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若说哪日再相见(11)

·cp安迷修x雷狮
·黑手党paro+ABO
·私设多,ooc。

 

雷狮在心底暗暗地骂了句什么,却想不出该如何去解决这个困境。为了以防万一,他在来执行任务之前就已经服用过了足量的抑制剂,为了方便行动,之后也没有带多余的抑制剂。只不过,按这个状况来看,带了也不会有什么用。在alpha信息素的影响下,抑制剂明显已经失效了。说实话,在一直以来的任务以及战斗之中,都只当自己是个alpha。别人看到他的巨大破坏力,自然而然地就也认为他是个纯正的alpha,只不过是个不在任务中用信息素去压制对手的alpha。alpha这群体中的人,都是有着尊严的,既然战斗中的对手不用这种方式来压制,自己也绝对不会去用,不然就是在承认自己凭实力拼不过对手,约等于认了输。这也是到现在都没有人因为战斗而发现雷狮是个omega的原因之一。
这次团长无意识的自保行为,反而成为了打败雷狮的利器。信息素能压制对手这个讯息,让局势出现了大逆转。
团长忽地挑了挑眉,显然也发现了空气中出现了不对劲的气味。在反应过来了那是什么之后,他的表情动作倒是变得从容了起来,只是那属于alpha的压迫感一点都没有淡下去的意思,反而一起一落,像是在考验雷狮的承受力一般。刚趁着落下时能放松片刻的神经会在压力陡然上升的时候猛地绷紧,带来更令人崩溃的感受。雷狮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根本无法去思考什么别的事情了。他只是被动地嗅着红酒味与另外那仿佛是什么浓茶的气味。这两种信息素交叉,混合出一种奇怪的气味——毕竟根本不是同一种感觉的味道。这股气味无时无刻不刺激着雷狮的神经。此时他才回忆起先前沉迷过的那股暖香,相比之下,目前的这个环境让他有些作呕。
“没想到啊,还是个没被标记的omega。能在这样的压制下坚持这么久,不错嘛。”团长重新带上笑意的声音传了过来,听起来十分轻松。只是与他的语气相反,信息素的压迫感不再跳动,却是再次增强,从四面八方袭来,压迫着雷狮的精神,几乎就要将他彻底碾碎。抵不住压力的雷狮闷哼了一声,还是跪倒了下去,低了头盯着地板喘着粗气,手死命支撑着不让自己彻底倒下去。汗水一滴一滴地落在瓷砖的地面上,映出了他此刻窘迫的模样。
身体早就起了代表发情的生理反应,欲望随着体温的上升向全身蔓延而去,这让雷狮对自己感到了极度的恶心,也再次恨起了自己为什么是个omega。只是他已经没了反抗的力气,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去保持着意识的清醒,而不受这个情况支配。
“要不这样,反正这里也没别人,在你死前,就感受下被标记的滋味?毕竟一个omega还没被标记过就要凄凉死去,嘶——这岂不是太过悲惨?”这次伴着轻挑话音传来的还有军靴特有的清脆的脚步声。
嗒,嗒,嗒。
速度不快,显示出走来之人的悠闲,但明显能听出那一点一点迫近的感觉。那极有规律的声音仿佛是在倒计时,一下一下地踏在雷狮高度紧张的神经上,刺激得它几乎就要崩断。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被这种人标记什么的。雷狮睁大了眸子。就算是自己了结自己,也绝对不能——
紧了紧手中还未收回的雷神之锤,雷狮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然后看着出现在视野内停留在自己面前的鞋子,咬咬牙闭上了眼。

 

