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病入膏肓(2)

·cp安迷修x雷狮
·医患paro,设定与现实情况会有不符,勿太过较真,避雷注意。

 

Chapter2


意识渐渐地恢复了过来,雷狮并没有马上睁开眼。那股医院专属的酒精混杂消毒水的味道充斥着他的鼻腔,让他有些作呕。

——这是他最讨厌的气味之一。

自己的确躺在医院里了,这个事实让他在心底啧了一声。雷狮想着该如何逃离这他最讨厌的地方。体力与精神力在初醒的时候最旺盛不过,自己身上其他的武器必定也已经被卸干净了,将这些综合起来一想,不如直接使用神凝,然后趁这边人们还没有应对策略的时候就这么闯出去吧。

这般想着,雷狮放在身边的手没有多的动作,紫光却在掌心开始凝聚。只是还没多久,就被不知什么给敲了一下手腕。力度不大,触感是微凉的,本该没有任何攻击力,却因为正巧敲在了手腕关节窝的地方,手的力道被卸了一半,神凝便也完全地消散了。

“还想接着睡一觉么?”

认出是那个在昏迷前听到的讨厌的医生的声音,雷狮啧了一声,倒是睁开了眼看向站在床边的安迷修,看到他手中拿着的针筒——刚刚大概就是用了这个来敲手腕吧——面上是一如既往的厌恶,动作却的确安分了下来。

不知道这个医生什么来头,但雷狮他不可能忘记自己这次是怎么昏迷的。这个人的实力与反应力的确在自己之上,这无法反驳。

安迷修看着撑着身坐起来的少年,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与那略带了不甘的眼神,知道他暂时不会再试图做逃跑这种无谓之举,便将针管收回到随身的医药包之中,转而把放在床头桌子上的文件夹板给抬了起来:“雷狮,十七岁,前线战士,拥有神凝,诊断结果是多重人格症。”随后他扶了扶细框的眼镜,抬起眸子对上雷狮的目光:“军方提供资料中主要的内容,应该没有问题吧?”

不过,在雷狮还在昏迷的时候,他研究了这份资料,还真的有些惊讶,惊讶于他所拥有的那份与年龄完全不符的强大实力。不过转念一想,拥有神凝的士兵也几乎都是这种变态。正因如此军方才会特别重视神凝的拥有者,以至于送到了他这儿来。一般的士兵若是得了这种病,大概早就领了稀薄的抚恤金,被军方从队伍中剔除了吧。

雷狮听着安迷修的话,沉默了会儿,转回头盯着被子上凌乱的褶皱:“你见过他了?”

他——多重人格症患者都习惯这么称呼另一个自己。

看起来并没有彻底分裂,至少还知道另一个自己的存在。

安迷修扫了眼雷狮下意识攥紧床单的手,微微叹了口气:“还没,不过你知道这是迟早的事。”

等到了那时候,治疗才有进一步展开的可能性。不知道为什么,资料上关于另一个人格的记录极为有限。


“让我接受治疗也可以。”雷狮又沉默了会儿,随后开了口,“第一,不准对我的自由有过多限制,除了必要的治疗与休息时间,我不会待在医院里。”

像是在谈着条件,雷狮也明白自己这次定躲不过治疗。只是在这个情况下,他到底还是要提一些让自己能自在些的要求——毕竟若是让他整天身处这充斥消毒水的憋闷环境里的话,他可能真的会疯掉。

边说着,雷狮掀开被子走下了床,顺手扯过床头柜上放着的自己的头巾,将头发一并拢了进去系好,然后几步走到人面前,微微抬起头盯着安迷修的眸子:“第二,他是他,我是我,不准把我和他混为一谈。这两条是底线,无法同意的话,让我配合治疗的事就免谈。”

说完了这句话,雷狮转了动作,从安迷修身边绕开,向着病房外部走去。安迷修转过身看他的背影,想着刚刚雷狮那依旧带着傲气的目光,随后答道:“这些条件可以接受。”

是个任性的病人呢,看来自己的工作量怕是要增加了。


“嗯,没什么事,被绑到军方最中心的医院了一趟罢了。”出了医院,雷狮感觉自己的嗅觉终于得到了解放,对着电话那边的语气也比刚刚与那医生交流的时候轻松得多,“已经出来了,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这两天对面不是发了什么停战申请……去酒吧?可以啊。”

放下手机,雷狮看着碧蓝的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彻底把从医院中带出来的那股不爽感觉给清除了个一干二净,便向着刚刚说好的那个方向走了去。


这么明朗的天也是少见了。若是战火还未散尽的时候,即使这种后方,天空也是被烟尘笼罩着的。他们作为战士,看得最多的就是那样的天空了吧。

雷狮坐在酒吧角落一个安静的位置上,透过在白日里人少安静的时候才会开的几个小窗户打量着外头。面前的鸡尾酒随着他轻轻敲击着桌面的手指动作荡出一圈一圈的波纹。

“老大!你好快啊,居然已经到了!”声音传来,雷狮转过了头,看着那出现在视线内的金发男子,挥了挥手:“那破医院离这里倒是挺近。卡米尔没被带来吧?未成年老是来不是好事。”“他还在被军官扯着讨论军情呢。”后面跟来的白发男子接了话,“智商高的果然不一样……话说老大,医院那边是怎么回事?”

