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若说哪日再相见(8)

·cp安迷修x雷狮
·黑手党paro+ABO
·私设多,ooc。

 

在首领办公室内,雷狮做了事件的报告,只不过关于安迷修的消失,他只是说:“醒来的时候就发现他不见了,之前并未发现异常。”雷狮并不想说更多的什么,即使他心中已经有了底。首领抬了看文件的眸看他,他也只是迎着那目光看了回去,没有丝毫的躲避。几秒的寂静后,首领收回了略带有探究的目光,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便不再多说。雷狮见首领已无别的问题,便微微示意,转了身向着外面走去。
安迷修是某个组织派来的卧底。
这时雷狮在回来的路上,无事干只是想着前两日所听到的每一段话后,得出的结论。只是他决定,这件事情要亲自去弄清楚。若是把那些细节告诉了首领,首领自然会重视这件事,而寻找安迷修的速度或许会上升,只是自己的行动很有可能会受到大的限制。那不是他想要的效果。
会与他们这处黑手党作对的组织也就那么几个,如果安迷修真的是属于那些组织的人,这次应该带了资料过去。一段时间内或许还会风平浪静,等过了些日子,突然开始有计划地针对他们的那一个组织,就是雷狮的目标了。
他要在黑手党火力集中之前,亲自找到安迷修,亲口告诉他自己之前没来得及说的话,亲眼看到他的反应。
当然也有可能先把他打一顿,边打边问为什么离开的时候没有至少道个别。


“大哥……”走出电梯,便见到了等在走廊一侧的卡米尔。在一起走向办公室的路上,卡米尔面上有着几分担忧与疑惑,却没有直接问出心底的问题。雷狮自然也注意到了。毕竟是兄弟,卡米尔能察觉到他身上细微的变化,能比旁人发现的要多。“之前发情期失控,就拉着让安迷修帮忙暂时标记了。”雷狮只是叹了口气说着。听了这个回答,卡米尔点了点头。难怪大哥身上有着陌生的气味。过了会儿,卡米尔又抬了头,看向靠在桌边的雷狮:“关于安迷修消失的事情,有些成员已经开始讨论了,认为安迷修有可能是个卧底,甚至有人认为大哥您也……”“他的确是。”雷狮淡淡地答道,平静的语气带出不可能算得上平静的消息,让卡米尔愣了愣。雷狮的目光转向窗外,眸中倒映了天色,掩盖了他内心的想法。他只是接着说道:“我还没有倒戈,至少目前还没。”以后会不会产生什么别的想法,那就是他现在无法确定的问题了。目前连安迷修的所属都还没有弄清楚,别说倒戈到那些组织去了,就是确定安迷修的动向,都还需要他待在黑手党。
想到找到安迷修这件事还急不来,时间可能还要很久,雷狮啧了声,心中有些许烦躁。“帕洛斯和佩利呢?”他忽地开口问道。卡米尔看了眼腕表:“应该还在地下竞技场。”雷狮想了想,站直了身:“反正闲着没事,就也去那儿玩玩吧。”


“卡米尔,老大他……这是失恋了吗?”佩利目瞪口呆地看着飞速甩动着雷神之锤,在场上激起一阵又一阵爆炸般的声响,平均半分钟就能解决对手的雷狮,压低声音问着。他就从来没有见过雷狮如此发泄性的打法,连之前做绞杀任务的时候都没有。卡米尔的反应虽然没有他那般严重,面部表情也有些许僵硬。他想了想可能让雷狮有这般反应的几件事,找到了一个共通点后,得出了结论。在内心感叹着自家大哥的心大概是被安迷修拐跑了,卡米尔面上倒是没有什么表现。他把这个结论压到了心底,然后只是回答:“应该只是心情不好吧,可能任务里碰到什么烦闷的事了。”“比起这个,老大的身体应该没问题吧?”帕洛斯看着场内人影,倒是问了个相对正常的问题。得到了卡米尔肯定的答复后,他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卡米尔目前不会把安迷修暂时标记雷狮的事情告诉二人,毕竟以佩利的性子,知道这件事后很有可能就会因为过于激愤而出什么乱子。帕洛斯的话,卡米尔也不需要刻意去说,等到他们该知道的时候,帕洛斯自己会察觉出异常的。这次其实应该已经离暂时标记有了一段时间了,不然留在雷狮身上的属于安迷修的气味不会只有卡米尔感觉得到,这样也代表不用担心再被谁发现。卡米尔知道,自己目前需要做的,就是带好抑制剂,防止标记完全消失后突发的发情期就好。


