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之喜,无以为报。
愿终不负您期望。

讲道理好难但是写得好爽。

底层写手,努力成长。
三流排版,催本小户。

或許被什麼東西束縛了腳步。
瓶頸期。瞎寫。

安雷坑底。其餘雜食。

まふまふ我老公。不接受反驳。

感谢您看完。

头像自设@少不
背景 星@akono

【安雷】若说哪日再相见(3)

·cp安迷修x雷狮
·黑手党paro+ABO
·私设多,ooc。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总之待雷狮再次睁了眼,天已经大亮了。他转眸看着窗外,发了会儿呆后撑起了身,顺手抓起了手机看一眼时间。只是在瞟到了十点整这个时间的同时,一大批的未接来电和消息也在锁屏界面上占据着视野。仔细一看,是卡米尔的消息。大概是早上起来的时候看到了他昨晚发的消息,所以着急地想要联系上吧。不过后面大概也是想到他可能还没醒,改成了发信息。
“真的还是要随身带着。”“出去玩的话还是别出去玩了,万一在酒吧出事,会很危险的。”“别勉强,好好休息。”“明天也是,一定要小心。”
一条一条地翻着卡米尔发来的消息,雷狮撇撇嘴,倒是也不准备在这修整期的最后一天继续去玩了。昨晚的事情的确让他有点心有余悸,况且如果是今天又出什么事的话,大概会影响到明天的任务,对外影响也会不好。重点是,安迷修绝对也会发现他是个omega。综合一想,雷狮还是决定,虽然会有些无聊,还是先安分点吧。
回了卡米尔消息,雷狮随便套了件衣服。这么迟出来应该不会像昨天一样有早饭了吧。这么想着,抱着早饭要自己出去买的心态,他走出了房间,却发现桌上还是摆着与昨日差不多的东西,只不过都用防虫的罩子给罩了起来。雷狮有些惊讶地转头看向安迷修的房间。门开着,雷狮看到安迷修在书桌前写着什么。大概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安迷修停了笔,转过头来:“起来了?桌上的早饭热热就能吃。”话说完,便转了回去继续忙着手头的任务。
与昨日一般的家庭感让雷狮不由得嘴角抽了抽。但是在意识到自己所用的形容词——“家庭感”——时,雷狮整个人一抖,赶紧把这个想法赶出脑海。“肯定是最近没怎么打架以及发情期不规律弄得思维都不正常了。”这么嘟哝着,雷狮转了身去把桌上那些东西给放到了微波炉里,然后盯着那跳动的数字,思考着今天该怎么耗过去。

 

结果一个下午几乎都瘫在床上看电视上的垃圾广告度过,当然其间有好几次雷狮产生了冲出去玩一趟算了的想法,不过还是被理智给压了下来。到了晚上,来自首领对第二天任务的详细布置信息终于发到了雷狮的手机里。总算有点事情做了。雷狮抱着这样的心情打开了那条消息。
是一个潜入的任务,要求二人分别从顶楼与底楼的门进入,雷狮从上方开始,安迷修从下方开始,把内部人员逐个解决。毕竟如果只有两个人前往的话,就算他们再强,也无法应对人海战术。逐个击破是最优解。所以,一共五层的建筑,上两层雷狮负责,下两层安迷修负责,然后在三楼解决剩下敌人的同时汇合。听起来挺好玩。雷狮眨了眨眼。以他的性子,五楼可能真的会去潜入一般慢慢解决,但是到了四楼或许就会压不住性子,开始以连楼房也要一并拆毁的势头攻击了。不过首领大概也是知道他这个风格的,既然能这样安排自然也是代表这次的敌人应该不会太过强大。
这般在脑中分析完毕,雷狮得出了明天会很轻松有趣这一个结果后,带着愉悦的心情进入了睡眠。

 

但在早晨换上方便任务的衣服时,雷狮看着行李箱里那一堆瓶子,脑中浮现了一句话。
愉悦?不存在的。
换好了衣服,雷狮纠结地捏起了一个瓶子,盯着它。到底带还是不带,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带去就怕会在什么地方掉了,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且也会有些不方便行动;但是不带去,万一半路就出事了,那麻烦就更大了。想想万一在敌人的巢穴被一大批alpha包围,雷狮后背一凉。
就在他还在纠结着的时候,房间门口传来了安迷修的声音:“恶党,快点,时间要到了……那是?”雷狮一惊,马上把手中的瓶子塞回了箱子底下,也不管不带去会有什么危险,至少目前雷狮只是不想让安迷修发现。“没什么。准备好了的,出发吧。”这么说着,雷狮随意地把箱子给盖了回去,然后迈着大步子直线地走到了门口蹲下换鞋子。然后等到他出了门,过了会儿却还没看到准备好了走出来的安迷修。有些疑惑地,雷狮靠在门外墙上问道:“不是说时间要到了吗,你还没准备好?”“好了。”安迷修只是回答了两个字,人却也已经走到了门边。雷狮看了眼安迷修,没有异常的地方,便也没多管,只是向着外面走了去。

