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若说哪日再相见(10)

·cp安迷修x雷狮
·黑手党paro+ABO
·私设多,ooc。

 

 

 

“这次是我的失误,遗漏了有另一个队伍的可能性,导致据点被攻下。”被首领再次叫到办公室的时候,雷狮自觉地先开了口请罪。首领只是点了点头,双手做塔状搭在面前,就保持着那个动作,盯着雷狮。雷狮不明白首领有什么意图,便也只是站在那儿,任首领打量着。过了会儿,首领才开了口:“内部关于安迷修的怀疑,我想你该是听到过的吧。最近你都在前线工作,有什么看法?”
原来是这件事。雷狮敛了眸,回想了下这两日的事情。热流在墙上留下的痕迹是真的,安迷修是政府的人也是真的,但这件事他暂时不想让首领知道。过了会儿,他复抬起眸子,撇了撇嘴:“有这个可能性吧,但目前还不能确定。我还没有见到过他。”假装刚刚只是在细细想着所有敌人的面孔一般,雷狮说完后便没有了多的反应。首领盯着他的眸子微微眯了眯,一股来自领导者的压迫感顿时环绕到了他身上。自己果然也开始被怀疑了啊。首领没有用alpha信息素压制人的习惯真是太好了。雷狮眨了眨眼,承受着那淡淡的压力,倒是没有更多的反应,更别说让人瞧出破绽了。自己被怀疑也是正常的,反正也没有完全说实话。只是雷狮下了决心要去瞒过谁的事情,那就真的可以瞒得很彻底——就像他的第二性征是omega一般,到目前都没有被谁意外识破。
首领只是盯着,过了会儿,看不出什么破绽,想着自己的怀疑可能是多余的,也就没有揪着这件事继续谈。他想是才想起什么一般,开口道:“对了,刚得到一个政府军团长的动向,是负责攻击我们的那个。现在我在想,挑谁去进行一趟暗杀吧。”雷狮顿时明了了首领的意思,在心底轻轻叹了口气,权衡了利弊之后,点了点头:“就让我去吧。”

 

拿着任务函回到办公室,雷狮再次扫了那张图一眼,随后便将它随便甩在茶几上,自己则是瘫倒在了沙发上。卡米尔注意到,从椅子上起了身,将它拿了起来。任务安排是,雷狮作为主暗杀者,先行潜入目标建筑,根据探查出来的路线前往团长所在的房间,实行暗杀。黑手党的其他成员会在既定时间进行增援,雷狮解决团长后再从里面向外杀出来,与增援一起将据点彻底捣毁。看完了任务要求的卡米尔微微皱了皱眉。这个任务看起来安排详备,但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简单。第一,那个团长的实力尚且不明,况且作为团长,实力一般不会太低,这就给雷狮的暗杀工作增加了一大难度。第二,在暗杀途中有敌方增援的可能性,如果真的出现了那个状况,那雷狮就会面对以一敌多的局面。第三,万一己方增援的时间出了偏差,那后果是不可估量的。“这果然还是太危险了,大哥你……”卡米尔实在忍不住,抬了眸子看向雷狮。
雷狮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看不出什么看法。过了会儿,他才开了口:“首领已经开始怀疑我了。”“为什么会连大哥都怀疑……”卡米尔愣住了,眸中是满满的惊诧。毕竟他们作为唯一直属部队,按理说应该是首领最信赖的几人了,但是连他们都开始怀疑……有了这个原因,看来雷狮的确不得不接下那个任务。首领大概是要以此试探他。如果雷狮不接下这个任务,首领一时间内或许不会再提起这些事,但是雷狮在黑手党的处境真的会陷入一个尴尬的境地。
“安迷修离开的时候,的确只有我在场,作为唯一的‘目击’者,大概是有人拿这个说事来怀疑我没说实话吧。”雷狮看起来倒是并没有对这些太上心,“不用太在意别的了,这趟任务既然已经接下了,那就先完成吧。”

 

