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病入膏肓(1)

·cp安迷修x雷狮
·大背景战争时代
·医患paro,设定与现实情况可能会有些许不符,勿太过较真,避雷注意。
·消失什么消失,不存在的……根本无法放弃写文。

 

Chapter1


“安医生,上头让你接管这个病人。”听到这句话,正在总台与护士艾比交流着上一个病人详细情况的安迷修转过了头,看到了多人护送着的一张行动病床。这明显不是普通的阵仗,护送的人是什么身份,真令人好奇。

不过,这里是心理科,为什么病人是使用行动病床送过来的?伤势严重的话不该先去医疗科进行医治吗?这么想着,安迷修向那边走去,眸中带了探究的意味。

躺在床上的是名少年,此刻正安静地睡着,披散着的墨蓝短发略有些凌乱。面容没完全长开,看起来也就成年上下的年纪。按理说,这样的少年是不至于被轻易送到他这心理科科长面前的,不过想起来,现在可是在战争时代,八成是这混乱的社会所导致的。

发生什么都不稀奇。

安迷修想着,微微叹了口气,在心底表示略微的惋惜。他总是在这时候忘记自己其实也才刚成年没几年。

把眼前人打量完毕,安迷修刚想转回眸继续询问更多细节,却注意到了少年轻轻颤动了的睫毛。

醒过来了吗。

这么想着,他看着少年缓缓睁开的眼睛,带着些许初醒的迷茫,朦胧了紫色眸子中的点点星光。

与安迷修不同,见到少年苏醒后,他周边的护送士兵却全部都慌乱了起来。有人手忙脚乱地掏出什么针管,有人拿起了枪警备。

这么看来,这些人护送少年不是为了防止被袭击,而是来对付因少年清醒而导致的危险的吗。

安迷修只是这么粗略判断着,并不明白真正发生了什么,便只是站在总台前边,微微偏了偏头打量着这个场面,等待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对他来说,了解病人情况的最直接方式就是凭自己去观察。

少年撑起了身,有些茫然地转着视角,看来是不大清楚现在的情况。只是,在视线接触到总台上方那个医院特有的十字时,他眸中残存着的那一份茫然倏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溢的怒火,好似要将眼前的一切燃烧殆尽。周边的士兵明显感受到了少年情绪的变化,骤然紧张了许多,都迅速将枪口对准了少年,生怕来不及做出反应去应对他接下来的动作。

看着这阵仗,周围响起了尖叫声,不少病人已经开始四处逃窜。医护人员们试图去安抚他们,却根本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场面陷入了不可控的混乱。

士兵群中靠后的一人从腰包中掏出了一枚针管弹塞进弹匣,然后举起枪,那有些颤抖的手将枪口对准那少年因为只穿着紧身背心而裸露在外的手臂,下定决心扣下了扳机。

只是,在那针管还没扎入皮肤产生应有效果之时,便被少年看似随意抬起的手拦在了空中。不,准确的说,是被少年手中出现的带着电光的方块拦了下来,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知道大事不妙的众士兵都将枪口悉数对准了少年,其中看起来是护送队长的一人开了口,声音却是有些颤抖,听起来对这少年是有着发自心底的惧怕。

“你,你别乱动!老实待着,我们就不会开枪!”

“老实待着?不会开枪?”

少年微微偏过了头,微眯的紫眸带着寒光,仿佛要用那目光将开口之人完全冻结。过了两秒,少年嘴角一勾,笑了笑:“可能吗。”

话音落下,少年从床上跃到了地上站稳,之前出现了的方块再次聚集,如他眸子一般的紫光闪烁,夹杂着四处爆射的电流,在空气中扩散,凝结出了一把锤子。少年嘴角依旧挂着那抹带着嘲讽的笑,混着冬日般的寒意,睨着这围绕他呈圆形阵型站着却又不敢动手甚至没胆靠近的人群。

安迷修看着那凭空出现的锤子,眉毛微微挑了挑,眸中显现出三分惊讶。

“这,这难道是那传说中的,神凝……”艾比瞪大了双眼看着那个方向,双手不自觉地覆在唇前。她早就听说过,前线的战士们中,最强的那些人会有自己专属的武器——由精神力凝成的武器,一般被简称为“神凝”。前线的战士很多,但是能真正使用神凝的人没有几个,毕竟听说这种能力十分耗费体力与精神力,就算是在前线也不会经常出现,更别说他们这些注定留守后方的医护人员了。而此刻竟然有幸见到……

“之前有说过的吧?我不需要医生。”少年再次开了口,话语间没有一丝温度,其中带上的那股傲气只像是在下达命令,“带我回去,否则……”


砰。

啪嗒。

枪声很突兀地打断了少年的话。之前开过一次枪的那人不知何时装上了第二发针管弹,只是少年不知何时已将神凝横在了身后。针管再次落在地面上的清脆声音昭示了他已然彻头彻尾的失败了。

