,好梦。愿梦中有漫天星辰。”


 

tbc.
-------------------------------
有点丧,字数偷个小懒……(你这人)
最后安迷修那句话其实是今天早上在给一个超喜欢的人道晚安后才想到的,却来不及再补充了……便用在此吧,私心底想她看到呜呜呜……

评论(5)
热度(117)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