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若说哪日再相见(12)

·cp安迷修x雷狮
·黑手党paro+ABO
·私设多,ooc。

·完结篇。

 

雷狮做了一个梦。
梦里光影交错,迷了雷狮的眼。周围夹杂了不知何处而来的战火闪烁,子弹或是别的什么从雷狮身边掠过,却丝毫没有擦伤。雷狮看不清周围,只能茫然地寻找着逃离的方向。忽地从光影间探出一只手。雷狮只是凭着直觉,下意识地握了上去,随后便被一股力道拉离了喧嚣,回归平静——梦便醒了。
意味不明。雷狮睁了眸,脑中唯余这个想法。
在床边守着的卡米尔面上严肃的表情终是散去。他松了口气,看向坐起身了的雷狮。后颈传来的微微热度让雷狮不由得抬了手覆上去,轻轻地压了压,才记起这是暂时标记没有褪去的正常反应。脑中又浮现昏迷前的所触所得,雷狮轻轻地勾了勾嘴角,又很快恢复了平淡。他抬起头,打量了下周围,确定是被送回了自己的家。随后他看向卡米尔:“目前情况怎么样?”
卡米尔抿了抿唇:“任务成功,只是……大哥你的性别已经……”“没关系,这个……迟早会让他们知道的。”雷狮倒是没有特别在意这一点,只是又看到卡米尔那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便再次问道:“怎么了?”
“他们……”卡米尔抿了抿嘴,压抑了音量让自己不会太过激动,“他们强行延迟了增援的时间,整整二十分钟!要不是看到安迷修将大哥带了出来,我们也要忍不住去硬闯了。”雷狮听着,微微眯眼,眸色暗了暗。短暂的沉默之后,雷狮还是只叹了口气:“那团长发现了我是个omega,就用信息素来强行压制。抑制剂失效了。安迷修赶来杀了团长,然后还是用暂时标记来压下发情期。”又沉默了两秒,雷狮撇撇嘴:“真不知道那个骑士道在想什么。”虽然语气中是满满的不屑,但他还是忍不住笑了笑。
毕竟雷狮也没想到,比起所谓的条条框框,安迷修真的选择了自己。
只是首领的召请命令很不凑巧地打破了二人微微放松下来的表情。雷狮起了身,随便换了件日常的衣服:“我先去一趟。”随后踏出两步,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转回头:“整理整理东西吧,顺便把佩利帕洛斯也叫上,我很快就解决。”卡米尔愣了愣,忽地想出了雷狮想表达的,便点了点头。

 

走在去首领办公室的路上,雷狮明显地感受到,所有成员看着他的眼神已经不一样了。并没有太在意,毕竟这是意料之中的事,而且就算他是个omega,那些成员也不敢就此怀疑他的实力。毕竟omega这个性别又不是这种时候突变出来的。之前雷狮稳坐黑手党实力前几的事实大家自然不会忘记,这会当然也不会傻到去送死。
“雷狮,首先对你上次任务的出色表现进行表彰。”首领的语气十分轻松,心情似乎很好,但雷狮并没有什么大的反应。他并不认为首领真的会因为这件事而感到多少欣喜。雷狮静静地看着首领,只是在等他接下来的话。首领自然也注意到了雷狮的反应,只是微微将话头顿了顿,便接着说道:“只是,没想到你是个omega。虽然我并没有性别歧视,只是这样的话底下总有人在议论,影响不是很好。所以,我在想,将你稍稍降职,不过任务以及重要程度不会有大的改变,怎么样?”
果然是这样。雷狮微微挑了挑眉。首领嘴上这么说,其实内心底是想让他一点一点地埋向底层,离最重要的那一部分越来越远,最终彻底埋没。毕竟一个失去了信任以及利用价值打了折扣的人,不值得继续受到首领的重用吧。上次安迷修消失的时候,首领其实已经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只是看在他有足够实力的份上,没有明挑着说出来,只是用了一个比较针对性的任务进行了试探。结果这次被知道了是个omega,而且居然还能从那种明显刁难了的条件下安全出来,只是被暂时标记了。虽然标记者是谁并没有明说,但是身份的确令人怀疑。这么一来,首领对自己的信任度大概已经大幅下降了。这个结果在意料之中,那自己的确也没有继续在黑手党待下去的必要了。雷狮勾了勾嘴角。反正离开了黑手党,对现在的他来说,不过是摆脱了一个束缚。
“不必了,我辞职。”话音刚落下,雷狮便感受到了一阵压力扑面而来。因为知道了能用信息素来压制,所以就想在这种时候警告一下他吗。只是安迷修的暂时标记还在,他怎么可能受到什么大的影响。雷狮依旧挂着那抹轻松的笑,不再等首领说什么,转回了身去,径直离开了黑手党。
无人阻拦。
“大哥!”看到雷狮的身影再次出现,卡米尔唤了一声。雷狮看着已经整理完毕的几个行李箱,笑了笑。卡米尔果然猜得出他想做什么。“东西差不多在这里,有些已经被佩利待下去了。帕洛斯在楼下车里,都准备好了。”“非常想感受下呢,从黑手党辞职的感觉。”雷狮笑道。“老大!你回来啦!”又一趟走完回来了的佩利看到雷狮的同时便说着。雷狮点点头,然后看着佩利抓起两个行李箱,自己便拎起了剩下的一个,然后走到窗前:“从这里下去会快很多。”反正也只是三楼,只要借助一下一边一层高的平台,完全可以安全下去。说着雷狮便一撑窗台跃了出去。随后卡米尔跟上,佩利两手提着行李箱,倒是凭着alpha更强劲的身体素质直接跳到了地面上。快速地进了原本用来执行任务的车,拉上侧门,雷狮看向联通驾驶座的玻璃窗。帕洛斯显然也看到了三人到齐,便踏下油门,向着外面冲了去。