雷狮看着坐到对面位置的佩利帕洛斯二人,雷狮撇了撇嘴:“就上次被趁机打了安眠送到另一个医院,结果居然被一个心理医生揪着挨了他一针肌肉松弛剂……总之现在没什么事了,偶尔回去就好。”

“少见啊,什么心理医生那么生猛,还能逮着老大上针管?”佩利听着雷狮的话,脸上出现了难以置信的表情。雷狮耸耸肩,喝了口鸡尾酒,看着那几层颜色交融混杂,随后又逐渐因为密度差距而再次出现分界。

“谁知道……那心理医生说过他是个科长吧。叫安迷修,居然能躲过我的神凝。”

“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啊……”帕洛斯也端起面前的啤酒啜了口,“就是记不起来具体的信息了……不过既然连老大的神凝都能躲过,应该不是巧合吧。”

“但是也有可能只是个反应快点的心理医生,靠老大之前的动作进行了预测,然后提前做出了反应也不是没可能的吧?”佩利眨了眨眼。

能真的靠实力与雷狮势均力敌的人,大概也的确只有另外那些拥有神凝的了,如果安迷修真的能用实力制服雷狮,那他不太可能只是个心理科科长。不仅是独佩利这么想,这大概也是所有人的共识。

“先看看情况。”雷狮将杯中剩余液体一饮而尽,“目前不能确定他的实力是真的……我也和他明说了,如果过度限制我的自由,我会不配合治疗。”虽然配合也不一定会有什么大的作用罢了。雷狮在心底想着。

帕洛斯与佩利倒是也安静了下来,不再提这个话题。毕竟多重人格症真的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他们只要做到支持他们的老大就行。


“安迷修?我找找他的资料。”听着雷狮的话,刚从会议室出来的卡米尔将随身的平板拿了出来,打开了资料搜寻的页面——考虑到战术编辑时的需要,军方也给卡米尔提供了尽量多的帮助——在人物履历搜寻的地方很轻松地找到了安迷修的资料。

安迷修,年龄二十一,职业是军配医疗系统中心理科的总科长,在心理治疗方面有着许多成就。奇怪的是履历单单记录了他任此职位之后的成就,再之前的却是不能查看。

“权限不够。可能是他本人的要求吧,之前的身份被军方隐藏了。”卡米尔这般说着,“看来的确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只是目前安分待在后方当着心理医生罢了。”

雷狮点了点头表示了解,随后再次开口道:“还有什么新的消息就直接告诉我吧。”卡米尔点了头应下。


这一趟下来,心情倒是愉悦了不少。只是再想到仍需要回到那满是消毒水味儿的恶心地方,雷狮顿时觉得心又沉了下去。

对着仿佛是在嘲讽自己的落日晚霞翻了个白眼,随后看着已经出现在面前了的医院,他深吸几口气,像是要把清新空气在肺里留存至第二日天明。随后他才再次迈开脚步,向着里面走了去。

兜转着找到了自己的房间,雷狮推了门向内走去,却意外发现烦扰着他的医院味儿淡了许多。房间内的布置显然也有了不同,那一股陌生感吓得雷狮赶紧又转回眸子瞅了下门牌,确认了这的的确确是自己的单人病房。他这才走了进去,顺手关了门,随后靠在那儿打量着房间里新的布置。

还算宽敞的单人间,有独立的卫生间,这是军方给他的福利。不同的是原来惨白一片的窗帘床单被套都被换了,转为绀色紫色混杂出的夜空,点缀着些许星光却不显得繁杂华丽,是他喜欢的感觉。床头柜上有着一盒类似空气清新剂的东西,酒精味的消失是它的功劳吧。房间一边有着桌椅,桌旁有摆了装着换洗衣物的箱子——乍一看还以为只是换了个房间居住,而不是所谓的住院。

想想只有他的主治医生有闲心来做这种事了吧。他的喜好在资料上肯定都有记录,但认真去看甚至去安排的医生,他算是第一次遇到。他为什么厌医?还不是前几个医生都逼着他闻消毒水,住死气沉沉的地方,听神叨叨的所谓催眠么。所以他才会每次都忍不住差点弄死自己的医生,才会一次一次换。直到这次换到安迷修这里。

军方把他安排过来,应该是综合考虑了安迷修本身实力与特殊的治疗风格这两种因素。雷狮耸了耸肩,上前几步扑到床铺里,随意把鞋子踢到了一边,也不管它怎么散落着,便把自己缠进了夜空中。心底对医生的厌恶感悄然降下去了些许,不过这是对所有的医生还是仅限安迷修,就有待商榷了。

暂且试试看吧,这个医生有多大能耐来治疗自己。


 

tbc.
-----------------------------
我说日更会上瘾你们信吗……放学回家的时候看到有那么多人点赞推荐特别评论是超幸福的www

评论(9)
热度(145)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