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若说哪日再相见(9)

·cp安迷修x雷狮
·黑手党paro+ABO
·私设多,ooc。

 

“以后关于政府的任务,能接多少接多少吧。”回程的路上,雷狮忽地开了口。卡米尔听着,在腕表上划动着页面来记录,随后开了口:“可以是可以,只是……”“老大,你怎么突然就对政府产生兴趣了?”佩利倒是憋不住自己的疑惑,先问了问。卡米尔噤了声,倒是没说别的什么,大概是也是想问这个问题吧。“为什么吗……”雷狮沉默地想了想,过了会儿,许是想到了什么好的解释方式,忽地就笑了起来,“大概是上辈子积累了什么仇怨吧。”以至于这辈子突然就盯上这个人,再也转不开目光了。只是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仿佛说了什么类似言情小说里才会出现的台词,雷狮撇了撇嘴,倒是不再纠结这个话题,只是又拿起了手机翻看着那个任务网页。而佩利听得云里雾里。他是捕捉不到这其中的诡异之处的,转了头便问帕洛斯雷狮说和政府上辈子有仇是怎么回事。帕洛斯自然不想管他,略带探究的目光看向雷狮后,只是说着蠢狗就把佩利凑过来的头给推了回去。
卡米尔回到总部后,就与首领提了提这件事。随后他们便成了对抗政府的主先锋——所有有关政府军的资料与消息都会在第一时间提供给他们;而被编入政府对抗相关任务的所有黑手党成员都能任他们差遣。对雷狮来说,这代表他不会受战场军事部署的控制,可以算是能自由活动了。

暂时算是取得了一个挺好的局面。

 

自那之后,每次前往被攻击的据点时,雷狮都关注着,那整齐军装的人群中有没有混进了熟悉的身影。只是次次都失望而归。安迷修可能不会出现在这么简单的任务中,毕竟也是派到黑手党过的人,身份不会太低,那也没亲自来做这些任务的必要吧。雷狮试图用这些理由来说服自己。只是烦躁依旧萦绕在心头。暂时标记的痕迹在不停地变淡消散,雷狮也已经感觉不到安迷修的那所谓暖香。直到某一天已经变得陌生的发情的滋味重新出现在他的身上的时候,雷狮才接受了暂时标记已经完全消失的事实。
真是的,要什么时候才找得到他啊。

 

“大哥,根据他们的行军规律,这次进攻的地点有很高的几率是在这里。”卡米尔抬了眸,对着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情况的雷狮说道。雷狮点了点头。这是卡米尔分析了多场战斗地点后寻找出的些许规律。他现在在一个据点的三楼,可以很好地观察到据点外部作为掩护的树林内的动静。
卡米尔说的看来是对的。看着树林叶子在某一片出现了不自然的移动时,雷狮这般想着。只是那个动作应该不是很明显,因为自家据点下方那些成员并没有他那般的视角,所以并没有发现。不过无所谓,他接下的任务是保护好这个据点,而对他来说,只要政府没有派重兵,这件事就是小菜一碟。而且看那树林内动作的幅度,这次或许是为了弄偷袭,派来的人并没有很多。那么他只需要等着那所谓的进攻袭来,然后再去将对面清除干净就好。
只是有些可惜了,这么小的队伍,这个据点也不是很难清除,看起来安迷修会出现的可能性十分的低。又打上来一个空网的感觉并不是特别愉快,甚至让雷狮有放弃任务回总部的打算。不过他还是接着等着,等完成了任务再离开。
不出他所料,从树林中窜出来的军装只有三四十人,除了看起来武器配备得还不错,都是较高质的步枪以外,并没有别的亮点。政府那边难道是因为有着黑手党的部分内部资料,就认为掌控了黑手党的全部吗,派这么少的人就想剿灭一整个据点?虽然他们这边人也并不多,但是多少都是刀口舔血活下来的成员,实力不可能会低到轻易就被杀光。
有些诡异。
虽然这么想着,雷狮还是和卡米尔说了声:“早些解决早些回去休息吧。”就拉开了玻璃窗,不由多说便跃了下去。
卡米尔一愣,才反应过来刚刚雷狮是跳下了楼,赶紧跑到了窗前向下看去。此时雷神之锤正好触到了地上,加上落下带来的加速度,在地面上掀起了一阵波动。雷狮安然着陆,便开始了他的扫荡。确定了大哥没太乱来,卡米尔才松了口气,便只是站在楼上看着。他的职责并不是参与战斗,而是时刻分析着状况,来做出最合适目前状况的选择。