雷狮坐在办公桌前,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刷新着他们黑手党内线网页任务消息的页面。那个页面能看到全员被派出执行的任务,当然只有较高层才能查看。而任务明细则是只有首领的ID可以看到。有时候那里也会出现零散的待分配任务,供可查看的高层自主选择分配。雷狮这么刷着,也只是想掌握下黑手党这边的最新动向。若是有什么针对性的任务,或许还能获得什么新的信息。只是刷来刷去还是那么点任务,没有丝毫的改变。过了会儿,雷狮有些无聊,还是丢下了鼠标,就躺在办公椅上盯着天花板出神。这时敲门声响起,随后却是没有等到答复而直接把门推了开,走进来的是卡米尔。他的腕表上显示着什么,急急地递给雷狮看。
雷狮扬了扬眉凑过去,略略地看了看内容,两三秒后,嘴角忽地上扬。
总算等到了。


到了那条消息里提到的被端了的窝点。尸体、血迹和未完全沉降而漂浮在空中的灰尘装点着灰黑的墙壁,建筑内平静得可怕。不过这样的场面,在他们这一行的确很常见。毕竟所有的肃清任务的要求都是一样的:杀干净。刚刚卡米尔给他看的消息,是说有一个自家的据点遭到了攻击,并以极快的速度被肃清完毕。而且据说,很有可能就是政府派的人,至少入侵者们的那套军装,怎么看都不像是其他哪个组织会集体穿着执行任务的。这个消息一传到总部,首领自然会先下达一个应急任务——派一个小队左右的人先去勘察现场。雷狮自然会马上就先接了下来,再加上他们四个人有武斗派也有分析派,作为先锋小队的确十分合适。况且他们又是首领的直属,信任度是非一般的稿。看到雷狮那般积极主动的样子,首领即使有些惊讶,也会先把任务派给他们。
雷狮绕过门口破碎的玻璃,走了进去,企图在那充斥着血腥味的地方找到些什么。墙上地上坑坑洼洼,有弹坑,有刀的划痕,更多的是喷溅上的血迹。雷狮一个一个细细地看过去,却暂时没有大的收获。他没有放弃,看了眼地上血迹的延伸方向,又抬头看了看建筑的内部,便顺着走了过去。
卡米尔倒是的确认真地做着勘察。他叫了帕洛斯一起看着尸体上留下来的弹孔与刀痕,确定着它们的具体来源。佩利倒是不擅长这类脑力工作,来到这里也只是站在门口,预防着可能会有的突发事件。毕竟为了清除痕迹而返还的部队不是没有。将嵌在那尸体内的子弹取出来了一颗,卡米尔拿在眼前,细细地看了看,随后举到帕洛斯面前:“是政府突击部队的枪吧?”帕洛斯盯着它,过了会儿点了点头:“这个直径很少见,应该没错了。”卡米尔点了点头,便又抬起头看向雷狮的方向,想要与他说明这件事,却见雷狮已经向着更深处走了去。目光注意到雷狮脚下略有些杂乱的血色鞋印,想着他大概是发现了什么,卡米尔还是先没开口,只是先把子弹用纸包了放进口袋,继续检查着其他的细节。


雷狮站在血色鞋印的尽头。这或许并不是那些人所入侵的最远处,毕竟血也是会干的。这般想着,又向内走了一段,雷狮看到了重新出现了尸体与血迹的一个大厅。只是这个大厅略有些不同,墙上的弹孔并没有很多,看起来这里的战斗并没有外面的激烈。不过也是,大门附近派出的人肯定会多一些。这么想着,雷狮忽地想到了什么,几步走到墙体面前。那上面有着几道刀的划痕,也有深深嵌进去的痕迹。又凑近了些,雷狮微微眯了眼,借着从窗外射入的些许阳光仔细打量着那痕迹。在刀痕的旁边,有着一圈淡淡的黑色,在灰黑的墙面上并没有很显眼,不仔细看倒是真的没法发现。他伸出手,轻轻地触了触。在感受到那仍未退去的温度时,笑容不受控制地爬上了他的脸颊。
带有温度的刀痕,只有安迷修的热流能做到这一点吧。
收回了手,雷狮略有些可惜着这次的错过,不过还是喜悦要更大些。毕竟至少知道安迷修现在是在哪儿工作了。
终于让他抓到这些痕迹了。雷狮想着,转身向外走去。
等着吧,自己会把安迷修找出来的,一定。

 

tbc.
----------------------------

评论(5)
热度(86)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