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若说哪日再相见(6)

·cp安迷修x雷狮
·黑手党paro+ABO
·私设多,ooc。

 

意识一点一滴地回归,雷狮缓缓睁了眸子,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原来自己住的房间里。窗帘被拉上了,只不过没有拉得严实,透出了一束光打在被褥上,划了一道暖色的线。撑着床坐起了身,雷狮深刻地感受到了之前那般随了性子乱来导致的“惨痛”后果——酸痛感自腰间传来,几乎就让他支撑不住身体。靠着床头安分了会儿,终于适应了这感觉,雷狮才站起身,挪到了窗前,盯着帘布三秒,轻轻地吸了口气,随后抓上帘布边缘猛地拉开。窗帘被他的动作掀得飘飞,又缓缓地落了下来,搅起些许微尘。巨大的明暗反差闪了雷狮的眼,但并没有影响到刚刚他那发泄似的动作给他带来的些许愉悦。在窗前站了会儿,雷狮转了方向,走进卫生间。
站在镜子前,雷狮刷着牙的同时打量着自己的状况。上衣没穿,裤子倒是被换上了干净的。还好安迷修本来就不是什么会乱来的人,肩颈之间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只是再向下……在目光接触到腰间星点淤青的时候,雷狮差点被漱口水给呛着。匆忙洗漱完毕,雷狮到行李箱前顺手抓起一件便套在了身上。在衣服的低沿拉拉扯扯,确认了那些痕迹不会露出了,雷狮忽地发现了视线内有什么不和谐。转移了视觉焦点,他的行李箱自那日翻倒在地后,衣服就没有重新认真整理过,只是随便地塞在里面,此刻却被叠得整整齐齐。而装着抑制剂的袋子安稳地摆在一边。是安迷修帮他整理的吧。“又没有叫他帮忙过。”雷狮嘟哝着,面上是一如既往的不屑,试图忽视从心底窜出来的那一股暖意。
“那个,恶党,醒了吗?午饭已经好了。”门口传来了敲门声与安迷修的声音,雷狮撇撇嘴应了声。大概是听到了刚刚他拉窗帘或者洗漱的动静了吧。又从床头把头巾拿起来系上,雷狮回到镜子前确认了没有别的差错,便走出了房间。
安迷修坐在桌前,看到雷狮出来之后很快不自然地转移了目光,只是说着:“那个,吃吧。”
总觉得看到安迷修这尴尬的样子后,雷狮自己倒是不觉得尴尬了。他也在位置前坐下,低头吃了两口,然后抬头瞟了眼安迷修,却发现安迷修正盯着他。目光碰撞,安迷修一愣,忙也低下头开始吃东西。之前怎么没觉得这个骑士道这么好玩。雷狮忍不住想笑,看着安迷修那样子,憋着笑意开口道:“安迷修,你还好吗?脸快埋到碗里了。”“我很好!你好好吃饭!别看着我!”安迷修被他一句话说得差点呛了饭,抬起头来反驳。雷狮盯着安迷修那认真的眸子,余光瞟到对方微红的耳尖。
“噗。”
还是雷狮先败下阵来。他忍不住了,撇开了目光,随后便低低地笑了起来。真的太有趣了,这个人。安迷修看着雷狮那个模样,憋着一口气不知道该往哪儿吐,最后只好撇了撇嘴,只当对面那人并没有在笑。
一餐饭就在这样的气氛下勉强吃完。然后雷狮坐在沙发上看着安迷修整理餐具,看着安迷修认真的脸庞,问道:“安迷修,你一个alpha怎么会做这么多家务?”“是骑士修行的内容。”安迷修如是回答着。“你那什么骑士道的,那么多条条框框束缚着,不难受?”一直崇尚着自由理论的雷狮完全无法理解。安迷修洗碗的手顿了顿,转过头来看着雷狮,忽地露出了一个笑容:“能自力更生,能救助他人,难道不是一种幸福?在我心中,那从来不是一种束缚。”
雷狮张了张嘴,却找不到话来反驳。他看着安迷修转回头去继续了手头的事情,转回头看着地面。即使无法反驳,他还是觉得那样的事情有些无法理解。在他心中,只有自由才能带来快乐,随着性子做事永远是最快乐的。既然做那件事的时候是尽兴的,那之后自然就不会后悔——这次也是。虽然吃了那瓶药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是此刻回想起来,让他再选择一次,大概也会选择安迷修。

 

只是尴尬的这一日过去之后,二人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各自做着各自的事。发到首领那儿的任务报告当然也是自动省略了些内容,所幸也没被看出端倪。

 