恍惚间又闻到了熟悉的暖香。
原来自己已经无能到出现幻觉了么。雷狮这么想着,勉力勾了勾嘴角算是自嘲,只是没等他用着最后的力气开始实行自我伤害的那个想法,团长惊慌的声音伴随着慌乱远离的脚步声响起。惊得他又睁了眸。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明明已经安排……等,等等,你可是副团长,你要做什……”
话还没完全说完,重物摔在地上的声音便响了起来。雷狮甚至能感觉到通过地面传来的震动。团长的惨叫声响起,压在雷狮身上的感觉顿时一轻。暖香占据了嗅觉主导,让雷狮不由得放松了下来。收了雷神之锤,他微微抬头,看见团长倒在地上的样子,那人在这样的角度显得特别肥硕;看见来人的腿将那肥硕的一团猛地踢开,然后那一团就在地上滚了两圈;看见那团长撞上了一边的桌角,又猛地停下来,整个人一挺去护着撞到的后腰。闪着荧光的剑指向团长,但顿了顿之后,又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把普通的匕首,手腕一甩便直直刺向了团长的裆部。顿时充斥了房间的嚎叫让雷狮以为这真的是在杀猪。不过雷狮还是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没想到这骑士也有这么损的时候。随后不等团长的嚎叫结束,异色双剑便一齐刺入了他的胸膛。随后又被拔了出来,惨叫声随着喷射的血液向四周溅去消散,随后周围便又安静了下来。

 

不过,这骑士道倒是还真的来了啊。

 

雷狮轻轻扬着嘴角,抬眸看了那转回身来的蓝绿色眸子的主人,随后却再也支撑不了放松下来的已经透支了的身体。所幸在摇晃的时候他便已被拥入了怀中,用不着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他把脸靠在了人的肩窝,轻轻地蹭了蹭,感受着军装有些硬而粗糙的料子,细细嗅着那暖暖的味道,心便安定了下来。
发情期的感觉终于重新占据了感官主导。雷狮没了闹腾的力气,便只是抬起手去反拥住人,然后便安安静静地靠着,没了更多的动作。安迷修却只是如之前一般,在他颈子后轻轻咬了口,随后又轻轻地说了声“抱歉”。随着又一次暂时标记所带来的疲倦感,雷狮敛了眸子静静地被暖香包围,随后意识随着渐渐淡去的暖香与酒味一点一点地消散着。忽地,耳边又响起了安迷修的声音。
“若说哪日再相见,……”
后半句许只是没听清,又或是安迷修并未将话说完,雷狮的意识便完全堕入了黑暗。

 

“什么?明明时间已经到了!你们这……”“非常抱歉,但是首领没有下令,我们也只好按兵不动。就这样。”“等……”话未说完,通话就已经被挂断了。卡米尔啧了一声,只好关闭了页面垂下手,从车窗望出去,看着那外表上看去明显比一般据点要华丽的建筑,皱着眉。“好不容易熬到了这个时间点,结果那边又不发增援,老大很危险啊!”佩利一砸车门,“要不我们三个闯进去算了,反正又不是没有那个自信去攻下……”“再等等吧,要相信老大。”帕洛斯虽然这么说着,紧握的拳也表示他的忍耐也到达了一个限度了,或许再一煽动也会克制不住直接攻进去。卡米尔盯着腕表,看着秒针跳动,又看了毫无波动的建筑,拉开大门就要跳下车,却在跳下去的前一秒顿住了。
他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军装的身影。卡米尔倒吸了一口气,就要吩咐帕洛斯和佩利前去控制那人,却又在看清那人状态时愣了愣。
见卡米尔顿在门口就没了动作,只是惊讶地看着外面,帕洛斯和佩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也凑了过去,然后在看到外面情况的时候和卡米尔一个样愣愣的没了反应。

 

安迷修抱着雷狮走近,在看到三个人蹲在开了的任务车侧门盯着他,没有什么别的反应,便只是沉默着继续靠近。他知道那曾经共事的三人对自己不会有太大的敌意。待到了车前,将怀里依旧处于昏迷之中的雷狮向着三人的方向微微送去。卡米尔这才反应过来,与帕洛斯一起将雷狮给扶上了车安置在躺椅上。
“我们这边的团长已经死了。他的任务完成,你们带他回去吧。”
安迷修淡淡地说着,随后便转了身,向着来的方向走了去。卡米尔回过头,看着那背影微微皱了皱眉,又走回车门前:“安迷修!你到底是站在哪边的?你想表达什么意思?”
安迷修的脚步顿了顿,随后没有回头,也没有好好回答问题,只是留下一句话消散在空气中。
“照顾好他。”

 

tbc.
-------------------------------

再几章就会就完结了umm……当然也有下章就over的可能性……文力zero

评论(13)
热度(88)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