根据所谓的路线图,雷狮看了眼时间,估摸着差不多了,便从地下室绕了上去。这条路线是经过计算的,如果保持着一定的行进速度,按理来说不会碰上任何内部警戒的巡逻队。雷狮直走着,然后在印象中打了记号的转角拐了个弯,随后马上折进了另一个路口。后方忽地传来了脚步。躲在墙角偏了头看去,雷狮看着那穿着军装的两三人路过,轻轻松了口气。看来的确是这样的,那他的速度就不能延缓过多了。这般想着,雷狮转回了身,继续向着第一个目标地点——不需要密码就能进入的防火门——前进着。
雷狮再次庆幸了拥有那般敏锐直觉的好处。
转了身躲在转角口,雷狮堪堪避过从前方路线穿过的巡逻队。按理说那个地方该是过了之后才会有巡逻队出现,雷狮的速度也一直是处在要求的范围内,按理说不应有这种误差。难道是资料出了问题?这般想着,雷狮悄悄探出了头,看着巡逻队已经远去,便绕过了那个转角。看来接下来的每一步都要谨慎得多了,不然万一被发现了,那不只是任务失败的危险了。毕竟自己这次,是完全没有后援的。
所幸还是安全到达了那防火门。后面应该就是普通楼道,用来紧急逃生用的地方不会出多大的差错吧。这般想着,雷狮小心地推开了门,细细看了看内部情况。除了没有明亮的灯,一切正常。松了口气,雷狮回忆了团长房间的楼层,随后向着上方走了去。
这个时间点,团长应该是在房内,而且一会儿就会出来,经过防火门前的这个走廊,走到楼下去进行巡查。雷狮需要做的,就是等团长出现,然后偷袭。这层楼一般情况下并不会有别人,所以不用担心太多。于是雷狮便走了出去,然后靠在门边的墙上——一般这个地方,是出门人最不会关注的地方——只要门开了,团长的身影出现,他就会发动袭击。
过了会儿,门内传来轻轻的脚步声。听起来是准备出门了,声音越来越近。雷狮眯了眯眸子,雷神之锤召出,准备着瞬间的爆发。
轻轻的“咔哒”响起,代表门的打开。雷狮紧了紧拳头,却没发现人立刻出来,甚至连更多的声响都没出现。
不妙。
这个念头刚出现在雷狮的脑中时,便已经有些来不及了。门内团长略显轻松的声音传了出来:“有客而来,却只是躲着?”
啧。看来是早就被发现了。雷狮这般想着,便也是绕回到门前,看着面前军装男子。不知他想干什么,自己也先观察一下情况吧。
“看起来应该很惊讶我为什么会发现你吧?”团长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着雷狮,“你们难道真的天真地以为,我们派去的卧底只有安迷修一个?”
听到“安迷修”三个字的时候,雷狮眉头紧了紧,暗道果然。不过还有别的卧底这件事,是他们真的没有发觉的,或许是因为安迷修的事情占据了大部分成员的视线,趁这种时候混进去的吧。也难怪他的行动会被摸清,看起来突然改变的巡逻机制可能也是因为这个。
这下麻烦了。
“既然知道我们的任务细节,看起来也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吧。”雷狮盯着团长说着。团长笑了笑:“当然知道,不过你们黑手党有些太小看我了。”“小看不小看,那也要试试才知道。”雷狮话音落下,手中的雷神之锤一转便向着团长砸了过去。团长的反应倒是也快,一侧身,手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两柄枪管略长的手枪,第一眼看去竟是看不出型号,看来是特制的,或者说,是高级武器。
作为一个团长拥有这种武器是很正常的。
雷神之锤转了个角度再次挥去,却是让那交叉的两柄枪给挡了下来。团长转了转枪把,把锤来的力化解招架开,顺势便将枪口指向雷狮,子弹射出。雷狮扭了身子勉强躲开一颗,却是让另一颗擦了个边。虽然子弹没有留在体内,但是肩上传来的剧痛与蔓延开来的血腥味提醒着雷狮他的确中了弹的事实。一皱眉,雷狮也顾不得那么多,只是再次攻了去。看起来要速战速决了,趁着二人距离近,就先解决吧。毕竟如果距离拉开了,那对他这个近程来说更没有好处。
雷狮忽地再次将雷神之锤砸了过去,力度比之前的一次还要大,倒是让团长吃惊了一把。躲避还是不够及时,团长被击中,却是顺势退到了门内巨大的客厅中。他在地上打了个滚,随后抬了枪便射向雷狮,不过被雷神之锤挡开了。雷狮很快地冲上前,并没有在意自己的伤。反正并没有太影响自己的实力,只是时间拖长了反而会有危险。这般想着,他一个横扫腿将团长踢得撞上了墙,随后将雷神之锤重重地砸向他。
一股浓浓的alpha信息素忽地充满了整个房间,带着浓厚的压迫感。
雷神之锤停滞。雷狮瞪大了眸子,几乎无法动弹。他也是这时才想起来,alpha的信息素在战斗中对他一个omega来说,是致命的。
见雷神之锤没了动作,团长明显也是愣了愣,信息素味道稍淡。趁着这个空隙,雷狮抽身向后退去,拉开了二人距离。过了会儿,团长似是明白了什么,表情顿时变得异彩纷呈:“你是个omega?”
雷狮啧了声,只是捏着手中的武器,将其横在身前,盯着他,没有说话。
二人就这么僵持着,直到雷狮感觉到自己身上出现了真正将他推向死路的感觉——
红酒味的信息素,在团长的alpha信息素的影响下,在房间里蔓延了开来。

 

tbc.
-------------------

 

评论(3)
热度(81)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