下一个任务是入侵别家黑手党的窝点。由雷狮做主先锋在前方吸引兵力,安迷修后方潜入入侵信息网。当然,要不要完全把这个窝点清理了就可以随他们心情了。这次首领有给他们配备兵力,已经在任务地点附近准备完毕了。在安迷修的坚持要求下,雷狮终于答应了全程开着对讲机这个要求。明明暂时标记没那么容易消退,这段时间绝对够安全的。站在小巷里瞟了眼目标楼,雷狮在心底做了最后一次对这件事的吐槽后,开启了对讲机:“安迷修,你那边准备好没有?”
“嗯。可以开始了。”安迷修略略压低了的声音通过对讲机传过来。
“那就上吧。”雷狮轻轻笑了笑,与这边的队伍列在那即将被入侵的窝点大门前,一挥手,雷神之锤在握,便向内冲了去。

 

借着前方巨大声响的掩护,安迷修从后门绕进了建筑。根据首领发来的内部结构图以及成员信息,安迷修能大致猜测出什么地方会有什么人经过。同时监控的位置他也已经记得清清楚楚,完全可以避过。即使前面的动乱可能会让这些推测出现误差,也不会出现大问题。绕过几个拐角,很幸运都没有碰到人,安迷修将对讲机那边的音量调到最小,完全不影响他在潜入过程中的侦查。首先要控制的是监控室,这样之后的路线就可以简单得多。脑内回忆着结构图的每一个细节,安迷修计算着,继续向内移动。

 

雷狮看着眼前一波又一波的人袭来,嘴角反而勾起了一抹笑容。那些子弹对他没有效果,很少能有透过雷神之锤伤到他的,最多是擦个边。况且首领这次给他们配备的算是中上水平的成员,实力完全可以保证。雷狮只需要对付和他一般配备了这种高级武器的人。不过这种人不会太多,毕竟也算是先进的武器了。没有这种对手的时候,雷狮自然是冲到敌人堆里,尽情地虐杀着。对讲机里也没有传来什么不对的声音,代表安迷修那边也进行得顺利,更是让雷狮没了什么后顾之忧。

 

到了监控室前,门是虚掩着的,安迷修压低了声息,偏头向内看去。仿佛所有监控室都是一样的,不会另外开灯,只会由监控屏那冷冷的光来照亮内部。在监控屏前站着一个人影,安迷修在脑中搜索了一遍,却没有记起大概是谁。可能只是个小成员吧。正这么想着,敏锐的直觉却让安迷修感到了不对劲,扑面而来的危机感让他一个转身向后闪开。
一条铁链透过那个门缝冲了出来,力度大得穿透了那方向所指的墙。

 

“喂,没出大事吧?”对讲机那边的声响引起了雷狮的注意。按理说安迷修作为潜入者,不会弄出那么大动静。安迷修只是回了句:“突发状况而已,能解决。”雷狮微微松了口气,便继续了自己眼前的工作。

 

顺着铁链走出来的是一名女子,那条铁链是缠在她腰间的,长度却收放自如。看见安迷修,那女子只是笑了笑,便将铁链收回缠在腰上。随后在安迷修惊讶的目光中,铁链瓦解,随后出现的是一条鞭子。女子将鞭子轻轻地甩了甩,便直指安迷修而来。双剑祭出,挡住了那一鞭,安迷修皱了皱眉。按理说,监控室这种小地方的人不太可能配备与他们的戒指武器一个等级的先进武器,但是眼前这女子的鞭子明显就是这种武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般配备,安迷修只知道他要尽快解决眼前的人,然后控制监控室,再去入侵系统。时间拖得久了,就怕这个窝点的总部开始重视并派人过来,那就麻烦了。
这般想着,安迷修紧了紧手中的双剑,试图冲上前去接近人,却又被女子的鞭子逼退。“喂,我对你有印象,安迷修是吧?”女子忽地开了口,安迷修啧了一声,明白不能让这女人继续这个话题,只是向前再次攻去。但是女子的鞭子挥舞得如一个屏障,完全无法接近。“我想想,今天来进攻我们这里的,应该是黑手党吧?”女子笑着,语气中有着一股淡淡的疑惑,但更多的是惊讶,“真没想到,你一个以骑士道出名的人会没落得在这种地方工作。”“那又如何?”安迷修说着,瞅准一个破绽刺了进去,拉近了些许距离,只是仍然不够。那女子露出了兴味的笑容:“不如何,只是这实在蹊跷……毕竟你上次过来的身份可是……”“闭嘴!”不等女子说完,安迷修气势忽地暴涨。他一般不是个会用alpha信息素来压制人的人,毕竟他认为那样有些不尊重alpha以外的人群。但是这次的话题似是触了他底线。浓烈的暖香此刻像是什么武器一般压制了女子的动作。同时安迷修也成功攻上前,将女子控制住。
“很抱歉,我们是敌人,而且你也提了不该提的话题。”
话音落下,双剑一同刺进了女子胸膛,消散了她未说完的话。
安迷修看着女子倒下失去生息,轻轻闭了眼,叹了口气,随后便重新看向监控室内部,向着控制台走了过去。

 

 

 

tbc.
-------------------------------
熬夜一发……我是不是很棒棒(你走)万年不擅长推日常还请多多包涵otz

 

评论(5)
热度(77)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