 

“大哥,出事了!另外也有一个据点遭到了攻击,而且人比这边多。”在解决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卡米尔的声音忽地从后方传来。雷狮转了头看着急急跑出来的他,啧了一声。剩下的敌人已经没了威胁,看来这是个声东击西的策略,也就是说,另外那边可能才是主力军。之前内心感觉到的那点诡异之处果然不简单。雷狮收了雷神之锤,便与卡米尔一同向另外那个据点赶了过去。

而等二人到达那里的时候,又出现了如政府军第一次端他们窝点的那个状况——战斗已经结束了,除了血迹和灰尘和战斗的痕迹,什么都没留下。
雷狮啧了一声:“你先报告首领这里的状况,我进去看看。”
这次的刀痕倒是比以前要多得多了,高温掠过墙面的痕迹十分明显。看起来安迷修没有去带那一队偷袭组,是因为到了主攻的这一队里。安迷修应该是能想到的,他们政府军袭击了几次后,黑手党能找出一些脉络来,然后作为抗击政府军的前线队员雷狮,很有可能就会等在那里。那么去攻击另一个据点的这个提议,应该也是安迷修提出的。他作为政府军拍来黑手党的卧底,对每个据点都很了解,自然能制定出最合适的路线。
雷狮轻轻触碰着那仍未完全散去的热度,终是忍不住一拳砸在了墙上,激下些许粉尘。
“就这么想躲开我吗?混蛋安迷修。”

 

“该撤退了,再待下去不好交代。”听着对讲机里传来的细微的声音,在一片阴影之中的安迷修敛了眸子,复抬眸看了眼靠在墙边人的身影,还是转了身便离开了。
抱歉,处于对立阵营的我们不能见面,对二人都不好。

 

“你倒是对那小子挺上心。当初不是和你说了吗,有些事情别做太死了。”安迷修坐上副驾驶位的时候,听到了后座属于那小男孩的声音。安迷修沉默着,看着后视镜内映出的小男孩稚嫩却带着玩味笑意的面庞。没有收到回答,小男孩倒不是特别在意,只是接着说道:“反正我这边是没问题啦,你也知道,这样的事情还是别让上头知道了,不然怀疑你是双向卧底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知道了。”安迷修应着。此刻那作为司机的人也才开了车门坐上驾驶座,将车往政府部队开去。
安迷修盯着窗外的天空出神。
雷狮是很优秀的,安迷修一早就知道这件事,在他进入黑手党成为卧底之前。不过知道也是正常的,毕竟黑手党重要人员的资料,他都背下来了。
只是他没想到雷狮真的会这般有吸引力。
如何去形容这种感觉?就像是一瓶香水,开始的时候可能只是淡淡的清香,那种虽然有感觉,但是并不会让人产生留恋;但到后面那香气会一点一点地变浓厚。那个感觉真的只是一点一滴地积攒着,直到真正发觉的时候,已经完全被吸引住了。
他初见到雷狮的时候,只觉得这是个热爱战斗与杀戮的人,崇尚自由放荡,不可能与自己这样一个遵循骑士道的人有过多交集。谁知道后来会出现那般多的事,直到暂时标记的那一天。虽然二人都没点明什么,但内心里应该都明白的很。不敢说是爱或什么重的情感,至少喜欢这一个感觉已经联系在了二人之间。但是……
安迷修轻轻触了触胸前代表着荣誉的军徽,叹了口气。
但是,雷狮是黑手党,而自己,是个军人。
抱歉。

 

tbc.
------------------------------
突然瓶颈……这篇周末左右大概会回来修修umm……

 

评论(5)
热度(69)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