少年微微偏过头,眯了眼看向他。那人顿时觉得像是被关入了冰窖般,被那目光中的寒意侵蚀,浑身一哆嗦就要站不稳倒下去。

“呵。”

轻轻地笑了笑,少年转过了身,手中的神凝便随了动作,与少年一同上前了几步,随后直直地砸向了那人。紫色电弧此刻在神凝上激烈地聚集爆开,仿佛还能听见那炸裂的声音,夹杂了由高速带来的猛烈疾风,对着目标张开爪牙。随后,在接触到目标的同时,那些电弧便邀功似的争先恐后攀到了人身上。

神凝砸了下去。

瓷砖地面猛地塌陷,炸雷之声后伴随了破碎的声音,蜘蛛网似的裂痕自那处散开,几乎蔓延了整个大厅。若不是此处是底层,恐怕楼都要塌半截。

第一次见到神凝真正威力的没离开的医护人员们都惊得没了任何动作。艾比倒吸一口气,死死地盯着那蜘蛛网的中心,完全没有注意到总台前的人已经消失了。

“你,你这样可,可是在,在违抗上头的命令……”那队长再开了口,才发现自己完全无法找回自己的声音,但还是硬着头皮说完了这句。少年转回头,把神凝重新抬了起来,挑了挑眉,似乎要确认队长的话是不是在刷新他的常识。

“上头的命令,又怎么了?”

他有实力,作为军队内少有的神凝拥有者,只要不是诸如谋反叛变此类大问题,权衡利弊,上头定然会给他尽量大的权力。刚刚那人的下场就是实力的证明——半分尸体与血液的痕迹都没有,在强大电流的打击下,那人早就化为了焦炭,在紧随着的那般强力的冲击下,自然只剩了些许飘扬的灰烬——连火化都省了。

普通人在神凝面前,几乎毫无招架之力。

看着少年的反应,队长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把少年送到这里并接受治疗是他的任务,如果完成不了的话,上头会有重罚;但如果接下来再说错什么,下一个变成飞灰的就会是自己。冷汗正兀自冒着,队长忽地感觉到有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

“我来吧。”安迷修不知何时站到了他身边。

安迷修看着把视线转向自己的少年,风轻云淡地开了口,却说着能让少年再次爆发的话。“我叫安迷修,心理科科长,接下来会成为你的主治医师。”话音刚落,他便猛地一推队长,自己也借了反作用力向一边跳开。

——这个少年厌医,厌恶到了极点。

看清了这一点的安迷修,此刻却是决心要接手这个病人。

看着砸了个空的神凝,少年微微挑了挑眉,转向安迷修的目光中带了三分惊讶与好奇,不过填塞着另外七分的依旧是那无尽的厌恶。他将神凝抬起转了个圈,便向着安迷修的方向再次冲了去。

看到二人开战,其他人都远远避开了,生怕殃及到完全无力招架的自己。

安迷修看着横冲来的神凝,猛地向下一蹲,单膝触地。紫色电弧叫嚣着从他头顶飞了过去,差点就触碰到他的发尖。安迷修的动作并没有停下,而是借着这个动作向着少年继续冲了两步,又向右一闪,躲开了再次从天而降的神凝,顺势转了个身便贴到了少年身后。还不等少年再次转回身,早就藏在安迷修手中的针管就扎进了他后颈静脉内。

神凝在瞬间失了能量提供般消散在了空气中。少年闷哼一声,失了力气便倒下来,被早有准备的安迷修一把接在了怀里。

“一管足量的肌肉松弛剂而已,别紧张。病人应该好好听主治医师的话。”安迷修稳稳将没了动作的人抱了起来。少年睁着还能自我控制的眸子,死死瞪着安迷修,眸中风起云涌搅乱了朗空,似还想将这面前之人碎尸万段。

“别抵抗了,不如顺着这会儿的感觉睡一觉吧,好恢复恢复身体,平复下心情。”安迷修只是对上了那目光,与其形成了强烈反差,蓝绿色的眸底平静无波。或许这目光带着催化的效果,又或许只是药物的作用,少年的眼皮渐渐沉了下来,最终还是抵不过意识的涣散。风云静了下来,随后星辰便被遮掩。

明明安静下来要可爱得多了。安迷修这么想着。

“把他资料给我,你们可以回去了。”安迷修把少年抱回床上,“找人把这地面修一修,其他人都回去做自己的事吧。”

在护送士兵们兼有感激与敬意的注目礼之下,安迷修接过资料,便推着病床,向着有空位的单人病房走了去。


 

tbc.
----------------------------
还是开始写它了……是我一直很喜欢的病症相关主题,拿着要写好每一个字的心来写……所以日更就不追求了,希望能喜欢呐w明明想假期再来发……结果根本存不住文呜呜呜

 

评论(8)
热度(164)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