 

接到命令负责围堵四人的成员围在那房门前,然后一人上去踹了开来,顿时所有枪都指向了房间内部,却只看到了因为风而飘动着的窗帘。几人忙闯了进去,开始搜索每一个角落。其中一人掀了床单,将视线向床底探去,却在那本应完全黑暗的床铺底下看到了一个闪烁的诡异红光。

听到了巨响的几人回过头,看着他们刚逃离的房间内窜出火花,还炸出几个不明物体,随后转回头对视,噗地笑出了声。“没想到你们还想到这么去做。”雷狮又回了头透过窗看着那依旧在燃烧的他曾经的房间。卡米尔耸耸肩:“给个回礼而已,他们若是不来赶尽杀绝,自然也不会触到那个炸弹。”“不过这种事毕竟是没什么可能的嘛。”帕洛斯在驾驶间隙也瞟了几眼后视镜,“再怎么说,我们也算是从黑手党逃出来的。”为了保证内部消息的绝对安全,以及组织以后的安危,他们四个直属成员的出逃是必定要去全力阻止的。
至于能不能成功阻止,那就要看这些人的本事了。

 

“我没事,你们那边不用太急。”雷狮利用着对城市的熟悉,在小巷间窜来窜去,将尾随着自己的那一群人耍得团团转。这般逃亡日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过说是逃亡,也就是在玩儿似的逗逗追杀者,然后象征性地从城市这边跑到城市那边——比这个难度稍微高一点罢了。黑手党一次又一次增兵,才导致这次他们分头行动。放下手机,雷狮顿了脚步,从之前追杀者身上顺过来的手枪出现在手上,对着追来的人影随便开了几枪。倒了两个,剩下的还在继续追杀。雷狮耸耸肩,意思意思地感叹了句这些人的毅力,便转身继续跑去。
只是今天的这一片看起来特别诡异,安静得过分。雷狮想着,然后在冲出小巷到前面那个大的十字路口前瞟到了一整片穿着军装的人,急急地顿住了脚步。
军队在这里干什么?
准备不留痕迹地换条道路逃,身边却忽地多了一个弹孔。雷狮回头看去,发现那几人已经追得近了。要再回头倒是不可能了,雷狮咬咬牙,看了眼大路的宽度,又瞟了眼后方追兵,微微压下身子,便冲了出去。
余光看见另一边熟悉的整齐黑西装黑墨镜。
没有停下脚步,在政府军与黑手党双方人反应过来之前便重新到了对面的小巷间,此时他倒是不急着逃了,反而饶有兴致地看着两边的阵势。这样看起来,他们这是不打一场不会散了。对面追杀的几人明显也愣在了那里,左右看着,不知道现在自己该是继续任务还是加入这场战斗。雷狮悠闲地靠在小巷的墙边,视线扫过那一片军装间。没有熟悉的身影,让他微微有些失望。不过这也算是正常的。自己已经不从属于黑手党了,现在军队那边也没有需要注意的人,那雷狮自然是选择做一个围观群众。
口袋里传来手机的震动,雷狮拿了出来,看到锁屏上显示着的卡米尔发来的消息:过会儿听到枪声了就出来,大路上。
微微挑了挑眉,雷狮想着他们又要弄出什么,将手机放回口袋中,等着那所谓枪声的出现。
军装那边骚动了起来。雷狮看见军装们的视线都聚集向了队伍后方,便也顺着那目光看了去。好像是一辆本应停在最后方的装甲车突然动了起来,并且还向着前面开了过来。没有被人群所阻挡,那辆装甲车徐徐而来,惊得军队里的人全都向两边逃窜了去。那种装甲车,本来应该是只有军队内人才能行驶的,雷狮之前带着三个人试图偷过一辆,但是却破不开那个密码。但是看起来他们并不知道这车内的是谁。

 

还没有细想更多,装甲车顶上忽地钻出一个人,端着配备的机关枪,向着四周无差别地扫射着——不管是黑手党还是军队,都胡乱地逃窜着,场面顿时混乱了起来。雷狮看到了那在阳光下闪着金光的头发,忽地反应了过来,向着外面走了去。
——是佩利。
有些惊喜,雷狮刚想问他们是怎么弄到这辆车的,却看到装甲车的侧门缓缓打开,露出一个身影。
白衬衫西装裤,领带微微飘扬,正是第一次见面的模样。在一片混乱的人群中找到了雷狮,那人勾勾嘴角,带起一抹温和的笑。
“安迷修!”
听着这句呼唤,安迷修只是看着雷狮跑过来,伸出了手。
雷狮也探出手去。
脑中忽地回忆起了之前听到的什么。那半句话本该没有任何印象的,此刻却突破了时间空间出现在了雷狮脑中。
雷狮弯了眸,在指尖触到那片温暖的时候将手收紧。然后雷狮便被拉了过去,身后的车门缓缓闭合隔绝车外的喧闹。他顺着惯性扑在安迷修怀里,听着安迷修轻轻的呢喃。

 

“若说哪日再相见,那便随了缘,别分开了。”

 


Fin.
------------------------------------

 

评论(8)
热度(131)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