 

“已到达指定地点。”从较高的房顶轻松跃到指定的屋顶,按着左耳上星形如耳坠般的对讲器,雷狮看着眼前的天台大门淡淡地说道。安迷修接收到雷狮的讯息,也按下了自己的对讲器:“准备完毕,开始潜入。”话音落下,二人同时将面前的门打开,窜到了建筑内部,又轻轻地将门合上,仿若什么都没发生。
雷狮从连接着顶层的楼梯慢慢向下移动去。楼道里积满了灰尘,每踏下一步都会惊起轻尘飘飞,随后再次落下沉寂。看起来前往顶楼的这条楼梯很久没人用了,倒是个很好的潜入路线。有些遗憾不能完全抹除进入的痕迹。待到了五楼的防火门前,他将手搭在门把上,偏了偏头,吐出一口气,按了下去,随后缓缓拉开。
很不巧,正好有个人经过了这扇门,在看到门之后完全陌生面孔的时候,那人一惊,手伸向腰部就要拔枪。只是已经做好门口可能有人的心理准备的雷狮怎么可能让他如愿。雷狮窜了过去,伸手便将那探向枪柄的手给抓住了,顺势一扭,那人便失去了平衡,向着地上倒去。趁着这时雷狮抽出匕首,在那人的喉前迅速地一划。随着血液的溢出,那人眸子失去了焦距,没了声息。撇撇嘴,他将尸体丢到了墙角,随后顺着路线走了过去。
这个组织的人很少会结伴而行,所以一路下来倒是都顺利的很。直到雷狮确认这一层肃清之后,走回到楼道前,便向下走去。他看着上一层光芒远去,下一层灯火渐近,左手则是轻轻摩挲着右手食指上的戒指,一遍一遍地描过那星形的符刻,想着该在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拆迁活动”。不过既然顶楼的人已经全部解决了,楼下的人可能也会发现什么不对——毕竟一下子顶楼的所有人都联系不到了。监控室也在顶楼,不用担心因为监控而被提前发现的可能。还在盘算着的时候,下层楼道的转角忽地走来了一个人,在看到雷狮的瞬间面上出现了惊恐,然后被迅速冲上前来的雷狮定格。
这次任务的对象的确简单,也难怪首领只派了他们二人。这么想着,雷狮转了身,走向四楼属于这个组织的总办公室——一般所有成员都聚集在那儿。
站在门前,雷狮勾起嘴角,轻轻地笑了笑,雷神之锤出现,对着门就砸了下去。
“这样才能叫战斗嘛。”

 

一次性对付那么多人果然还是有些勉强呢。雷狮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沾满了血迹。他又看了眼周围,一片瘫倒的尸体,面上都写着难以置信,似乎死了也没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一起上还是杀不死他。
这是实力的差距嘛。
雷狮在心里回答着,随后又注意到了一边的洗手间。他收起雷神之锤,向着那边走了过去,看着镜子前的自己。面上的血迹不知道是刚刚被流弹给擦到了还是那些尸体身上的——对手多少也都配备的枪,虽然他的雷神之锤完全可以将子弹挡下,但要是真的一点都没有擦到他的话,那也真的太不像个值得他们首领下令肃清的组织了。雷狮看了会儿,还是开了水龙头洗了洗脸,随后看着脸颊上留下的几道痕迹撇了撇嘴。手臂上应该也被子弹穿透过,毕竟这会儿也有一阵阵的痛感传来。不过只是在边缘地位,子弹不可能留在体内,这是好事。雷狮想了想,还是在袖口相对干净的地方稍稍撕了条布,然后缠到了手臂上还在渗血的地方。
算了,其他的地方就先不管了,反正等回去就能好好处理这些伤口。雷狮打量了下镜中的自己,随后转了身,准备向三楼前进,按照任务要求中说的,与安迷修会合,却在踏出步子的瞬间双腿一软。

 

tbc.
-----------------------------------
这章的文风可能有点……我也找不出形容词。比起写日常果然还是写主剧情比较爽哇()

 

评论(8)
热度(78)

© 谢怵_♢ | Powered by LOFTER